第52章绝处逢生若微芒真伪难辨何惶惶(1/2)

加入书签

  疑惑归疑惑,乔峰还是先往这一线追查下去。一路上,有时阿康偶尔会发现枝杈上挂着几缕暗红色的布边,颜色和布料都很像是叶二娘平日里喜欢穿的。阿康越发认定这个方向寻得没错。他们寻了一个多时辰,忽见林中一处有明显打斗过的痕迹。丈许见方的大的地方,遍地杂草已被踏的狼藉一片,旁边有的树身上还嵌着各种暗器。阿康一见这些暗器从来没在叶二娘那里见过,已然有些心慌。就见乔峰仔细看过之后,皱眉厌恶道:“都是淬过毒的。”阿康一听这话,当即腿软,简直觉得天旋地转。

  乔峰走了几步,停在一处,蹲下来细细查看,却又不说话。此时阿康已是满心不好的念头,见了他这般,真是连气都喘不上来了。阿康默默走到乔峰身边,似乎每一步都有千斤重、步步都是踩在她自己的心上。阿朱见他二人如此神态,快步过来一瞧,却见那些被踩到的杂草和枝杈掩映下,尽是早已干枯的血痕,当即大呼出来:“啊!好多的血!”

  阿康听了当时便是眼前一黑。她死死抓住一旁的树枝,不让自己软倒。待到眼前渐渐清晰,她赶紧踉踉跄跄赶过去。

  乔峰听阿朱一叫,立刻回过身去看阿康,见她这神情就知道她肯定想到最坏的地方去了。忙起身扶住她。

  阿康却是望着树枝杂草中的一处双眼发直。乔峰顺着她目光瞧去,却是一个小小的荷包,上面已是染满血迹。再看阿康,已是魂不附体、全身发抖。乔峰猛地喊了她一声,本是想让她回过神来。谁知阿康被震得浑身一抖,怔怔望着乔峰,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人也倒了下去。

  乔峰急忙扶住阿康,却来不及告诉她,那边的一棵大树树身上,尚有一道朝西南向的爪痕;且从这个方向下山,不远便有小镇,最是快捷。

  “……这位夫人,外伤并不难愈。不过即便是外伤好了,只不过日后每逢阴雨、变天,她左臂右肩都会酸痛难耐。倒是她这内伤,很是棘手。《黄帝内经》有云,‘怒伤肝,悲胜怒’;‘喜伤心,恐胜喜’;‘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思胜恐’……五脏对应五行,相生相克。她如今是一损俱损,五内皆伤。既受外力,伤及内腑;更兼思忧悲恐之情至极,这心病如何想法去了,方能使药石见效。……她如今气血两虚,本不宜用狼虎之药。但我却有一法,或可一试。先以千年老参,加之佐使性平的药材,先吊住口气,保住性命。老朽听闻江湖上为了对付一恶人而广发英雄帖,神医薛慕华和丐帮同为发起人,借‘聚贤庄’之地,于下月初五召开英雄大会。你们现在前往,应能赶上。若能求的薛神医为这位夫人诊疗,兴许还有治愈的希望。……”

  阿康刚刚转醒,听了这话,奋力起身,开口便是:“用不着去那里!”说完才发现自己竟是声音沙哑的让人认不出来,头晕目眩眼发花,这一起身之后,更是浑身无力的差点跌倒地下。

  阿康身形摇摇晃晃的中,觉得自己是被人扶住了。晃过神来,才看清正是阿朱关切的望着自己。就听旁边一声冷哼:“无知妇人!已是灯枯油尽了,还兀自逞强。真是不知……所谓!”

  说话的正是刚刚长篇大论,让人听得半懂半不懂的那位“老朽”,此间坐诊的大夫。估计头回被人这么驳斥,本来老人家是想骂她“不知死活”的,想来太不留口德,才改了口。不得不说这位大夫的医术还是不错的,他把阿康的性情说的很准确。乔峰即便不愿再和那些江湖中人碰上,此时也已起意,想带阿康过去试一试。

  乔峰几步来到阿康榻前,刚想劝她,却被阿康扯住袍袖。就见阿康双眼望着自己,泪珠噗倏倏的直落下来。阿康哽咽着说:“求求你,我们先去找乐儿,好不好?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我能撑得住。”

  阿康扯着乔峰袖子轻轻摇着。她这一辈子都没这么软语轻声的求过人,如今为了儿子,也顾不得别的了;更何况,眼前这人,是她唯一的机会。

  乔峰见她如此,也是大为难过。他这三十来年都没见过女人在他面前这么可怜、这么柔弱过;更何况这个人是素来烈性、机智的阿康;更何况这个女人如今的惨况,和他乔峰总是脱不开干系的。

  乔峰不忍了。他既不忍看她放弃生计,又不忍看她饱受思子的煎熬。

  乔峰初被丐帮诸人发难之时,未尝不觉得愤懑、冤枉。可是如今见了这苦受池鱼之殃的母子,更为委屈、无助,处境又是这般危难,倒是激起了他的侠义心肠,反把自己的悲苦看淡了一些。乔峰此时是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