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破封印(1/2)

加入书签

  云沫微微动了动身子,感觉手臂痛得厉害。

  她的胳膊被狼咬伤,此刻已经缠上了一层厚厚的药纱布,看包扎的手法,应该是王元庆给她处理的伤口。

  “娘亲,你别乱动,王爷爷说了,你手臂伤得很严重。”云晓童见她疼得嘴角都抽搐了,紧皱着眉头将她望着。

  陈氏跪在床前,一个劲儿的向云沫认错。

  云沫胳膊本来就痛得钻心,再她听说话,心里很是烦躁,“你先出去,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认错。”

  她靠在枕头上,冷着脸将陈氏盯着,若不是这个蠢女人,今晚不会这么惊心动魄,让她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原谅这个女人,她现在还有些做不到。

  “童童娘……”陈氏知道云沫没原谅自己,垂头丧气的从地上爬起来,“那……那你好好休息。”

  云沫没理会她,将视线移开。

  危机解除,所有村民都好奇,为何云沫这般厉害,能凭空幻化出剑来灭狼?为何那只金狮出现又消失了?但是,云沫受伤,没人敢去打搅,大家都将好奇憋在心里,无心,无念,隐卫也没问,云沫也懒得找借口解释,最好是,所有人都忘了这惊心动魄的一夜,这样,反而更好。

  笠日,天大亮,村民们才离开云宅。

  一番检查后,没再发现一头活狼,村民们终于松了一口气,好在,场面惊心动魄,却只损失了些家禽牲畜,并无村民伤亡。

  云沫休息了大半个晚上,早起喝了一碗热粥,精神恢复了不少,只是,昨夜失血过多,脸色还有些苍白。

  回想起金子昨夜突然消失,她心里有些担心,吩咐无心,无念在门外守着,自己调整了一下气息,念动口诀,进了仙源福境。

  “金子,金爷,你在哪里,快出来。”

  云沫进了仙源福境,一边呼喊,一边寻找金子的身影,只是她找了半天,也没看见金子的一根毛。

  “金子。”她心里越发着急,生怕金子出事。

  金子这只逗比灵兽最喜欢热闹,平时,她进仙源福境,根本不用出声,这逗比货就自己屁颠屁颠出现在她眼前,今天,她喊了这么久,竟然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云沫又找了一圈,还是没看见金子的身影,深皱着眉头,心里的感觉越发不好。

  “金子,你丫的是灵兽之王,难道就这点本事,几只野狼就能将给你灭了?我不信,你赶紧滚出来,不然,我拔光你身上的毛。”

  这一段话落下,过了不足半分钟,金子没出现,一个赤身光脚,羞羞处围着树叶裙,看上去跟燕恪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出现在了云沫的面前。

  云沫愣了一下,一脸防备,“你是谁?”

  “主人,你不认识爷了?”男孩生怕身上的树叶裙掉下来,用双手拉着,模样窘迫的走到云沫的面前。

  云沫听声音,好熟悉,回忆了片刻,目瞪口呆的将面前的男孩盯着,“你……你是金子?”

  “主人,你终于认出爷了。”男孩眨了一下漆黑的眸子,盯着云沫,感动得泪流满面。

  云沫觉得思维有些混乱,一时还接受不了,自己的灵宠,怎么由一只金灿灿的狮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剑眉星目,模样英俊的男孩?

  这世界,真是太奇幻了……

  金子看出云沫震惊了,腼腆的笑了笑,道:“主人,爷已经和你契约,血脉相通了,昨夜,你突破仙源天诀第二重,爷的修为也跟着大大增进了不少,所以,爷才化出了人形,我们灵兽修炼到一定的境界,是可以化出人形的。”

  云沫大致听明白了,“这么说,银子修炼到一定的境界,也可以化出人形?”

  “没错。”金子点头,“它是九尾灵狐,修炼到一定的境界,自然是可以化出人形的。”

  “如此说,等银子化出人形后,你们就不算跨种族恋爱了?”云沫好像洞察了金子心里的想法,原来,这家伙竟然打着这样的主意。

  金子勾起唇角,笑得比阳光灿烂,“嘿嘿…。夫人,你真了解爷。”

  云沫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好歹,我当人的时间比你多,就你心里的那点想法,根本就不用猜。”

  两人正说话,一阵风吹,金子腰间的树叶裙向上翻了翻,重点部位,隐隐若现。

  “啊,主人,男女有别,你转过身去。”金子赶紧弯下腰,用手将腰间的树叶裙压住,感觉到云沫毫不避讳的目光,他气急败坏的大呼。

  云沫瞧他气急败坏的模样,风轻云淡道:“瞧你这样,都还没成年,有什么好看。”

  金子羞得俊脸爆红,没了那一身金灿灿的毛发,原来这么麻烦。

  “主……人,你能不能给我弄一身衣裳来。”

  云沫扫了一眼他光溜溜的身子,道:“金子,你是灵兽化形,难道不能自己变一身衣裳出来吗?不是说,灵兽化形后,都有法术吗?”

  “主人,那只是障眼法。”

  实际上,还是裸奔。

  金子腰上的树叶裙都快被吹掉了,心里着急得不行,“爷不想裸奔,你赶紧去帮也找衣裳来,爷求你了,嗷唔。”

  苦逼的金爷在风中颤抖,学了声狮子吼。

  云沫瞧它模样着实可怜,念了口诀出去,很快,取了一身燕璃的衣服进来,好在,那个男人留了几身衣服,不然,这一时半会儿,她还真找不到男人的袍子。

  金子看见她手中的衣袍,赶紧走上去,一把抢了过来,然后,戒备的看了云沫一眼,“主人,你先回避一下,爷……爷要穿衣了。”

  云沫瞧他用袍子挡住裆部,别扭的模样,生怕被她偷窥似的,觉得滑稽,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金子,你初初为人,会穿衣服吗?要不要本主人帮帮你。”她眨了眨眼,故意调戏金子一番。

  金子抱起衣服一跳,离她一丈有余,“主人,你……你别小瞧爷,爷是灵兽之王,什么不会,穿衣服,小意思。”

  云沫瞧他逗比的模样,很容易将他与那只金灿灿的逗比狮子重合,果然,逗比就是逗比,就算化成人形,还是个逗比,逼格丝毫没有提升。

  她走开,嘴里叼了一根草,在一旁去等着。

  金子抱着衣服,走到一处小土丘背后,解开腰间的树叶裙,急火火的将衣服套在身上,生怕云沫突然出现,再急火火的拴扣子,系腰带。

  片刻后,他甩了甩袖子,很不习惯的从小土丘后面走了出来。

  “主人,你可以过来了,爷已经穿好了。”

  云沫听他说话,走了过来,挑眉一瞧,见燕璃那身飞扬跋扈的滚金边黑袍被他扭曲的穿在身上,忍不住抬起一只手,抚上额头。

  “金子,你是穿衣裳,还是往身上捆麻花呢?”

  她走上前,伸手,利落的接下他腰间的蟒带,重新将他身上的袍子理了理,再帮他系上,“笨蛋,这样穿才对。”

  虽然金子活了一千多年,但是,化出人形后,模样只有十多岁,比云晓童大不了多少,她自然而然只将他当个孩子。

  金子尴尬的摸了摸头,“爷……爷觉得,这样穿着舒服。”

  “你觉得这样舒服,下次,我就直接带条麻绳来,让你绑在身上算了。”云沫帮他系好腰带,将及地的袍子往上提了提,这一看,只觉得额前滑落一团黑线,“逗比,鞋子也穿反了。”

  “爷觉得这样舒服。”金爷绝不认错,高傲的扬了扬眉。

  云沫将他的袍子放下,指着地道:“觉得舒服,你就走两步试试。”

  “走就走。”金爷高傲的瞥了云沫一眼,向前大迈步,只是没走两步,扑通,整个人朝地面摔去,将地上的草都给压扁了。

  他本来才化成人形,还不太习惯用两只脚走路,再加上鞋子穿反了,不摔倒,才奇怪。

  云沫嘴角动了动,哭笑不得,“这样穿,舒不舒服?”

  “舒……服。”金子摔得两眼冒金星,缓了缓,才从地上爬起来。

  待金子穿好衣服后,云沫与他去了红灵地。

  既然她已经突破仙源天诀第二重了,那么,应该能解开红灵地跟圣灵湖的封印了。

  两人站在红灵地的外围,云沫扫了一眼面前的黄沙,侧着头对金子道:“金子,要如何才能解开红灵地的封印。”

  她现在有些兴奋,希望尽快将红灵地的封印解开,一刻也不想等,解开红灵地的封印,阿澈的腿,秋实的跛脚才有希望复原。

  金子道:“主人,用你的一滴血就行了,你突破仙源天诀第二重,体内的血与以前已经不同了。”

  云沫按他说的做,抬起没受伤的那只手,眉头都未皱一下,咬破手指,挤了一滴血,滴在黄沙上。

  她的血滴落到黄沙上,就如同当初给金子解除禁锢封印一样,黄沙顷刻吸干血,下一秒,整片红灵地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光芒退去,黄沙逐渐消失,绿洲覆盖而上,绿洲之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长出灵草,灵花,芳香阵阵,奇幻至极。

  云沫看得目瞪口呆,原先,她还在筹划,等解开红灵地的封印,去外面弄些普通灵芝,人参进来种着,或许经过里面灵气的净化,能够变成灵参,仙草,没想到,根本就不需要她多此一举。

  封印完全解除,原本黄沙覆盖的红灵地,绿茵一片,犹如碧毯。

  云沫转动眼眸,视线在红灵地上扫射了一圈,百年人参,百年灵芝,几乎随处可见,她一颗一颗的数,越数,心里越激动。

  啊哈哈哈,她这是要发大财的节奏啊。

  金子瞧她越笑越猥琐,双眸放光,差点流口水,心里鄙视,“主人,这些只是低阶的灵草,你用得着这么兴奋吗?”

  “你懂个屁。”云沫丝毫不受他影响,“再是低阶灵草,拿到外面,那也是价值连城,哈哈,发大财了。”

  “哦,对了,金子,你知道哪种灵药能够治疗腿疾吗?”瞧着眼前大片的灵草,云沫想起荀澈跟秋实的腿疾,沉淀下激动的心情,将视线移到金子的身上。

  “金乌仙草可以。”他应了云沫一声,直接走进红灵地里,拔了几株金乌仙草折回来,交到云沫的手中。

  云沫接过来,仔细看了看,“这就是金乌仙草?”说话,她仔细记住了金乌仙草的样子。

  “嗯。”金子点头,“主人,爷好歹活了一千多年了,难道连金乌仙草都不认识吗?”

  “说不定,你老年痴呆症,记忆混乱了呢。”云沫笑了笑,拿着金乌仙草朝圣灵湖而去。

  “爷才一千多岁,才不老。”金子不服气,气呼呼的跟上。

  一千多岁,对于他们灵兽来说,根本还没成年。

  到圣灵湖,云沫再按金子所教,用自己的血解开了圣灵湖的封印。

  原本是一条干涸见底的河流,再解开封印后,清澈的湖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涨,半个时辰不到,云沫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潭比雾峰堰还大的湖泊,湖泊上,浓郁的灵气萦绕不散,湖水清澈见底。

  用这样的水来养鱼,那鱼一定美味无比,想到此,云沫勾起唇角笑了笑,心里有了计划。

  雾峰堰里的大鱼快打捞完了,她正筹划着,等天气暖和了,让无心去买一批鱼苗回来,丢进雾峰堰,现在,圣灵湖解封了,正好可以用圣灵湖的水将鱼苗养一段时间,净化过后,再投放到雾峰堰里。

  “主人,你该不是想用圣灵湖养鱼吧?”金子瞧她勾唇,双眸放光的模样,在一旁问。

  云沫轻睨了他一眼,“有何不可?这么大个湖泊,不用来养鱼,多可惜。”

  “主人,你太暴殄天物了。”金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用养殖稀世珍珠的灵湖养鱼,哎。”说话,他深深叹气,“主人,你拉低了爷的智商,不要跟别人说,爷认识你。”

  “养鱼,又不妨碍培养珍珠。”云沫觉得,人和狮子的思维,总有一些出入。

  确定金子无事,解了红灵地,圣灵湖的封印,云沫在仙源福境里调息了片刻,便回到了外面的世界。

  “夫人,您没事吧?”云沫刚从仙源福境出来,无念的声音就传进了屋。

  两个小妮子在门外守着,一直没听到屋里有动静,有些担心。

  云沫将金乌仙草放好,视线瞟向门口,赶紧回答:“没事,我刚才在打坐。”

  两个小妮子已经知道她会武功,她说打坐,不会被怀疑。

  无心,无念听到云沫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

  中午,饭间,陈氏端着只砂罐,去云宅,想要见云沫。

  无心将她拦在大门外,冷着一张脸,将她盯着,“你来做什么?”

  若不是这个蠢女人,夫人便不会受伤。

  昨夜,王元庆帮云沫处理手上的伤口时,她瞧得清清楚楚,那深深的咬痕,几乎已经到了骨头,她光是看着,都觉得痛钻心。

  陈氏知道无心是气她害云沫受伤,其实,她回去后,心里也十分自责,“无心姑娘,求求你放我进去,童童娘失血过多,我给她炖了鸡汤。”

  这鸡,还是她让田常庆冒着大雪去县城里买的。

  无心扫了一眼她手里的砂锅,脸色并没有因此好转,“你觉得,我家夫人缺你这锅鸡汤吗?好在我家夫人没事,不然,你十条命都赔不起。”

  想到昨夜的那一幕,她心里就一阵后怕,昨夜,若是夫人出事,王一定会震怒,她,无念,隐卫,整个阳雀村的人都得给夫人陪葬。

  事态如此严重,这个蠢女人竟妄想用一锅鸡汤求得原谅。

  “无心姑娘,我求求你了,你若是不想放我进去,就帮我把这鸡汤交给童童娘吧。”她不顾地上寒冷的冰雪,扑通跪在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