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稚方(1/2)

加入书签

  101-稚方

  ——————————————

  “我已经死了吧?或许……我还活着……吗?”稚方躺在这片无垠的草原上,他的发,和这被月光照得翠蓝的草儿一样,随风摇动,此起彼伏,如波浪一般。他日日夜夜仰望着星辰,看着风起云动,感觉……自己似乎也随之飘摇,像是飞起来了一样,穿梭在那滴落下来的星光中……

  “稚方,你又来这里了。”张叔从屋里出来,走到他旁边说道。

  稚方仍旧目不转睛地看着星空,枕着双手,躺在轮椅旁……

  “晚风还是有些凉的,你不让我跟着,自己也不会照顾自己。”说着,他把带来的小毯子盖在了他的腿上。

  “还盖它做什么?已经没有知觉了。”稚方轻声回了句。

  听到他的话后,张叔的手顿了下,然后轻轻地拍了拍盖好的毯子,便在他旁边坐了下来。

  ……

  “张叔……?”稚方叫了他一声。

  “嗯?”张叔转过头看了看他。

  “你说……我爸他到底是意外还是?”稚方撑起身子,坐了起来。

  “怎么现在还在想这些事情?”他叹了口气。

  “不是,我就是觉得事情很奇怪,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喝那么多酒。”稚方不解道。

  “生死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的。”他安慰道。

  自从家里出事之后,稚方就患了一种病,他的双腿失去了行动能力。他看过很多医生,但是却没有一点好转,最后,在看过心理医生后,被诊断为一种心理暗示的癔症。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医生建议他母亲让他远离都市喧嚣,这或许对他的病情能有帮助。于是,她便让保姆张叔带他去郊区的私人农场住一段时间……

  由于从小就和他相处,所以稚方一直跟张叔很是亲近。他父母的关系并不是很好,每当他们吵架的时候,稚方总会去张叔的卧室,想要逃避这些对他来说像是噩梦一般的争吵。

  “你是想懒死对吗?回来就知道享福,这个家不管不问,我只是你生孩子的工具是吗?”稚方的母亲挺着大肚子吼道。

  稚方的父亲没有理会她,进屋就去冰箱拿了瓶香槟,然后就开始喝了起来。

  “你说,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想离婚吗?”他越是不说话,她越生气。

  “离婚?”他喝了口酒,然后哼笑道:“离婚你就可以分一半财产了,是吗?”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姓稚的,那你倒是说,这个家你管过什么?”她反问道。

  他边倒酒边说:“我管过什么?你当我是白痴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看上我什么,既然你想用你的青春换好生活,那你就要老老实实的承担代价,我他妈的有钱,我想怎么玩女人就怎么玩女人。”

  “所以,你是玩腻我了,对吗?”她没有流泪,只是声音有些颤抖。

  他放下杯子,捏着她的下巴说道:“就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就别不满足了。有钱不就行了,你不就是看上我这个吗?”

  她没再说什么,默默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

  ……

  “张叔……你说我妈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生活?”稚方坐在他旁边,很是不理解。

  “你以后就会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拍了拍稚方的肩膀,还是初中生的他就要生活在这种家庭中,真是难为他了。

  “就是懒惰,对吗?不想奋斗,所以嫁个有钱的就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