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1/2)

加入书签

  无心,无念知道云沫是为了云逸凡好,毫不犹豫将他绑成了麻花状,再找了块纱布,塞住他的嘴巴。就爱上网?。。

  “唔唔……”

  云逸凡无法动弹,痛苦的仰躺在床上,瞪大眼睛将云沫望着,嘴里不断发出唔唔的声音。

  小东于心不忍,将脸别到一边去,尽量不去看云逸凡此刻痛苦扭曲的脸。

  “娘亲,小舅舅什么时候能好?”云晓童拧巴着眉毛,抓着云沫的袖子。

  云沫一边帮云逸凡擦汗,一边回答,“童童,小舅舅会很快好起来的,一定会。”

  她这是安慰云晓童的话,也是安慰自己的。

  “小舅舅,你听到没,娘亲说,你会很快好起来的,娘亲从来都没骗过我。”云晓童松开云沫的袖子,趴到床上,抓着云逸凡的手。

  云逸凡眨了眨眼,两滴清泪顺着眼角落下来。

  “唔唔……”

  “凡弟,你什么都不用说,姐姐知道你想说什么。”云沫听他不断唔唔,打断他,“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要相信姐姐,咱们一起努力,逍遥散的毒瘾,根本不算什么,戒掉毒瘾,有大好的时光等着你呢。”

  云逸凡听清楚云沫的话,眨了眨眼睛。

  挨过第二阵毒瘾,他直接昏死在床上,云沫吩咐无心将绳子解开,让小东去做了点营养的夜宵来,灌给他吃。

  忙到大半夜,云沫才回房休息。

  天快亮的时候,云逸凡第三次毒瘾发作,好在,第三次没有第一次,第二次来得那般猛烈,云逸凡在床上滚了一阵,撑了约半个时辰,毒瘾就退了。

  云沫见云逸凡情况好转,一直悬着的心,才稍微放了放,守着云逸凡睡着后,她才回房,睡个回笼觉。

  昨夜折腾了大半宿,她本就没休息好,加上记挂着云逸凡的情况,搞得身心疲惫,确定云逸凡情况好转后,她身子沾着床就沉沉睡去,这一觉睡醒,已经是中午。

  “夫人,你醒了,我马上让小厨房送饭来。”无念守在床头边,见云沫睁开双眼,赶紧扶她起来。

  云沫坐直身子,看了无念一眼,“念儿,我睡多久了?四公子的情况怎样?”

  “夫人,现在是午时。”

  云沫急了,套上鞋子,准备去云逸凡的房间,“我怎么睡了这么久,你怎么不叫醒我。”

  “夫人,你放心,从早上到中午,四公子的毒瘾没再发作。”无念担心云沫急上火,赶紧解释,“无情说,再观察三天,如果,四公子的毒瘾不再发作,便是戒毒成功。”

  云沫吐了一口气,这才镇定下来。

  “夫人,你饿不饿?我让小厨房送饭来。”怀着孩子消耗大,无念担心云沫饿坏。

  无念提到吃饭,云沫摸了摸肚子,还真饿了,“去给我拿点吃的来吧,对了,童童吃没?”

  “小公子已经陪四公子吃过了。”无念回答。

  很快,无念送了三菜一汤到云沫的屋里。

  云沫刚吃完,放下筷子,无心敲门走了进来。

  无心站在云沫的身后,禀道:“夫人,你让查的事,我已经查过了。”

  “查到什么结果?”云沫擦了擦嘴,转过身来,视线落在无心的脸上。

  “你回侯府那日,大厨房那边,上至厨娘,下至烧火丫头,打杂的家丁,全都换了。”

  云沫秀美拧了拧,“动作倒是快,能这么及时换掉大厨房那边的人,此事,一定与云瀚城,柳氏脱不了干系。”

  其他人,哪有这么大的权利。

  听了云沫的分析,无心嗤之以鼻,“都说虎毒不食子,云瀚城这老东西,真是连畜生不如。”

  “他但凡有点良知,凡弟不会像今天这样子。”云沫冷道。

  晃眼,三天过,三天之中,云逸凡的毒瘾一次都没发作,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东西也一天比一天吃得多些。

  在焦急的等待中,云沫等人终于熬过了这三天。

  第四日一早,无情去给云逸凡复诊,云沫,云晓童等人全守在他的床前。

  无情抓起云逸凡的手,屏气凝神的帮他把脉。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云沫忍不住问,“无情,凡弟情况怎样?”

  云晓童也是眼巴巴的将无情盯着。

  无情把完脉,又翻看了一下云逸凡的眼睛,才道:“恭喜夫人,四公子脉象平稳有力,眼神清明,逍遥散毒瘾成功戒除。”

  “太好了。”云沫彻底放下心。

  云晓童更是激动得爬上云逸凡的床,双手将他抱住,“小舅舅,你终于没事了。”

  “儿子,你下来,小舅舅刚戒掉毒瘾,身子还虚着呢。”云沫拎了云晓童一把,将他拎下床。

  云晓童对着云逸凡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小舅舅,你先休息,改日,咱们一起练剑。”

  “好。”云逸凡轻轻答应,戒除毒瘾,他一脸阳光。

  云沫瞧这样的云逸凡,再将他与云逸舟相比,真不知道,云瀚城眼睛是不是被狗屎给糊了,放着这么好的儿子不管不问,偏然宠云逸舟那个刁蛮跋扈的。

  “凡弟,你好好休息,下午,姐姐再来看你。”云沫帮他拉了拉被子。

  “小东,你好好照顾四公子。”

  “四公子交给我,请大小姐放心。”小东笑着答应,高兴得露了几颗牙齿在外面。

  他与云逸凡在西苑那边一待就是五年,五年来,两人相依为命,虽是奴仆关系,但是,情感早似亲人。

  云沫交待了几句,这才叫了云晓童,从云逸凡的房间离开。

  从云逸凡的房间出来,她站在屋檐下,仰头看了看正在飘舞的雪花,眸光一沉,眸子里的神采比这冬天的雪还冷。

  “心儿,念儿,你们去帮我查一查,以前,大厨房那边,都是些什么人,如果可能,尽量将人给找出来。”

  那逍遥散,让凡弟吃尽了苦头,绝对不能就此作罢。

  “是。”无心,无念应声离开。

  云沫牵起云晓童回自己屋,陪他练习书法。

  快到中午的时候,无心,无念一前一后回来。

  “夫人,我查到,前阵子,负责给四公子做饭的,是一位姓孙的厨娘。”无心禀报,“但是,恕心儿无能,还没查到孙厨娘的下落。”

  “我查到了。”无心刚将查到的情况禀报给云沫,无念的话音就从屋外传了进来,门吱呀一声响,只见她押了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到云沫的面前,“夫人,这就是给四公子做饭的孙厨娘。”

  云沫沉下脸,一记冷眼扫向孙厨娘,“说,是谁指使你在四公子的饭食里下逍遥散的?”

  强大的威慑力,铺天盖地的袭向孙厨娘。

  孙厨娘吓得身子哆嗦了一下,跪在云沫的脚下,“大小姐,冤枉啊,奴婢没有在四公子的饭食里下毒,奴婢之所以被撵出侯府,是因为,奴婢做的饭菜,不合主子们的胃口。”

  “不见棺材不掉泪。”回忆云逸凡的戒毒过程,云沫脸上乌云密布。

  “念儿,想办法让她开口。”

  “是。”无念冷应,带着重重的杀气,挪步到孙厨娘的身边,一把揪起孙厨娘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提起来,摔向一旁的椅子。

  速度之快,孙厨娘还没反应过来,已经重重撞在了椅子上,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

  无念俏脸像蒙了一层寒冰,带着死亡的气息,再次挪步到孙厨娘的面前,居高临下,藐视蝼蚁一般将她盯着,“你是自己识相一点,说出来呢,还是……”

  “说,奴婢说。”面对无念一脸的杀气,孙厨娘怕极,不等无念将话说完,她打断道:“大小姐,是夫人,是夫人给我的逍遥散。”

  她不敢连云瀚城也说出来。

  “好你个柳氏。”

  云沫转了转眸子,冷睨了孙厨娘一眼,对她的话,半信半疑。

  “心儿,念儿,先将这个女人拉下去关起来,午饭后,随我去见云瀚城。”云沫从孙厨娘身上收回视线,淡淡的吩咐,“记住,别让秋韵发现端倪。”

  提到秋韵,云沫脸上的冷意浓了几分。

  蒹葭阁里的眼睛,是得找个时机,清除一下了。

  “请夫人放心。”无心对着云沫抱了抱拳,与无念一起,拉了孙厨娘出去。

  午饭后,云沫换了身冷色彩的衣裙,披了斗篷,带着无心,无念去见云瀚城。

  “请父亲替凡弟做主。”昌平侯府的前厅里,云沫低眉愤怒的站在云瀚城的面前,“大夫诊过了,凡弟并不单是生病,而是,中了逍遥散之毒。”

  柳氏,云清荷,云天娇,苏氏都在场。

  “逍遥散”三个字出,云瀚城,柳氏心虚,心跳快了一拍。

  云瀚城眼角的余光扫向柳氏,用眼神与柳氏交流。

  柳氏收到云瀚城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回了他一个眼神,慌乱不足半分钟,两人都恢复镇定。

  “沫儿,你未回京之前,侯爷请了好几个郎中给凡儿看病,郎中都一致说,凡儿是肺热难治,咳疾难好。”柳氏视线扫向云沫,与云沫解释。

  她的视线紧锁在云沫的脸上,眼神里带着探究,恨不得将云沫的心思看穿。

  逍遥散不是普通毒药,一般的郎中查不出,宫里的御医,怕都很难查出,这小贱人是怎么知道的。

  “肺热难治,咳疾难好。”云沫重复着柳氏的话,嘴角浮起冷笑,“二娘,若有人存心想要取凡弟的性命,凡弟的肺热,咳疾当然不会好。”

  柳氏脸色微变,看着云沫,眼底闪过一丝冷意,那冷意流逝得极快,若不是云沫早知道柳氏包藏祸心,仔细留意着她的一举一动,怕都难以捕捉到她眼底的那丝冷意。

  “沫儿,这些年,凡儿都在西苑那边静养,有谁会害他?”

  “这就要请父亲明查了。”云沫从柳氏身上收回视线,瞟向一旁的云瀚城,“父亲,凡弟为了戒逍遥散的毒,吃尽了苦头,还望父亲查出下毒之人,给凡弟一个公道。”

  云沫逼视着云瀚城。

  云逸凡戒掉了逍遥散的毒瘾?

  听到云沫说,云逸凡已经戒掉毒瘾,柳氏两条柳眉拧了拧,气得想磨牙。

  那个小贱种怎么可能戒掉逍遥散的毒瘾,逍遥散虽然不是什么烈性毒药,但是,人一旦沾染上,就会上瘾,一日不食,犹如万蚁啃心,那个小贱种怎么可能戒掉。

  当初,她提议,给云逸凡下逍遥散之毒,一则,是为了逼迫云沫回京,二则,更重要的原因,是为了除掉云逸凡这块绊脚石,好让云瀚城下定决心,尽快立云逸舟为昌平侯府的世子,她费尽心机,没想到,那个小贱种命大,竟然好了。

  云沫逼视,云瀚城皱了皱眉,十分不悦。

  虽然,他没直接参与此事,但是,是他授意柳氏给云逸凡下毒的,这事儿要是被查出来,他的老脸……

  “胡闹,这么多郎中都说凡儿是因肺热,咳疾之症,伤了身,什么逍遥散之毒,一派胡言,究竟是哪个庸医诊断的。”

  “是我这个庸医,诊断出四公子是中了逍遥散之毒。”云瀚城话落,无情一手负于身后,抬步走了进来。

  “侯爷,你觉得,是你请的江湖郎中厉害,还是我这个庸医医术更加高明。”

  无情出现,云瀚城,柳氏双双变脸,尤其是柳氏,若是真相大白,凭她对云瀚城的了解,云瀚城为了保全自己的颜面,一定会拉她做挡箭牌。

  苏氏一直没做声,瞥见柳氏变脸,在心里暗自高兴。

  云天娇一脸着急,只有云清荷脸色没发生太大的变化,依旧文静的坐在位置上,美好如仙女,淡淡的目光落在云沫的身上。

  “无情公子。”云瀚城眯了眯眸子,视线定死在无情的身上。

  他心里懊悔,怎么就忘了,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