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100合集(1/2)

加入书签

  98-选择1

  ——————————————

  在第一宣誓之前,所有成员聚集在彼迪的住处——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大张旗鼓的进行宣誓?”拉斯特问道。

  “因为她是第七人。”彼迪淡淡地说道。

  “老大,不是我想反驳你,这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了。”拉斯特继续说道。

  “拉斯特,你为什么会是纵欲者,那是因为你无法决断的对肉体欲望的追求。而顾鲁特尼,也是同样有着无法忍受不可控的食欲……”彼迪对他们说道。

  “是,但是这跟那第七人有什么关系?难道第七人不也是因为什么而才具备第七人的特质吗?”林嘉艺不解道。

  “就是因为这个,”彼迪看了看林嘉艺,继续说道:“前六种罪,都是有特定的原因的,而第七种罪则恰恰相反,它是一种藐视一切的一种莫名的、不自知的‘傲’。没有特定的原因,不是因为任何事情,就是自然而然的特质。”彼迪解释道。

  “这……我们之所以要优越于一般的异变者,是因为‘罪’对我们来说不是对心灵的亵渎,反而是能量的源泉。但是如果第七人对她自己的特质不自知的话,那岂不是没有这样的一种来源?”拉斯特反问道。

  “恰恰相反,尽管不自知,但是这种莫须有的‘傲’反而会成为其无尽的源泉,甚至会超越自己的极限。”彼迪说道。

  “那这跟宣誓又有什么关系?”愤怒者安格问道。

  “宣誓的规模会对存在于人类世界中‘罪自体’产生不平衡的折磨,会导致‘罪自体’的反弹与不屈,从而影响人类。”彼迪说道。

  “‘罪自体’?”林嘉艺皱了皱眉。

  “‘罪自体’就是七大罪的原始能量形态,相应的,也分为七个成分。‘罪自体’,它是与人类同生的、不可见的、分布于各个人类集中区域的一种能量团。据说,它平衡着世界上的‘罪’,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这个世界。”彼迪解释道。

  “正因为有了人类,才有‘罪自体’,它是无法消除的……没有人类也便没有罪。”稚方自言自语道。

  “我们之前极端的惩罪已经引起了‘罪自体’某种程度上的不平衡,在接下来的六个宣誓更会影响它的能量平衡,最终的结果就是……只有第七种‘罪自体’的能量偏高,于是这就会影响有‘潜力’的人的觉醒与选择……对吗?”林嘉艺想了想,然后说道。

  “是的,如果那个人在潜意识中选择并接受了这种莫名的能量,那他自然就会加入我们。”彼迪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那如果没有选择呢?”拉斯特问道。

  “如果排斥、潜意识中没有选择的话……那他就会灭掉影响‘罪自体’平衡的始作俑者,也就是……我们。”彼迪阴沉地说道。

  “那个艾菁?是指她吗?”格瑞嘲笑道。

  “这只是假设,你也不要太小看她。况且影响的有‘潜力’的人,也不止她一个。”彼迪说道。

  “灭掉我们?为什么会这样?”林嘉艺问道。

  “因为‘那人’选择了以人类的罪为傲,而不是藐视其存在与否。”彼迪解释道。

  “这不就是在……赌吗??”稚方缓缓地说。

  “虽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怎么样,但是还是存在很大的风险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导致反戈的人到底有多少?而艾菁,只不过是所有即将受影响的‘潜力者’之一。”林嘉艺说道。

  “这倒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格瑞附和道。

  “不管怎样,‘宣誓’必须要进行,而且还有三个前提。第一,宣誓之间的间隔不能太久,否则会影响效果。第二,宣誓惩罪的必须是‘罪人’,而且,不管你们以什么方式,规模必须达到一个量级。第三,如果没遵守和猎人组织的规定的话,后果自负,我不会牺牲组织而出面解决的,那是你们自己的选择。”彼迪警告道。

  “如果出现什么意外没完成的话……?怎么办?”拉斯特问道。

  “会被踢出组织,但是我希望你们尽量完成。”彼迪答道。

  虽然彼迪回答的时候很是心平气和,但是拉斯特听了之后还是有些震惊。因为所有的成员都知道,“踢出组织”并不是说今后便可以随心所欲的生活,而是彼迪会亲手“解决”被踢出组织的成员,如果想活命的话,就只能战胜彼迪,但是他们心里非常清楚,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是。”其他成员纷纷答道。

  “那就到这里吧。”彼迪说道。

  说完,组织成员瞬间离开……

  “林嘉艺,美女你飞那么快做什么?”拉斯特追上了以魂形态飞行的她。

  “从我的脑子里滚出去,我不想跟你对话。”林嘉艺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

  “聊聊天嘛,还是这么凶,组织里,也就咱俩关系最好了。”拉斯特无赖地说道。

  “你想说什么?你可是第一宣誓的负责人,还有闲工夫跟我扯皮?”林嘉艺呛道。

  “那种事情还不简单,只不过是比平时办的更隆重一点而已嘛。”他无所谓地说道。

  “我说林嘉艺,你真的想完成宣誓吗?”他问道。

  “既然入了这个组织,规矩自然还是要遵守的。”她随口说道。

  “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像格瑞一样。”他猜测道。

  “有些事情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清楚,比起自己的命,我也更想看看这个故事的结局如何,如果能看到的话……也就像是格瑞说的,那确实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她直言不讳地说道。

  “没想到你居然也会有这种兴趣。”拉斯特笑道。

  “有时候我真的想在彼迪……”没等林嘉艺说完,拉斯特便打断了她。

  “别胡言乱语,你这样只会催化他另一面的进程,而且,虽然那另一面没有这方面的意识但是能力还是在的,特别是在危急关头的时候。”拉斯特严肃地说道。

  林嘉艺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然后便朝另外一个方向飞走了。

  拉斯特看了看她离去的身影,叹了口气,然后也离开了……

  99-“血海”

  ——————————————

  “这样,知道了。”在解放军医院住院的贾晓听了李真元的汇报之后,变得异常地深沉。

  “贾队,你怎么了?”李真元见他的表情不太对,于是便关心了句。

  “没怎么,这件案子,已经远不是我们的能力能解决的了。”他说道。

  “您的意思是?”李真元猜到了一二。

  “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在伤好后,我将不会再参与该案件的调查了,我会主动请辞。”贾队认真地说道。

  “您真的是认真的??”一直陪同的方蜚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是的,也许更好的办法,就是等它自己平息下来,兴许还能少伤亡一些无辜的人。”他说道。

  “你就这么放弃了?”李真元突然变了语气。

  “你已经看到了现场,还有那发生的事件,这哪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嗯??”贾晓似乎已经完全动摇了。

  “不去坚持,怎么会知道结果?”李真元反驳道。

  “这已经不是坚持不坚持的问题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与恐怖事件差不了多少。比恐怖事件更可怕的是,这简直不是人的能力所能做到的。”贾晓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确定?”李真元默默地问道。

  “确定。”贾晓回答道。

  “既然这样,贾队,希望你早日康复,”李真元转过身去,临走之前说道:“你知道吗?贾队,你一直是我的偶像,但是这次,我很失望。”

  “贾队……”他离开后,方蜚看了看贾晓。

  贾晓没有说话,只是看向了窗外……

  ……

  第四宣誓之后——

  当所有支援的刑警队到达的时候,他们只见到一片血海,到处都是粉碎的血肉,没有一具是完整的“尸体”,从肉眼上,根本无从辨别。看来,毫无疑问,在这里职守的同志全部丧命……

  两位队长慢慢走近,从这“血海”的范围来看……这似乎是一个巨大的圆,有着明确的边界。

  “难道是有预定的影响范围?爆炸袭击?”陈正义猜测道。

  “不可能,这里已经加强了安检,不可能有这种事件。”郑队长答道。

  “即使不是,那对‘他们’来说,这种事,也不难办到吧……?”陈正义苦笑道。

  看来,这就是那人所说的“第四宣誓”吗,这就是他所谓的“盛宴”吗?

  “市刑警副队长。”郑一薰走向了在附近几个目击者,然后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你好。”他们看了看证件之后回答道。

  “请问你们是否全程目击这现场的情况?”她收起了证件,然后问道。

  “是的。”其中一个男子说道。

  “能大致说一下到底怎么回事吗?”她问道。

  “就是……从那边传来一阵阵爆炸声,然后瞬间就到我们跟前了。”他还是有些受惊。

  “对对!!!那些人就像自爆一样,又不像是炸弹,好像他们自己就是一个个炸弹,然后像传染一样扩散开来。”另一个人说道。

  “你确定?”郑一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

  “因为那声音根本就不像是炸弹啊。”他继续说道。

  “嗯,还有什么其他的吗?”一会儿她需要跟鉴定的去核对一下,到底是不是爆炸。

  “有啊!很奇怪的是,到我们跟前就停住了!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一个女子瞪大了眼睛说道。

  “嗯,麻烦你们去公安局做一下笔录可以吗?”郑一薰点了点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