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龙风胎诞生(2/2)

加入书签

,爸爸也绝对不会拿出这么一大笔钱给自己支配。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件事姐姐根本没有经过爸爸同意。以往的经历来看,姐姐在家是不掌握财权的,而动用家里这么一大笔钱,没有爸爸点头,姐姐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这次她却猜错了,这完全只是嘉嘉自己心疼妹妹的一份心意。

  娜娜的手机忽然响了,嘉嘉瞥见是柔然打来的,就也没有回避。"喂?亲爱的,什么事?"娜娜接了电话问道。

  "哦……你们回临海了?我爸说家里那边有一桩生意?那……你们现在住哪儿?""在家?咱家别墅?哦……是吗?你跟姐姐说两句?"娜娜把电话递给了姐姐。

  嘉嘉接过电话来有点着急的问道:"你们怎么回去了,不是那个谁……噢……也是,那你们小心点儿,别到处去乱逛,事情办完了就赶紧回来。"嘉嘉又把电话递还给了妹妹。嘉嘉原本怕刘明君家里会采取报复手段,想提醒柔然多注意。柔然在电话里告诉她,志扬已经分析过,出现意外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让她不要太担心。嘉嘉虽然忧心忡忡,但是也只能压着烦乱的心情让他们多注意安全。

  "没什么事了?嗯……好……嗯……晚了,张琦他……"娜娜忽然脸上神色一变,她听见了一个太熟悉的声音,一个曾经为他哭断肝肠过的人的声音,她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没事……算了,太晚了,我明天再给张琦打电话吧。"挂断了电话,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嘉嘉推了推妹妹问道。

  "没事儿,可能刚才冰咖啡喝的,肚子有点难受。姐姐,我有点累了,想睡会儿,一会儿不陪你去接淘淘了。""嗯……那你休息一会儿吧。"嘉嘉很识趣的出了屋,"难道张琦出事了?"她不知道刚才柔然跟娜娜说了什么,所以她需要回屋去再打个电话,问问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娜娜躲在被窝里心乱如麻,她肯定没有听错那个声音,是段璧……他为什么会在临海的家里面?难道他还和妈妈在一起?他们不是两年来音信皆无的,但是为什么……?她手指有些颤巍巍的拨通了张琦的电话号码,电话接通了,只听到电话那头问道:"囡囡?""老公,你还好吗?西安这几天刚忙完,又飞回临海,累不累?"娜娜尽量使自己的语气平和一些,一边细声问道。

  "嗯……还好,想想你就不累了……呵呵……"张琦难得会说句贴心的话,但是娜娜听出他语气中满是倦意。

  "飞机是正点到的?我爸有说在家里住几天吗?有没有你师父?""嗯,飞机正点到的,具体待几天,我们现在也不清楚。"张琦叹了口气道。

  "不是说担心有人会报复……会有危险吗?"娜娜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如果明着来,你爸说他又酒店保安和医院的证词,还有开罗警方出具的事故责任报告,只要行得正,不让他们抓到把柄,对方官儿再大也不能怎么样。"张琦解释道。

  "你要多注意安全,就怕他们不用正道的……万一找流氓来,我担心你。"娜娜小声的说道。

  "嗯……我会小心的,也会保护好你爸跟柔然。"张琦现在也有些紧张,以前他在刑侦支队时候,倒是认识几个混混头,但是四五年时间过去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能把他当回事,而且他这次面对的敌人势力更大、影响力更广。

  "国内几点了?"过了半晌,娜娜觉得没什么话可说了,他还是老样子,又跟自己装深沉,所以娜娜准备收线了。

  "嗯,后半夜了,你们那儿下午四点了吧?""嗯……四点多了,一会儿我还要跟姐姐去接淘淘,你快睡吧。"娜娜很轻易的撒了个谎。

  "嗯,好吧……"张琦说道。

  "说你爱我……"娜娜忽然想到姐姐的话,忍不住想跟张琦撒撒娇,但是电话那头出现了忙音,张琦挂断了电话。"大傻瓜……木头……你知道你这样让我很难受的……你知道吗……?"娜娜忍着泪,却闪出了另一个念头,段璧他从来都是会跟自己道一声晚安,然后等自己挂断电话才会收线……娜娜从张琦有些闪烁的言辞中,感觉他有事想跟自己说,却始终没有开口,她知道肯定是因为段璧。

  主卧室里,嘉嘉正在跟柔然通话,才得知了原来妈妈一直都和段璧,隐身在他们的别墅,那里现在俨然已经被他们鸠占鹊巢,这点让柔然十分的不忿。

  "哎……我妈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只要她自己觉得幸福就好。"嘉嘉叹了口气,眉头却并未舒展开来,她看妹妹的表情,猜她肯定是听到了妈妈或者是段璧的声音,只怕她又会胡思乱想,真的怕她做些傻事,为什么在这种时候居然又会节外生枝……嘉嘉真是感觉有些头疼不已。

  "那个傻B的样儿,我看的都想抽他,披着老公的浴衣,穿个小裤衩就在屋里晃荡,张琦今天见到他脸色就变了,差点没揍他……"柔然其实没好意思说,他们开门的时候,听见楼上浴室里水声,掩不住阵阵能掀翻屋顶的浪叫,段璧居然大白天就跟嘉嘉妈妈做那种事。她当时打量志扬和张琦的脸色都不怎么好,才很识趣的没有多嘴,只是在客厅里等了半天,才看见段璧穿着拳击短裤大摇大摆的从楼上下来,显然是听见了他们的开门声。想起他那很理所应当似的样子,柔然就觉得这个吃软饭的男人怎么这么恶心。

  "呵呵……不要理他,跟老公说,办完事早点回来。"嘉嘉看看表,已经快四点半了,就接着说道:"我先去接淘淘了,不然一会儿路上会堵,你们早睡,帮我照顾好他。""嗯……放心吧,会的。"柔然在电话另一头说道。

  等柔然挂了电话,洗完澡的程志扬经过走廊问道:"嘉嘉来的电话?""嗯……没说什么,就是报个平安,让我们办完事早点回去。"柔然也挺郁闷,有那两个讨厌鬼在,她没法跟志扬同房。她和嘉嘉三年同学,自然认识孟若馨,而那个女人似乎猜到了什么,但是柔然不想让她抓到把柄,所以只好在小屋委屈一晚上。

  "嗯……知道了,早点睡吧。"志扬还在心里考虑他那笔大生意。这信息是他在北京一个信得过的老朋友发给他的,两三天之内,北京做代理的经纪就回来临海,如果这笔生意谈成了,几年的亏空就都能弥补起来,他也可以松一口气了,这也是他急着赶回临海的原因。

  因为主卧室被人占了,所以志扬和张琦只能挤一张床,对于段璧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狂,志扬视而不见,张琦虽然有心收拾他,但是老板没发话,他也没必要太过积极,过犹不及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呃……您……不然我还是去沙发上对付一晚吧。"张琦总觉得自己跟老丈人凑一张床上睡一晚有点别扭,愣了半晌抱着被子跑了。

  "呵呵……草,这他妈算怎么回事?"前妻在自己买的房子被人干,自己被撵出来住地下室,还是让张琦到厅里盯着点吧,省的万一那个2B真的半夜敢跑去马蚤扰柔然。

  张琦也不是第一次在这个厅里睡了,但是这一次他心里有些烦闷。他跟段璧是正经的情敌,他还狠狠的揍过他,所以这次回来两个同龄人见面,自然都没有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张琦也见过孟若馨两次,那还是娜娜出事的那一年,现在印象早就淡了。对于这个正牌的丈母娘,张琦所知不多,而段璧和孟若馨之间的j情,他今天也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以前他根本没有听任何人提起过,毕竟这是家丑,娜娜和嘉嘉都没有张扬,所以今天是他第一次知道这件事。当老子的娶了女儿,当妈的抢了女儿的男朋友……张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心里的纠结,虽然志扬和嘉嘉都是极好的人,但是张琦心底深处终归觉得,乱囵还是一种不应该发生的悲剧。

  但是他转念一想,不该又如何?难道让嘉嘉跟自己?嘿嘿……那到不错……哎……胡思乱想些什么,真是该死,睡觉了,跟着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厅里的电话响了,张琦在梦中被惊醒坐起,晃了晃脑袋定了定神。他有心不接电话,而电话在一直响,看来电话的人没有挂线的意思,他怕吵醒一屋子的人,伸手过去接起了电话问道:"喂?谁啊?"半夜打马蚤扰电话,张琦当然没好腔调相对,他有些生气的问道。

  "嘟……"对方很快收了线,张琦心里有些疑心,会是谁打来的电话?他心里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伸手按键翻翻来电显示,是一个很长、很怪的电话号码,很像自己在国外时候用ip电话打长途时候转接的号码。他心里冒出一个名字,娜娜!肯定是娜娜……但是她要是找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打我手机?张琦掏出手机,电话没有关机,电池也还有电……娜娜不知道自己是厅长,显然这个电话不是打给自己的,他心里不禁越来越疑心。

  张琦坐在沙发上想了许多其他的可能性,他想了半天,自己并没有跟娜娜多说什么,难道是李柔然跟她说了段璧的事?应该不会这样,柔然不会无端做这种无聊的事,所以娜娜半夜打匿名电话的可能性不大。电话是段璧的爸爸打给他们的?是嘉嘉打给志扬或者柔然的电话,是不是他们的电话没电了?祖尔打来的电话给志扬或者柔然的电话?他心里自我安慰道:不见得是娜娜打来的电话,是自己疑神疑鬼有些多虑了。

  但是,一个好的侦探一定要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张琦心里有另一个声音一直在这样告诫他,这种诡异的气场包围了他,让他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

  "啊!啊!疼!啊!"张琦忽然听到两声凄厉的惨叫从楼上传来,他眉头微微一皱,有心不去理那两个让他添堵的人,但是他听到呼痛之声不觉,像是行房事时候发出来的呻吟声,却又凄厉的许多,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张琦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他有三分警惕、三分好奇,有心探明到底是怎么回事。主卧室的门并没有关严,闪着一道缝透出屋内灯火通明。"马蚤B,你说,怎么今天出了这么多水儿?你前夫和你女婿来了,你很激动是不是?要不要我叫他们来一起操你?""不要!主人,你饶了贱奴吧……贱奴……贱奴只让你cao……"孟若馨凄凄的回答道。

  "啪!"的一声,然后跟着"啊!"的一声惨叫,张琦吓了一跳,但是随即明白,这两个变态在玩sm,心说这个老女人自称"贱奴"还真是贱。他有心转身走开,但是下身已经开始有反应,忍不住偷偷在门口偷听起来。

  "哈哈……你个马蚤B,被这么多人日过,怎么就非要让我日你的Bi,嗯?"段璧哈哈笑道。

  "你日的最舒服!""啪!"段璧又是一鞭子,一边骂道:"x你妈,老子操你,是为了让你舒服的吗?又忘了用什么样的称呼了吗?""呜呜……不是,主人操我,是因为贱奴欠操……主人的大鸡芭最厉害,所以要主人操贱奴。"孟若馨哭着喊道。

  张琦心里暗骂,这两个人真不要脸,如果让娜娜听见了她妈妈居然说这种话,她该多难过?自己也是变态,居然在这听他们做这些龌龊勾当,还觉得兴奋的不得了,他始终都没法下定决心离开,只是在原地听着。

  "为什么鸡芭大的就能操你?为什么大鸡芭好?"段璧继续问道。

  "大鸡芭操的舒服……"、"啪!"、"啊!"显然孟若馨又挨了一鞭子,接着张琦听段璧骂道:"还说你不是贱B?操,大鸡芭都能草你吗?你妈B的就知道舒服、舒服,大鸡芭操你都舒服是吧?"段璧一直骂着,一边连着在孟若馨身上抽了好几鞭子。张琦听得似乎她被打得在地上打滚,有心进去拦住段璧施暴,但是他刚要进屋,就听见孟若馨说道:"贱奴错了,贱奴只爱主人的大鸡芭,主人是奴婢的天,没有主人给奴婢雨露,贱奴就活不了了。"孟若馨跪倒在段璧脚边泣诉。

  张琦感到无语,这两个人一个施虐狂,一个是受虐狂,怪不得段璧性格扭曲的这么厉害,他已经把自己当成这块领地的主人,而孟若馨是这块领地里唯一任他生杀予夺的奴隶,久而久之,就养成了段璧扭曲变态又张扬跋扈的个性。张琦听到耳边传来"嘶噜、嘶噜"的吮吸声,心中一热,心道应该是孟若馨在给段璧kou交。但是,直到段璧开口说话,他才知道自己猜错了。

  "好了,狗贱B,别舔老子脚趾头了,来舔老子的宝贝,舔的老子高兴,就操你的老B,麻痹的,真是不爱干你那松松垮垮的老马蚤B,白带又多,干完了用沐浴露洗了都还有怪味儿,比你屁眼还他妈臭!臭B、马蚤B!"张琦震惊了,这两个人真是极品,自己未婚妻的妈妈怎么会沦落成一个x奴一般的存在……他只听着却看不到,不免有点好奇,有心观摩下学学先进经验,但是又觉得这个实在口味太重,自己跟娜娜用不上。他此刻还在纠结,到底娜娜有没有跟这个变态发生过关系,他真怕自己会留下心理阴影,但是他更是有些想知道如果程志扬在这里,看到这种情形,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孟若馨似乎变着花样给段璧吹了将近十分钟,张琦想起孟若馨那对儿大的有些过分的ru房,不禁有些抵不住诱惑的想把自己也带入角色,但是他始终忍着没有动手打枪,因为他怕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针对他的陷阱。

  张琦在门外偷听的正爽,听见屋里淅沥嘶噜的滛声大作,光凭想象就能猜到娜娜她妈吹箫的动作是多么认真刺激。张琦忍不住从门缝往里窥视,正好是一番让他目瞪口呆的景象,出现正对门缝的镜子倒影里。

  孟若馨穿着一件黑色漆皮带装,两脚开开的蹲在地上,该挡的地方一点没挡,全都露在白昼般的灯光下。她正在陶醉的吸吮段璧的鸡芭,还时而用灵巧的舌头对着gui头狂舔,但是眼见段璧的那一根也不过正常人大小,最多也就是五寸左右。"有那么好吃吗?"张琦不明白,人的舌头怎么能达到这么高的速度,孟若馨那痴迷的表情,更是让张琦联想到了传说中的痴女系女优,但是人家是在表演,这位确是在玩真的……张琦看的"鸡"动不已,下身早就高高的支起了帐篷。

  张琦发现孟若馨一只手在自己下体不停搓弄,那大力吸吮的声音依然掩盖不了她抠弄肉|岤发出啧啧的水声,她身下的木质地板已经湿了一大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尿了。

  "马蚤B,看看你又马蚤又贱的滛奶子,你的奶子怎么变得这么大的?嗯?说说。"段璧从孟若馨口中抽出被口水含的发亮的荫茎,一边用手摆弄着变得半软的东西,抽打孟若馨硕大的ru房。

  张琦看的暗吞口水,刚才被段璧挡在她身前,张琦并没有窥到那对儿硕||乳|的全貌,他现在早就不是什么不懂的初哥,暗自估计了下,少说也有38g,像两只木瓜一样吊在胸前。

  "贱奴的滛奶子是被主人操大的,主人说操贱奴的奶子,就跟操贱奴的B一样,越操越大……"孟若馨一边痴笑,一边举着一只ru房让段璧用荫茎戳着她的||乳|头往里顶,一下、一下的看他玩的还挺上瘾。张琦在门外也不禁感叹,这对儿奶也真算得上是可遇不可求了,不过可惜孟若馨就像被玩残了一般,那花痴般的表现让他觉得有些倒胃口。张琦忽然醒悟,自己怎么站在这偷窥,还开始评论长短,这可是未婚妻的至亲,自己实在是不应该这样,不过看左右也没有人,他心里谴责了自己一番,就继续留下来看戏。更让张琦感到稀奇的是,段璧这样一下、一下的往里顶,加上孟若馨托住ru房的动作,她的上半身居然也渐渐湿了。

  张琦的第一反应是:难倒女人真是水做的?打奶炮多了都能分泌yin水?但是他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娜娜妈居然还有奶水。

  段璧忽然揪住孟若馨的头发说道:"又流滛汁儿了,看看,你以前是不是也拿这些喂你两个马蚤B女儿,让她们长大了可以去勾引男人的?""是……贱奴的滛汁……"段璧哈哈狂笑起来,"好,说得好!要不然你养的大马蚤B抢了你的位置,跟她爹好上了,你这贱B养出来的果然都是马蚤货。"张琦听他侮辱嘉嘉,怒火禁不住有些上涌,但是更多的却是感到很刺激。他终于明白段璧为什么在程家这么嚣张,原来他已经知晓了志扬和嘉嘉的血缘关系,他想想更是没有轻举妄动,只在门口阴暗处站着看。段璧用孟若馨的长发擦了擦腌臜不堪的荫茎,用脚扎在女人的ru房上,一脚把她踩倒地上,一边用脚趾捻弄,口中一边说道:"自己说说,要主人我操你哪儿?"孟若馨答道:"主人如果嫌太松……就请主人操、操贱奴的屁眼。""麻痹的,老是操屁眼腻得慌,今天操前面吧,你这母猪,操你好几年也不给老子下个蛋,要是给我生个女儿,也不至于光操你一个操的他妈的腻歪……"张琦听得阵阵犯恶心,这个人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他真的是疯了。

  张琦还发愣的时候,孟若馨已经把她两瓣大屁股翘了起来,果然是无比的圆润丰挺。段璧没有经过任何润滑措施,直接将一根细细的电动按摩棒一插到底,塞进了孟若馨的后门,只有半截穗子留在外面,就像一根尾巴似的。"嗯~"孟若馨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声。

  "哈……不用夹了,装你妈B紧,老子能伸拳头进去抠你烂B,你再装,装你妈B紧。"段璧哈哈大笑,间或用双手拍打孟若馨雪白的大屁股。

  "嗯……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