澈月篇(终)(1/2)

加入书签

  “掌柜的,请问你可知道百花谷如何去?”

  “怎么又来一群寻找百花谷的人。”

  冥空山附近小镇上,唯独这一家客栈,独孤玲琅的随行护卫到此一打听,那客栈掌柜的便想起了之前荀澈也打听过百花谷所在。

  独孤玲琅听掌柜的话,招手吩咐护卫将她推到柜台前去,“掌柜的,前段时间,是否有一位容颜不凡的公子在你家客栈下榻过?若是有,请如实相告,感激不尽。”

  荀澈气质出众,掌柜的对他的印象倒是极深,“确实有一位,难道姑娘认识那位公子?”

  “不瞒掌柜的,那便是小女子的相公。”独孤玲琅道:“若是掌柜的知道我家相公如今在何处,还请告知小女子。”

  说话间,她将一个眼神递给身边的护卫,身边的护卫便一锭银子搁在了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是个贪财的,盯着那银子,双眼冒出金光,赶紧拿起道:“姑娘,实话告诉你,咱们这冥空山山上山下,根本没有什么百花谷,我在此处住了这么多年,连听都未曾听过,大约三个月前,那位公子上了冥空上,我便没见他下山来,不知是凶是吉。”

  “公子……”独孤玲琅脸色陡然煞白,紧绷着脸来吩咐护卫,“准备些干粮,即刻前往冥空山。”

  不知公子凶吉,她是片刻也等不了了。

  “姑娘,上冥空山山路崎岖,此时天色已不早了,你还是在客栈歇息一晚上,明日一早再上山寻人不迟。”掌柜的倒是好心劝说。

  “多谢掌柜的好意。”独孤玲琅略点了头,领受他的好意。

  从客栈出来,一行人便速速往冥空山方向而去,行了一段路后,天逐渐黑下来,独孤玲琅吩咐随行护卫点了火把。

  “公主,百花谷真在冥空山中吗?”沿路上,四周都是丛生的杂草,荒无人烟,死寂沉沉,随行的护卫不禁开始质疑起来。

  “古籍记载,怎会有错。”独孤玲琅不愿做过多解释,冷声吩咐,“继续前行,仔细寻找就是了,不必多言。”

  不知不觉,一行人便到了荀澈与老者消失的地方。

  “公主,前方有座小茅屋。”一名随行护卫忽然将手中火把举高,火光下,独孤玲琅见一座小茅屋立在一棵大柳树旁。

  “或许是山中的猎户,正好过去问问路。”

  “是。”身边的护卫应了一声,推着她往那茅屋而去。

  茅屋内漆黑,泥巴栅栏紧闭,独孤玲琅一个眼神,一名护卫前去叫门,“请问有人在吗?请问有人在吗?”

  护卫连喊了两声,茅屋内毫无动静,“公主,这或许是座空置的茅屋。”

  独孤玲琅听见身边的护卫不断打着哈欠,知道他们连日赶路定是累了,心中就算再急,也只好道:“既然里面无人,今夜咱们就在此歇息一宿吧。”

  “是。”护卫这才前去将茅屋的门打开,旋即将独孤玲琅推进了茅屋。

  独孤玲琅环顾茅屋四周,视线最后落在了屋内的木桌上,木桌简陋,上面摆放着一只茶壶,一只茶杯,她转动着轮椅到桌前,将那茶杯拾起。

  “茶水还是热的,这茅屋有住人,你们出去几个人寻寻,切记勿吓到主人家。”

  小茅屋是荀书搭建的,这段时间,他住在这冥空山中,就是为了找到那日的老者,要回荀澈的尸身,只是他将整座冥空山都走遍了,也未再见到老者,那老者就似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方才,他听见数人的脚步声靠近,出门一看,远远见十几支火把在漆黑的夜里闪烁,担心是山贼,寡不敌众,这才躲了起来。

  独孤玲琅一声吩咐,七八名护卫齐齐出动,在茅屋四周寻人,一边寻并一边喊。

  荀书听着那喊声,直觉不像是山贼,便壮着胆子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荀书公子,怎么是你?”独孤玲琅身边的护卫一眼便将他认出来,“公主担心荀公子,亲自前来寻找,怎么不见荀公子?”

  “夙月,是夙月来了吗?”荀书将那认出他的护卫看着,激动得热泪盈眶,“夙月此刻在何处,快带我去见她。”

  那护卫赶紧回答:“公主现在在茅屋内。”

  没等那护卫的话音落下,荀书将他丢下,小跑冲进了茅屋,“夙月。”

  独孤玲琅听着声音熟悉,将轮椅转过来,见荀书一脸沧桑的站在门口,不见荀澈,心中那种不好的直觉猛地加强。

  “荀书,公子呢?怎么不见公子?”她抱着侥幸心寻问。

  见她一脸渴望,荀书多么不想告诉她事实,心中纠结了许久,最终是缓缓开了口,“夙月,公子……公子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荀书,不在了是什么意思?”独孤玲琅隐隐觉得心痛。

  荀书吸了一口气,将眼泪憋进眼眶里,仔细道:“三个月前,我与公子在这冥空山中偶遇一位老者,那老者知道百花谷所在,还说,凡胎**是永远到不了百花谷的,只有死人的魂魄能够前往,公子为了前往百花谷寻找雪情花,已经被那老者给……杀了。”

  荀书话落,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落在了独孤玲琅的心头,令她身子颤抖,“你说公子……公子死了?不,不。”她猛烈地摇着头,“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公子不会丢下我的,他说过,他要娶我,他不会丢下我的。”

  “夙月,你冷静一点。”荀书见她情绪失控,走到她身边去,用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那老者带着公子消失,为今之计,咱们应该将公子的尸身找回来,带回大燕安葬才是。”

  独孤玲琅久久才咬牙冷静下来,她扬眉与荀书对视,大滴大滴的眼泪沿着脸颊滚落,一双眼眶通红,“荀书,那老者是在何处消失的?”

  荀书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细细复述给夙月听,“那位老者带着公子就消失在茅屋前那棵柳树旁,这三个月来,我寻遍了冥空山,也未再碰见那位老者。”他将话语停顿了一下,说出心中的疑惑,“夙月,我怀疑,或许那位老者是山中的精灵,他将公子带走,不知是真知道百花谷的下落,还是别有目的。”

  独孤玲琅听后,对荀书的猜测有几分相信,带着失去挚爱的怒火,冷冷吩咐随行护卫,“来人,去将门外那棵柳树拔了,就算将冥空山掘地三尺,也要将那老者给本公主找出来。”

  “且慢。”护卫正欲行动,被荀书制止。

  荀书道:“夙月,那棵柳树拔不得,若是那老者真是山中精灵,若那柳树底下真是另有乾坤,咱们冒然将柳树拔出,恐怕会破坏那里面的世界,对公子造成伤害。”

  “那,我们该怎么办?”独孤玲琅百感交集,眉头皱起老高,六神无主。

  荀书哀叹一声,“等,只有等,那老者之前说过,一旦公子拿到雪情花,他便会代公子将雪情花转交给我,只要等到老者再次出现,咱们就能知道公子的情况了。”

  独孤玲琅顾及到荀澈的安危,斟酌了一番,只好挥退了身边的护卫,按荀书说的去做。

  接下来的日子,一行人便在山中等候,光阴一晃,又是半个月。

  半个月后的一天早上,荀书下山采买食物,刚走到柳树边,就惊得他将提在手里的竹篮都扔掉了。

  “公子,公子……”

  柳树下,一名素袍男子静静躺着,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