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1/2)

加入书签

  亲自送燕璃出府,云沫才去见云瀚城。

  “父亲。”云沫到云瀚城的书房,敲门而进,对云瀚城微微福身,然后视线一转,“二娘也在。”

  她此刻嘴角含笑,作态温婉,与之前在西苑那会儿,判若两人。

  云瀚城的视线紧锁在云沫的脸上,想透过她的眼睛,看清楚她内心的想法,然而,看了半天,云沫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父亲,今日在西苑,是女儿不对。”云沫知道云瀚城在想什么,淡淡道:“女儿是因为太紧张凡弟了,一时激动,所以才……”

  云逸凡是她一母同胞的弟弟,她这样解释,说得过去。

  云瀚城一双眸子眯了眯,实在摸不清云沫真实的想法。

  这个大女儿当真只是一时激动,还是根本就变了……

  “沫儿,你来得正好,今晚除夕,宫里要举办宴会,你与你二娘,两个妹妹一起进宫。”

  “是。”云沫顺从的点头,“不过,父亲,我要带上童童。”

  云瀚城心里本是不满意的,但是,想到摄政王对那孩子的重视,琢磨了一下,对云沫点头,“那孩子认了摄政王千岁做干爹,带进宫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宫里规矩多,你必须看好了。”

  “请父亲放心,我一定会将童童看好。”云沫点头答应。

  云瀚城误认为,云晓童是燕璃的义子,她就让他误解着,这种时候,还不适合公开小豆丁的身份。

  “沫儿,你先会蒹葭阁,赴宴的衣服跟首饰,我会打发下人给你送去。”柳氏对着云沫殷勤的笑。

  云瀚城对她的安排很满意,原本因为苏氏,这些天,他已经冷落了柳氏,此刻瞧柳氏温婉大方,他当着云沫的面,毫不避讳的牵起柳氏的手,“沫儿初初回京,你当娘的,该操心的,就多操心些。”

  柳氏的手被云瀚城握在手心,她感受到云瀚城手心里的温度,心里心花怒放。

  “请侯爷放心,沫儿好不容易才回京,妾身一定拿她当自己的亲生女儿。”柳氏挑眉一笑,说话的声音变得温婉动听。

  云沫瞧两人一副要发情的模样,心里直犯恶心。

  “多谢二娘。”她简单向柳氏道谢,然后向云瀚城打了招呼,回蒹葭阁。

  云沫离开,柳氏身子一软,直接倒在了云瀚城的怀里。

  云瀚城这些天都歇在苏氏的屋里,此刻,再抱上柳氏,闻着她身上的体香,顿时觉得新鲜,“夫人,今晚上,我去你房里歇息。”

  “妾身一定好好准备,恭候侯爷大驾。”柳氏将头靠在云瀚城的胸前,一只柔滑的手,在云瀚城的身上画着圈儿玩耍,挑逗得云瀚城心潮荡漾,若不是马上要进宫赴宴,他真想将柳氏按在书案上,好好恩爱一番。

  “王,三王爷,四王爷在暖阁等您。”燕璃刚从马车上下来,隐卫马上赶来禀报。

  燕璃大概猜到,三王爷,四王爷为了何事而来,他挥了挥袖子上的雪花,大步流星踏进摄政王府,朝暖阁而去reads;。

  “三皇叔,四皇叔,本王日理万机,若是没什么要事,两位皇叔就不要来打搅了。”

  三王爷,四王爷看见他放荡不羁的出现在暖阁里,气得胡子抖了抖。

  “燕璃,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四王爷瞪眼怒斥。

  燕璃完全忽视掉四王一脸的怒容,走到自己经常躺的软榻前,倾身坐下,当着三王爷,四王爷两位长辈的面,翘起一条二郎腿,“四皇叔说笑了,本王从来不待客,何谈待客之道。”

  四王爷气得想跳脚。

  他们两个老头子在暖阁里等了这么久,摄政王府的人连一杯茶都没递上来,真是太不像话了。

  “若是四皇叔觉得本王怠慢了,大可以不来摄政王府,本王也没求着四皇叔来。”燕璃嫌四王爷不够堵心,继续不咸不淡的给他添堵。

  四王爷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有种想吐血的冲动。

  “四皇弟,你与晚辈计较什么。”三王爷这次学聪明了,“咱们今日来,是有要事要说。”

  “三皇叔,你有什么要事,就赶紧说吧,本王没什么闲暇时间。”燕璃慵懒的靠在榻上,视线淡淡的扫向三王爷。

  三王爷控制自己的脾气,端着长辈的架子,道:“燕璃,你是大燕的摄政王,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大燕,切不可任意妄为。”

  “三皇叔,本王怎么任意妄为了?”燕璃剑眉拧拢,魔气的脸上似蒙上了一层薄冰,对三皇一副说教的模样甚是厌恶。

  当年,他是默默无闻的皇子时,怎么没见人给他说教,现在,倒是端起一副长辈的架子,在他面前絮絮叨叨。

  “你今日在城门口,当着那么多百姓的面,认昌平侯府那个野种为义子,可有此事?”四王爷义愤填膺的接过三王爷的话,“那野种身份卑微,连云瀚城都嫌弃,如何能做你的义子。”

  当“野种”两个字从四王爷的嘴里说出来,燕璃眸子一冷,一抹很明显的杀意在他眼底流转。

  “四皇叔,你说错了。”

  “难道,你没收那野种为义子?”四王爷没注意到燕璃眸子里的冷意。

  “那孩子不是本王的义子,而是本王的儿子,等本王与沫儿大婚之后,要立那孩子为世子。”燕璃眼神如炬扫了三王爷,四王爷一眼,最后警告,“所以,本王不希望,再从两位皇叔嘴里说出野种两个字。”

  四王爷这才注意到燕璃眸子里的寒意,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

  虽然燕璃放荡不羁,没将他这个皇叔看在眼里,但是,碍于他是长辈,从来不会用如此冰冷的眼神看他,今天,是第一次。

  “燕璃,皇室血脉不可混淆。”燕璃说出这个决定,三王爷也不镇定了。

  “本王心意已决,只是告诉两位皇叔一声。”燕璃沉声回答,“两位皇叔答不答应,都没什么关系,因为,本王决定的事,不会因为任何人改变。”

  莫说,臭小子是他亲生的孩子,就算非亲生,他也决定这么做。

  燕璃一意孤行,三王爷,四王爷气得老脸忽青乍红,三王爷搬出先皇,道:“燕璃,你难道就不怕太祖皇上在天之灵,难以安息吗?”

  不提太祖皇上还好,提到太祖皇上,燕璃更是没什么好脾气。

  那个男人先强迫他的母亲,让他的母亲红颜枯等,让他的母亲在后宫之中受尽欺凌,让他受尽宫女太监的欺辱,若不是皇兄,他根本活不到今天reads;。

  “太祖皇上已经骑龙仙游多时,他对本王这个决定是否有意见,本王不知道,两位皇叔这么想知道太祖皇上的想法,大可以亲自去问问他,本王绝不拦住着。”

  三王爷,四王爷气得说不出话。

  暖阁中的气氛静谧了片刻,燕璃没什么耐心陪两个老东西,从软榻上站了起来,“两位皇叔若是没什么事,本王还有事,怒不奉陪。”

  话落,理了理那一身飞扬跋扈的黑袍,大步朝暖阁外走,毫不客气的将三王爷,四王爷凉在暖阁里。

  燕璃都这么说,三王爷,四王爷自然不好继续赖在摄政王府,两个老东西窝了一肚子气,端着长辈的架子来,怒气汹汹地离开。

  昌平侯府,蒹葭阁。

  “大小姐,夫人打发人给您送进宫穿戴的衣服跟首饰来了。”大丫鬟秋韵领着几个迎春苑的小丫鬟到云沫的面前。

  每个小丫鬟手里都托着东西,云沫随意扫了一眼,衣裙有几套,珠钗,簪花,一样不少。

  “将东西放下,你们都出去。”

  “是。”秋韵挥手让小丫鬟将东西都放在桌子上,斜眼瞅了云沫一眼,这才领着小丫鬟退出房去。

  “心儿,你去将无情叫来,就说,我要了解四公子的情况。”云沫走到桌子边,凝眉将桌上的东西看着。

  她对柳氏送来的东西不放心,尤其,她现在还怀着孩子,一点都不可大意。

  “是。”无心知道云沫要做什么,应声出门。

  片刻后,无情出现在她的面前,将柳氏送来的东西逐一检查。

  趁无情在检查东西,无心看了眼云沫,禀道:“夫人,刚才我去找无情的时候,那个叫秋韵的丫鬟果然在偷听。”

  “暂时别惊动她,重要的事不让她经手就行了。”云沫淡淡吩咐。

  除了秋韵,蒹葭阁内,应该还有其他柳氏安插的人,这些,云沫都不感到惊奇。

  “衣服可有问题?”无情检查一遍之后,云沫淡淡地问。

  “除了用紫香草熏过,没发现其他问题。”无情凝眉回答。

  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是,具体的,一时又说不上来。

  云沫知道,这个时代,讲究的人家,很喜欢用香草熏焚衣物,尤其是女子的衣物。

  “有哪里不对吗?”云沫挑了无情一眼,见他眉宇不舒展。

  无情托腮,视线瞥向云沫,道:“用紫香草熏衣服,没什么问题,但是,越是没问题,我心里越是不踏实。”

  云沫也觉得,柳氏不可能不做手脚,就算柳氏不在衣服上做手脚,云清荷,云天娇姐妹俩也可能搞小动作。

  她名声本就不好,年宴上,只要稍微出丑,就能被人记住,令原本就不好的名声,再进一步恶化,进而,直接影响她与燕璃的婚事。

  云沫眯了眯眸子,猜,柳氏,云清荷,云天娇的目的,怕就是在这里。

  “无情,紫香草的香味是不是与四季海棠的香味相克?”无念站在一旁,独自琢磨了半天,突然想到,姬太后酷爱四季海棠reads;。

  无情恍然明白,对云沫道:“紫香草的香味与四季海棠的香味混合,会令人全身发痒,而且是奇痒。”

  “太后酷爱四季海棠,今晚的年宴上,定然少不了四季海棠。”无心道,“还好及时发现,这用心太险恶了。”

  云沫真佩服,设此毒计之人心思之细密,她若真中计,在年宴上受不住奇痒折磨,挠得衣不蔽体,轻则,名声受损,重则,触怒凤颜,直接影响她与燕璃的婚事,就算她发现端倪,不中计,告到云瀚城那里去,设此毒计之人还是可以诡辩,说成自己不懂药理,不知紫香草香味与四季海棠香味相克,这才误用紫香草熏衣服,罪责全脱,左右,吃亏的人都是她,而,哪个设计的人,不用承担任何责任。

  “无情,你能调制与紫香草一样气味的香料出来吗?”云沫拿了件衣服凑到鼻子边,轻轻闻了闻。

  无情托腮琢磨了半分钟,回答:“不用调制香料,我知道一种药草与紫香草的气味一样。”

  “什么药草?”无念,无心同时问。

  “紫玉草。”无情道:“紫玉草的气味几乎与紫香草一模一样,很难区分。”

  云沫心中闪过一计,视线扫向无心,无念,吩咐:“心儿,你马上想办法,弄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首饰来,念儿,你去药铺买些紫玉草,悄悄出府,千万别让人发现。”

  幸而,天黑前才进宫赴宴,现在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依无心,无念的能力,现在去准备这些东西,应该还来得及。

  “是。”两人同时对云沫抱拳,迅速的离开蒹葭阁。

  不到半个时辰,两人拿了云沫要的东西一前一后回来。

  云沫吩咐,将迎春苑那边送来的东西收好,新买的衣服首饰统统用紫玉草熏过,做好这些准备,天已经快黑了。

  “大小姐,天已经快黑了,侯爷,夫人传话过来,让您赶紧梳妆打扮,马上进宫。”秋韵在门外轻轻叩了叩门。

  想来是,云沫招了无心,无念进屋太久,引起那丫头的注意。

  “知道了。”云沫坐在屋里回答。

  秋韵等在门外半天,也没见云沫前来开门,又道:“大小姐,奴婢进来给你梳妆打扮吧。”

  她是蒹葭阁这边的大丫鬟,掌管的就是云沫起居之事。

  “不必了。”无念直接替云沫回拒,“夫人使唤我们习惯了,不喜欢旁人伺候,你退下吧。”

  秋韵听出是无念的声音,在门外咬了咬牙。

  “是,无念姑娘。”足足过了半响,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回话。

  她盯着紧闭的房门,眼珠子咕噜转,心思千转百回。

  难道,大小姐发现什么了,不应该啊,她行事如此谨慎,大小姐不可能发现什么。

  屋里,无念替云沫绾了个简单随云髻,无心挑了支款式素雅的玉簪别在她的发髻之间,两人都知道云沫的喜好,这番简单的打扮,倒是很合她的心意。

  云沫换好那身用紫玉草熏过的衣服,对镜一照,轻施粉黛,肤色如雪,吹弹可破,红唇皓齿,美得简单大方,一头青丝垂于腰间,如流泻的瀑布,身上的紫衣很好的勾勒出她玲珑有致的身段reads;。

  “夫人,你这么穿真漂亮。”无心忍不住夸。

  看云沫这般打扮,饶是一向稳重的无念,也附和起无心的话,“夫人就是一枚珍珠,就算在阳雀村埋没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