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卷阴霾迷离(1/2)

加入书签

  烛光昏黄暗淡,照印在柳夕惊慌的脸上多了一丝隐色,月娘嘴角上扬,玩弄了一下手里的噬灵棍,冷笑说道,“你别以为你还能有翻身的机会,我现在就打溃你的灵底,然后慢慢折磨你。”

  “翠儿,把她吊起来,咱们慢慢玩!”

  她一脸的得意,连语气都变得有些亢奋起来,翠儿将她拽起,将一根拇指粗的麻绳套在了她的身上,柳夕仍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她心里清楚,若将自己的灵基打散,那自己也将面临魂飞魄散了。

  她嗓子发出了撕喊的挣扎,似乎有话要说,双眼死死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月娘,充满了怨恨与些许困惑。

  月娘回眸一看,卷翘的睫毛微微闪动了一下,嘴角依旧挂着一丝笑意,“怎么,有话要说?”

  翠儿意识到,便一下扯开了塞她嘴里的白布,柳夕平静了一下,她看着月娘半晌,久久才说了一句,“你为何如此待我?”

  话语很平静,情绪也竟平稳了下来,月娘缓缓转过了身,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

  她们对视着,许久月娘才缓缓开口,神情变得有些落寞起来,视线转移,“我知道你很想知道为何我会这样对你,前世的事情,你已经遗忘,可我,却还深深印在脑海。”

  她顿了顿,身体慢慢无神的走动,继续说道,“当年我还只是一个尚未成形的白兔精,而你,却是高高在上。掌握着魔界大权的女王。我那时虽未修炼成形。但是却有了自己的意识,你收养了我,还用自己的灵气助我度过了成型最艰难的蜕化,收了我做贴身侍女,还尽可能的教我修炼,我感激你,但是却无以回报,心里只是守着一个信念。那就是永远陪伴你左右。”

  说道这里,月娘双眸微微眨了眨,脸上的笑意尽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沉重的面孔。

  柳夕安静的听着,视线也顺着她的身形移动,脸上很平静,只想静静听她说道。

  月娘回头又看了她一眼,“那一年,魔界召开了众魔大会,你化身蛟龙原型高高悬浮在王座之上。你的美貌,你的魅力足足吸引了群魔的注意。而我,只能静静站在一旁,被你的光芒旁射,默默无闻,我从未想过自己能取代你,自己也没有那个本事能取代你,可是,待我看到了他的出现,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听到这里,柳夕有点糊涂了,“他是谁?”

  月娘没有回答她,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他是我见过最让我动心的男人,每一次与他接触,我都能欣喜半天,他的每一句话我都能记着,他每一次对我笑,我都能陷入一阵甜蜜之中。”

  说道这里,月娘的脸上竟然闪过一丝少女般地羞涩,可是不到一秒,她的脸色就立马变了一个样。

  “就是因为你!因为你冷若!”月娘突然发狂了起来,她冲着柳夕大声的嚷嚷着,“倘若不是你,也许,也许我就能得到他!!”

  说道这里,柳夕更加的糊涂了,她略带惊吓后退了一步,满脸的凝重,死死看着对视的月娘。

  此时月娘情绪一下子变得激动起来,她手里紧紧握着噬灵棍,“有一次,你与异魔对战的时候,身负重伤,他为了救你,不惜用自己的灵基来护助你,那时候我才知道他对你用了情,我狠,我妒忌,为什么你什么都能拥有,而我什么也没有。”

  “你身边明明已经有了一个苏晋,为何,为何还要抢走他!”

  竭力的呐喊,只为完全的发泄出来,月娘浑身颤抖着,紧接着快速朝前迈了一大步,手持噬灵棍,狠狠朝着柳夕的腿上,重重一击过去。

  双腿被击,一股钻心的酸痛立即全身袭来,同时还伴着一股力量侵身,一下子便跪在了地上,小腹原本一直沉浸的不融之气开始有变化了。

  柳夕心头一惊,以为灵气被开启,谁知道一感应,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到底怎么回事?原来不融之气因为天蚕绳的压制一直都在沉浸着,可是就在刚才噬灵棍重击那一下,不融之气竟然蠕动了,柳夕以为被激发可是一感应,却得知此时的蠕动竟是慢慢的在消散,好比一块原本坚固的冰块,忽然被一盆热水浇下,在慢慢的融化。

  糟了,这噬灵棍竟如此厉害,才打一下就这样,倘若在被多打几下,岂不是我真心要结束在这里?

  柳夕一下子慌神了,她强忍着自身此时的不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