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冯焕章其人(1/2)

加入书签

  唐之道停下脚步回身一看,一个四十上下面生的汉子正冲自己走来,便客气的抱拳说道:“敢问这位兄台是叫我吧?”

  “天下还有第二个唐旅长?”来人快步上前笑道:“鄙人十二师李星阁,早就听闻唐旅长的大名,今日得见果真不凡!”

  “哦,原来是李旅长,真是失敬失敬!”唐之道也赶紧寒暄道,心里却不以为然,天下姓唐多了去,最出名的唐旅长可是那个在河南看守袁林的第七混成旅旅长唐天喜。

  “李某今晚特在前门外掌扇胡同内的朱家公馆设宴,还请唐旅长能光临!”看出唐旅长人中的疑惑,李星阁也不卖关子径直说出自己的来意。

  “让李旅长破费怎么好意思,再说我……”李星阁来的有点突然,唐旅长跟他也不相熟,有心推掉,可一时间也想不好措辞,毕竟人家也是堂堂旅长。

  “唐旅长请不要推辞,我只是做个东而已,今天参加庆功会的几个旅长都会过去!”见唐之道似乎有意推脱,李星阁低声说道:“张嘏民、冯焕章、吴子玉、王汝贤他们几个都答应赴宴,大家难得聚一聚!”

  “好,那唐某就叨扰了!”唐之道一听他只是众多受邀者之一,也就坦然了,乘此机会也可以会会天下英雄。

  “晚上六点,掌扇胡同口朱家公馆恭候大驾光临!”李星阁见唐旅长应下来也不废话抱拳试了个礼就离去,怎么说他请客也得提前去准备一下。

  “貌似被邀请都是作战部队的旅长?”李星阁走后,唐之道默念着他提到几个名字想了想自言自语道。

  ……

  回到北苑的驻地换下礼服,见时间已是不早,唐旅长便让旅部的那辆专车将其送到掌扇胡同口,下了车刚往里走,远远的就瞧见李星阁旅长和一位矮胖的中年汉子正在朱家公馆的大门口迎客。

  “唐旅长真是守时,这六点刚到您就来了!”李星阁也瞧见走过来的唐之道,笑吟吟的说道。

  “鄙人朱守亮,唐旅长能来,让寒守蓬荜生辉啊!”矮胖的汉子也殷勤的走了上来,递上一张烫金的名片。

  “怎么?其他人还没有来。”唐旅长接过名片放在上衣兜里,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约好六点的吗?”

  “也不是,冯旅长刚到!”李星阁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国人就是如此,六点的宴会通常六点半人能到齐就算是很不错的,守时这一基本信条连几个旅长都做不到。

  “那李旅长怎么没有陪冯旅长啊!”唐之道不解的问道:“大家都是同僚,用不着出门远迎吧!”

  “今天我做东,理应如此!”李星阁言不由衷的说道:“唐旅长请进,里面茶水点心都准备妥当,我过会就过来。”

  “好吧!”唐旅长也懒得跟李星阁多说,倒是很期待见到冯焕章。

  “唐旅长,我给你领路!”朱守亮赶紧走在前头谄笑着说道:“鄙公馆地处闹市往来方便,唐旅长如果有宴客休闲的需要随时欢迎,鄙人若在直接找鄙人即可,鄙人不在凭我给您的那张名片也可以享受优惠!”

  “不知道朱老板这里提供何许服务?”唐之道本以为公馆是私宅,没想到还对外服务。

  “吃喝玩乐,只要您想得到的,鄙公馆都能提供!”朱守亮眯着眼睛说道:“叫局子也行,只要您写好条子,鄙公馆的车十几分钟就可以把人送来!”

  “嗯,我知道了,有需要一定来找你!”唐之道笑着说道:“先领我去找冯旅长吧!”原来这朱公馆就类似后世的某些高档会所,是头面人物休闲聚会的好地方。

  “请这边走,李旅长定的是吉子号包房!”顺着汉白玉回廊,唐旅长很快来到吉字号包房,径直推门进去,里面的陈设古朴而不失雅致,中式的家具地板配着西式的沙发吊灯,正中是一间较大餐厅,环绕着餐厅的是几间休息室,分别用来休息、打牌、抽大烟等。

  “唐旅长来的好早!”没等唐旅长将包间里的陈设看清楚,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冯旅长就站了起来迎了上来,远远的就伸出那双粗壮的大手。

  “冯旅长客气了,你不是来的更早!”唐之道也伸出手来,两双手肤色迥异可同样有力的手便紧紧握在一起。

  “我不一样,庆功宴完了都四点多,再回廊坊的部队,肯定赶不回来的,索性就提前过来了!”冯焕章用力的摇了摇唐之道的手说道,驻扎在京城四周的各路高级军官包括唐旅长本人在内在城里都置办一些产业,只有冯焕章是两袖清风,在城里还真没有落脚点。

  “冯旅长大名早就如雷贯耳,刚才吃饭之时就有心结识,奈何……”此刻唐之道也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位风云人物:一身洗的发白的旧军装,身材高大腰杆挺直,面庞黝黑却极为刚毅,两眼炯炯有神仿佛可以洞察一切,声音洪亮透露着热情,似乎很容易亲近。

  “哈哈,冯某粗人一个,那里比得上唐旅长年轻有为,堪称年轻将领的翘楚!”冯焕章将唐之道嚷道旁边的沙发夸赞道,此时冯旅长不过三十五岁,已是中将混成旅旅长,手握近万精兵,在华夏**界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过面对只有二十五六却同为混成旅旅长的唐之道,也不得不感叹时光易逝、岁月吹人老啊!

  “我不过适逢其会侥幸立下一丁点功劳,哪里能跟冯旅长这样的百战宿将相比!”唐之道由衷的说道:“前些日子还多亏冯旅长声援!”

  这倒不完全是恭维,跟冯焕章的第十六混成旅相比唐旅长的第十八混成旅除了火力占优外其余方面真还未必胜过对方。

  “声援谈不上,老弟你说出我的心声!”冯焕章叹了一口气说道:“可惜那些附逆之人依旧堂而皇之居庙堂之上!”

  “冯大哥不必介怀,凡是有因必有果,不是未报而时候未到!”唐之道好心的安慰道,其实他当初连发通电私心成分很大,可眼前这位,不管你怎么评价他,不过他是否在作伪作秀,一个爱国者是跑不掉的。

  “唐老弟,民国这几年来我多多少少也打了几仗,可都比不上你在多伦那一仗!”冯焕章情真意切的说道:“我打的都是内战,杀的是自己人,而你杀的是蒙匪,守护的是北疆的安宁,就冲这一点我就服你!”

  “那一仗赢得太过侥幸。”唐之道摆了摆手说道:“早就听说冯大哥善于练兵,还请指教一二!”

  “唐老弟是德**校的高材生,不像我是个泥腿子,请教就不敢当了!”提到练兵冯焕章来了兴致,高兴的说道:“不过我用的都是土法子,说出来或许对老弟有用!”

  “练兵第一要务就是选兵,一定要选农村里忠厚老实之辈……”

  “我国士兵大多没有多少文化,口令、操法、道理都记不住,最好编成歌曲……”

  “这士兵千万不能让他们手头有余钱,一有钱就想着跑……”

  ……

  一提到练兵冯旅长就滔滔不绝浑身是劲,这下唐之道明白李星阁情愿在外面候着也不愿意在包房里跟冯焕章聊天,两人完全不是一路人。

  到了六点半往后,参加宴会的其余几位旅长陆陆续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