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姬瑶之死(1/2)

加入书签

  驭兽之术不精,竟也敢答应姬瑶,也不怕姬家事后找麻烦。

  云沫还真蛮佩服,眼前这个一脸苦丧的男人。

  “都怪小的一时财迷心窍,没考虑到,那些野兽失控了的后果。”驭兽师将头垂得更低,倒真像有几分后悔的意思。

  云沫盯着他的头话。

  云沫想了想,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燕璃凝眉考虑了一下,觉得可行,看向那驭兽师,淡淡道:“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本王给你一晚上的功夫,想办法,将南山上的野兽都给调出来,只准攻击姬家营帐。”

  这便是,云沫说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姬家屡次作梗,单单处置姬瑶没什么意思,将南山上的野兽调出来,袭击姬家大营,姬宏为了保命,必会吩咐暗中的隐卫出动。

  此次随行打猎,暗中有一股力量跟着姬宏,这点,摄政王府的人都知道。

  群兽围攻姬家答应,势必是一场大战,或许能够借此机会,削弱姬家的力量,给予姬家一记重创。

  无邪听后,打心眼里,佩服云沫的睿智,王妃若是男子,必是能搅动风云,掌握天下大权的大人物。

  “王妃,你这招可真高明,毁掉姬家多年来培养的力量,姬宏那老匹夫,估计会气得吐血。”他笑了笑,对着云沫竖起大拇指。

  可是,燕璃,云沫却没无邪那么乐观,两人看了他一眼,皆是紧绷着脸。

  云沫道:“这事儿,说得容易,实则,实施起来,特别困难。”

  其一,眼前这位驭兽师的驭兽之术并不精,想要将南山上的野兽都调出深山,难度系数可想而知,其二,就算勉强将兽群调出深山,难保,不会像今日这般,驾驭不住,群兽失控,到时候,就不止攻击姬家营帐。

  无邪盯着云沫皱得死紧的眉头,颇为不解:“夫人,那你为何还……?”

  他想问的是,既然如此,为何还建议王这么做。

  云沫没回答无邪的话,转动眼眸,视线紧盯在那驭兽师的身上,“你的驭兽之术是谁教的?可有比你精通驭兽之术的人?”

  其实,云沫打的是这个主意,眼前这位半吊子驭兽师定然是用不上的,不过,驭兽之术比驯化之术要神秘高级得多,且有传承,既然眼前这位是驭兽师,那么,在他的背后,就定然有精通驭兽之术的人,如若不然,他的驭兽之术,是从何处学的。

  无邪听得一脸了然,对云沫有几分恭维,“王妃,你想得真远。”

  云沫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一笑,继续盯着眼前的驭兽师。

  “你若能将功补过,本王便饶了你一命,这是你唯一的机会。”燕璃冷幽幽的声音响起。

  驭兽师本是贪一万两银子,才答应姬瑶的,此刻,性命受到威胁,吓得赶紧求饶:“大人,夫人,小的驭兽之术不行,但是,小的的师父很厉害,只要小的师父出面,一定能将南山深处的群兽调出来,专攻击您们说的那些人。”

  他不知道燕璃,云沫的身份,便一口一个大人,夫人的称呼。

  云沫听他这么说,眼神一亮,“快说,你师父在何处?”

  “小的的师父住在……在汴都城西,驭兽山庄。”驭兽师吞吞吐吐的回答,“只是,小的的师父性情有些古怪,不知是否会做这事儿。”

  “劝说你师父,那是你的事,本王只看结果。”燕璃对着驭兽师说话,眼神挑向无邪,“派人送他去驭兽山庄。”

  姬府的人想杀人灭口,若没有摄政王府的人保护,他怕是走不出南山。

  无邪正想带人离开,云沫及时提醒道:“别让姬宏的人发现端倪。”

  “是。”无邪略微颔首,这才领了那驭兽师出帐。

  入夜后,姬府这边。

  三个黑衣蒙面人,御风飞过姬府高高的院墙,避开巡逻的护卫,直奔姬府内宅而去。

  因为姬宏随驾去南山狩猎,带走了部分姬府的护卫,所以,姬府这边的防卫,比平常时候消弱了许多,三名黑衣蒙面人轻轻松松就到了中庭。

  “主子,姬府的藏宝室会在何处?”到了中庭,其中一名黑衣蒙面人四下里看了几眼,转眸盯着为首的黑衣蒙面人。

  说话的黑衣蒙面人,发出的分明是女声。

  “属下认为,如此重要的东西,必然是藏在了宝室内。”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琢磨了一下,轻轻一挥手,道:“去姬权的书房看看。”

  “嗯。”为首的黑衣蒙面人挥手,其余两名黑衣蒙面人略一点头,旋即,三人闪身入了黑暗处,直奔姬权的书房而去。

  姬府内的布局,三人提前了解过,找姬权的书房,简直是熟门熟路,加之,姬家出了当今太后,两位一品大员,在大燕权势滔天,这些年来,没人敢进姬府行窃,巡逻的侍卫难免有些懒散,天时,地利,人和,三人很快就到了姬权的书房前。

  “主子,有人看守。”暗中,其中一名黑衣蒙面人盯着姬权书房门口看了一眼,压低嗓子道。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扫了一眼看守书房的护卫,蹲下身子,从地上捡了几颗石子,刷刷刷几下,几颗石子像暗器一样,被他弹出,对着看守的护卫飞去。

  飞出去的石子,速度快,快得用肉眼,几乎捕捉不到,等石子近身,几个看守的侍卫才发现端倪,皆是心里大惊,根本来不及惊呼出声,便已经被飞来的石子砸了个不偏不倚。

  被石子砸中的护卫,仍然直挺挺的站在门口,只是,不能出声,不能行动,依旧如站岗一般,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端倪来。

  姬府护卫巡夜特别勤,尤其是书房重地,打听到的消息是,每一盏茶的时间,便有一队巡夜的护卫要经过书房,若不这样做,直接将人放倒,很容易被人发现。

  解决掉看守的护卫,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对着身旁属下利落招手,三人从暗处出来,闪身到了

  书房门口,动作快捷的推开书房的门,进了书房。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掐准了时间,刚进书房,反手将门合上,就听门外响起了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主子,是巡夜的侍卫。”他身旁的两名属下,心里一阵紧张。

  刚才,他们的动作稍微慢一点,就被发现了。

  “这边没有问题,去别处看看。”很快,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门口那几个值夜的护卫,有口不能说,身子也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巡夜的侍卫走远。

  等到巡夜的侍卫走远后,书房里,三名黑衣蒙面人才开始行动。

  姬府的护卫将书房这边看得极为严密,每一盏茶时间,便要巡查一遍,三人可用的时间十分紧迫,借着窗外射进来的淡淡月光,便开始迅速的找想找的东西。

  “主子,我这边没有。”

  “我这边也没有。”

  为了节省时间,三人分头寻找,很快将姬权的书房翻了个便,就是没找到想要的东西。

  “主子,会不会,东西不在书房里?”

  “应该不会。”一缕朦胧的月光照在为首的黑衣蒙面人脸上,见他双眸深沉如海,蹙了蹙眉,在考虑事情,“外面的护卫将这里看得如此严密,不出所料,东西应该在书房里。”

  “天音,玄律,你们两个在外面守着,本王去看看,书房里间是否有密室。”

  三名黑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楚战王龙御,及他的两名得力属下,天音跟玄律。

  “是。”天音,玄律同时点头,闪身到了门口守着。

  龙御往书房里间看了一眼,大步朝里面走去。

  大户人家都喜欢将书房设置成外间跟里间,外间办公,里间休憩,对这种布局,他很熟悉,进了内室之后,双手在墙上仔细的触摸,寻找暗格,或者机关。

  找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他的右手无意间碰到一个墙上的凸起,考虑了一秒钟,轻轻抓着那凸起处,旋转了一下。

  轰隆……

  一声轻响,正面墙体微微晃动,一道暗门便出现在眼前。

  果然有密室。

  他朝暗门里看了一眼,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咻咻咻,刚走没几步,便有利箭从暗道两面的墙体射了出来,好在,龙御能与燕璃齐名,能力不俗,在狭窄的暗道里,费了一番功夫,终于躲过了飞射来的箭,到达了暗道的尽头。

  暗道的尽头是一间藏宝室,由于光线太暗,龙御将随身携带的火折子打开,火折子微弱的光芒,勉强能将不大的密室照亮。

  当看清楚,密室里的东西后,饶是龙御身为大楚的战王,身份高贵,也有些惊呆了。

  不大的密室中,藏尽了无数珍宝,价值万金。

  “难怪,燕璃一直想将整个姬家连根拔起,但是姬权就贪污了这么多,还有姬宏,姬桢,姬家不除,大燕永无宁日。”

  龙御感叹了一句,没忘记,自己前来是做什么的,从晃眼的藏宝中收回视线,专心致志的寻找自己要的东西。

  找了片刻,蓦然发现,密室最里面的墙上挂着一副古画,他盯着那古画看了几眼,觉得有些可疑,打着火折子走过去,动手将古画拿开,古画被拿开,露出里面的暗格,他的视线紧盯在暗格上。

  自他进书房到现在,已经快一盏茶的时间了,马上,便又会有一批护卫过来书房巡查,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多想,伸手将暗格打开,露出里面一只精致的木盒,他的目光紧锁在木盒上,直觉是自己要找的东西,伸手去拿……

  轰隆……

  木盒刚离开暗格,密室里便发出一阵巨响,紧接着,整座密室便晃动起来,令人有些站不稳,刷刷刷的箭乱飞,四周的墙也在往中间聚拢,随之四面墙体移动,原本就狭窄的密室,变得更加狭窄。

  “不好,主子出事了。”

  天音跟玄律在外面听到动静,面纱下,脸色巨变,再顾不上其他,两人不约而同对着书房里间奔去,不顾一切,冲进了狭窄的密道。

  “不好,有贼闯进书房了。”与此同时,前来巡查的护卫也听到了书房里的动静,顷刻间,全都一窝蜂朝着书房冲来。

  密室里,龙御快速检查了一下盒子里的东西,确定是小片残缺的羊皮地图,及一块古黄玉碎片后,将其收进了怀里,慌乱之中,随手在密室里抓了一件东西,挡开如雨般飞射来的箭。

  “主子,快点出来,这密室要闭拢了。”天音跟玄律一口气冲到密室门口,看见四面的墙在往中间靠拢,赶紧拼尽全力将逐渐靠拢的墙给抵住。

  龙御挡下飞箭,往外扫了一眼,看见天音,玄律正拼命的抵着墙,不敢耽搁分毫时间,赶紧提起一口真气,用轻功,以最快的速度,朝密室门口飞去,顺带着,拉上天音跟玄律二人。

  轰隆……

  三人刚冲出密室,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巨响,随之,地面一阵猛烈的晃动,回头一看,墙体已经并拢,密室消失。

  好险,见此情形,天音,玄律不约而同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有余悸。

  这要是没逃出来,不得压成肉泥。

  “东西已经拿到手了。”龙御看了天音,玄律二人一眼,打头往密道外走。

  此时,书房已经被姬府的护卫包围,三人走出密道,还没出门去,就看见外面火光闪烁。

  “主子,怎么办?”天音道,“现在,外面全是姬府的护卫。”

  龙御盯着外面闪烁的火光,大海般深沉的眸子眯了眯,冷冷道:“硬闯出去。”

  他说这话时,自信满满,丝毫未将外面姬府的护卫放在眼里。

  姬宏不在,姬权想用这些喽喽留下他,简直是笑话。

  听龙御自信自信满满的话,天音,玄律二人才觉得自己是多虑了,主子可是大楚的战神,征战沙场多年,千军万马中走过,且会拿姬府的这些护卫没有办法。

  话毕,龙御朝门口走出,走到门前五步,停下,挥手一掌,将挡在面前的门板劈开,轰隆一声响,两扇门被罡猛的内力劈得四分五裂,轰然倒在了他的脚下。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就没必要再躲躲藏藏了。

  他抬腿跨过被内力劈得四分五裂的门,大步走出去,站在书房的门口,用睥眸天下的眼神,扫了一眼,围在门前,姬府的那些护卫。

  天音,玄律跟在他的身后,同样冷扫了一眼,姬府的那些护卫,两人全身戒备,准备随时出手。

  叩叩叩……

  姬权的卧房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二老爷,二老爷,不好了,有贼子闯进书房了。”一个护卫神色匆匆的奔到姬权的住处禀报。

  姬权正在睡梦中,听到急促的敲门声,猛然睁开双眼,听说,有贼子闯进了书房,脸色巨变,利落的掀开被子下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