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1/2)

加入书签

  “呵呵,想斗倒那贱人,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苏姨娘嘴角牵动了两下,笑得有些苦涩,“若那贱人这么好对付,我就不会吃这么多苦了。”

  她视乎话里有话。

  云清荷没听出什么,也没心思过问苏姨娘的过往,她现在一心想做的就是毁了云沫的一切,将云沫狠狠的踩在脚底下,让云沫尝一尝从云端跌落谷底的滋味。

  “苏姨娘,事在人为,如果你这就害怕了,今日,就当我没来过。”她将提来的食盒搁在地上,转身,做出欲走的动作。

  苏姨娘看她转身,当即叫住她,“站住,我与你合作便是。”

  云瀚城将她关在柴房,不闻不问,差不多一个月了,除了与云清荷合作,再无别的出路。

  云清荷停下来,她眼神一凛,盯着云清荷慢慢转身,“但是,你必要答应帮我一个忙,否则,我不会与你合作。”

  她很肯定,云清荷会答应帮这个忙,柳氏死了,现在的云清荷,再不是从前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昌平侯府大小姐了,她若不肯合作,凭云清荷一人,根本不可能斗倒云沫,云清荷若聪明,就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云清荷柳眉蹙了蹙,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帮苏氏,“你说,让我帮你什么忙?”

  “让云瀚城放我出去。”苏氏道,“我不想待在这暗无天日的柴房里。”

  听了苏氏的话,云清荷眉宇蹙得更深,回答,“你先等着,我需要几天时间想办法。”

  “我已经想好办法了,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就行。”说到这里,苏氏嘴角的肌肉牵动,笑得阴狠,“水月阁,我以前住的房间,床板地下藏着一个盒子,你去将盒子拿出来,想办法,让侯爷吃了盒子里面的东西。”

  云瀚城对她不仁在先,就休要怪她不义。

  “盒子里面装的什么?”云清荷审视的将苏氏盯着。

  苏氏收敛了嘴角阴狠的笑容,冷道:“二小姐,这,你就不必过问了,你只要按我说的做,我就答应与你合作。”

  云清荷狐疑的盯了苏氏两眼,没再多问。

  苏氏解下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坠,递到云清荷的面前,“你拿这个去红颜阁,自会有人帮你。”

  红颜阁,汴都最大的青楼,能去红颜阁的人,都是些达官贵人。

  听到红颜阁三个字,云清荷脸上出现不削的表情,低眉,看了一眼苏氏手中的玉坠,没有伸手去接。

  苏氏将玉坠收回来,对着云清荷冷笑,“二小姐,你不是想斗倒云沫那贱人吗?只是让你去红颜阁,你就不敢去了?”

  云清荷珍珠般的贝齿咬在下唇上,将嘴唇咬得沁血,横下心从苏姨娘手里夺过玉坠,“我去。”

  苏氏站在柴房的窗口,眼神阴冷的目送云清荷离去,听脚步声远去后,她才蹲下身,将云清荷带来的食盒提到木板床上,食盒被她打开,饭菜的香味飘了出来,顿时令她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被关在柴房的这段时间,不是吃的剩菜剩饭,就是馊馒头,若不是大仇未报,她哪里能撑到今天。

  另一边,燕璃,云沫等人从镜都出来后,乔装成过往的商旅,一路上沿着官道前行,马不停蹄的跑了十多天,终于到达了大燕境内。

  进入大燕后,一行人总算松了一口气。

  连日赶路,燕璃担心云沫吃不消,进了大燕之后,便没再拼命赶路了,离汴都还有差不多一天的行程,他吩咐无邪去找了一家舒适安静的客栈,让云沫稍作歇息。

  “云儿,先歇息一晚上,明天再继续赶路。”燕璃吩咐小二将洗漱用的热水,饭菜送到客房,自己小心翼翼的搀扶着云沫往客栈的二楼走。

  虽然云沫一心想早点见到小豆丁,但是,并没有反对燕璃的提议。

  从大楚赶回来,一路艰辛,她若不歇息一晚上,以一副憔悴的面容去见小豆丁,恐怕又要惹得小豆丁担心了,燕璃兴许是考虑到了这点,这才找客栈歇脚。

  这个男人,大多时候,其实比她心细。

  洗漱一番,吃过晚饭之后,燕璃陪云沫躺在床上,云沫将头埋在燕璃的胸前,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白檀香味,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这安心踏实的一觉睡得舒服极了,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笠日一早,用过早饭之后,打包了一些干粮,一行人就匆匆上路。

  下午夕阳未落前,几人终于抵达了汴都。

  云沫坐在马车里,撩开车帘一角,将头伸到马车外,朝前方看,见城门就在眼前,心里雀跃,马上就能见到小豆丁跟凡弟了,她离开这么久,也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燕璃坐在她的身旁,见她一直盯着车外看,伸过手握住她的纤纤柔荑,将她纤纤柔荑拉到自己的膝盖上放着,“儿子很好,你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嗯。”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强有力的大掌包裹着,云沫这才放下车帘,将头缩了回来,含笑将燕璃盯着。

  这个男人,简直太懂她的心思了。

  车轴咯吱咯吱的转,平稳的跑在官道上,往前行了一盏茶的时间,车骑终于到达了汴都的城门。

  无邪,无情骑马走在最前面,无恒赶车跟在后面,摄政王府六煞出现三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摄政王回京了。

  看守城门的守将赶紧让出一条大道,恭敬的迎接摄政王的车骑回京,只是,马车刚穿过厚厚的城门,就被一群百姓挡住了前行的道路。

  顷刻间,呼声四起……

  “安平县主不配做大燕的摄政王妃。”

  “大婚当日被劫,这么久才返回京城,期间,不知受了怎样的凌辱。”

  “什么被劫,说不定,就是跟别的男人跑了。”

  “水性杨花的女人,不配做大燕的摄政王妃。”

  ……

  各种谩骂声都有,若不是燕璃也在马车上,顾及烂菜叶,臭鸡蛋,砖头子都对着马车砸来了。

  谩骂声传进马车,燕璃眉锋往中间一蹙,马车里的温度随着他脸上的表情冷下来,冷得冻人。

  云沫的眉头也是蹙着的,有怒气在她眸子里蒸腾。

  她招谁惹谁了,走到哪里,都有人骂她,还有,马车刚进城,这些百姓立马围过来将前行的道路给堵个水泄不通,若说,没人操控这一切,鬼都不信。

  “待在马车里,别出来。”燕璃轻轻拍了拍云沫的肩膀,表情严肃,口吻却很温和,让云沫乖乖待在马车里。

  云沫微微点头,她这个时候出去,肯定会被百姓的唾沫星子给淹死,这一切,都交给燕璃去处理,那些,堵在车外骂的百姓,是该给点教训了。

  “别生气,不就是被骂几句吗?又不会少几块肉。”云沫的视线在燕璃的脸上,瞧他一脸郁色,勾动唇角,笑了笑,安危他。

  云沫话落,燕璃的脸色并没有好看,云沫受人谩骂,他心如刀绞,“你是本王的女人,且是谁都可以骂的。”

  他人还没出马车,滔天的怒火已经烧到了马车外。

  无邪,无情,无恒都感觉到了。

  这些百姓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当着王的面,围堵马车,辱骂夫人。

  哗啦!马车车帘被拉开,燕璃那张霸气凛然的脸露出来,他弯着腰,从马车里走出,以一种睥眸天下的气势,站在车头上,用藐视众生的眼神,扫了一眼围堵街道的百姓。

  前刻,还在谩骂的百姓,感觉到摄政王身上迫人窒息的怒气,不禁,全都住了嘴。

  燕璃是彻底怒了,扫了聚众的百姓一眼,将视线收回来,转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