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1/2)

加入书签

  sript?type=”text/javasript”read4;/sript

  对于燕璃的话,东明钰将信将疑。

  若是那地图残片仅仅是一件玩物,他们夫妇二人有必要大老远跑来海域吗?

  “既然大燕摄政王,摄政王妃急于离去,那本城主也就不相留了。”

  “严卿,替本城主送客。”

  严战领命,亲自护送燕璃,云沫夫妇俩出城主府,这才又返回去见东明钰。

  “城主,咱们真有大燕摄政王要的地图吗?若是有,倒是可以用那地图与大燕摄政王谈条件,如此一来,对付乌家就容易多了。”

  东明钰也不敢肯定,红菱夫人真有燕璃,云沫夫妇俩想要的地图,就算有,红菱夫人都亡故这些年了,那小小的一片地图,也不知是否还存在。

  “严卿,你马上安排人,将红菱夫人曾住过的赏心小筑细细搜查一遍,看是否能找到大燕摄政王要的地图。”

  能找到,那是最好了。

  “是,城主。”

  当天,严战带了一支禁卫军去搜查赏心小筑,只是将那赏心小筑搜了个底朝天,也没寻到半点古地图的影子,无奈回了东明钰。

  燕璃,云沫夫妇俩去城主府的事,很快传到了乌家。

  “爹爹,据咱们在城主府中的内线来报,今日,大燕摄政王,摄政王妃去了一趟城主府。”乌府中,一位蓝衣少女站在乌岩亭面前。

  蓝衣少女生得鹅蛋脸,烟柳眉,明眸皓齿,蜂腰玉束,极是美丽,她便是乌家家主乌岩亭唯一的女儿,乌莲娜。

  乌岩亭听了乌莲娜的禀报,眉心微微蹙拢,“大燕摄政王,摄政王妃此番来海域,果然不是单单为了生意上的事情。”

  他就说嘛,前两年,与他交涉的人,回回都是高见虎三兄弟。

  “爹爹,您猜测的没错。”乌莲娜道:“线人回禀,他们夫妇二人去城主府,视乎是为了寻找一幅地图。”

  “那,他们拿到地图了吗?”乌岩亭急切的问,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若是燕璃,云沫夫妇俩拿到了地图,那,必然与东明钰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东明钰有了大燕摄政王的支持,他乌家想夺取城主之位,怕是难如登天。

  “请爹爹放心,他们夫妇二人暂时还未拿到地图。”乌莲娜拧了拧眉,好像在琢磨问题,“线人回禀,那地图好像是红菱夫人的遗物,今日,东明钰推脱说,红菱夫人生前所用过的东西,都已经葬入了墓中,可是女儿却觉得,他好像不能肯定,那张地图是否存在,是以,大燕摄政王夫妇俩离开城主府后,他马上吩咐严战大肆搜查了红菱夫人的居所赏心小筑。”

  乌岩亭眼神急切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那,可有找到?”

  乌莲娜虽说是女子,但是因是乌岩亭的独女,从小备受宠爱,乌岩亭对她的教养极为重视,请了无数海域出名的名师教导她,是以,她虽为女子,但是却比一般的男子都精明干练。

  “严战将赏心小筑搜了个底朝天,没发现地图的影子。”乌莲娜琢磨了片刻,将眉眼一扬,眼神定定的将乌岩亭盯着,“依女儿猜测,若那地图真的存在,怕真如东明钰所说,被红菱夫夫人带入了墓中。”

  “那,东明钰接下来要做的,必然是下墓寻找地图。”乌岩亭反应过来,与乌莲娜交换了一个眼神。

  “嗯。”乌莲娜点了头,“爹爹,咱们必须赶在东明钰之前动手,潜入红菱夫人的墓葬中,将那地图找到,有了地图在手,不怕大燕摄政王不帮咱们乌家夺取海域城主之位。”

  乌岩亭紧蹙着眉头,迟疑了片刻,才道:“娜娜,红菱夫人是东明英的宠姬,她英年早逝,东明英痛心疾首,为了她的亡灵不受侵扰,当年在建墓葬的时候,他吩咐工匠设置了无数机关,冒然进墓,怕是危险重重。”

  这丫头向他提出这个建议,必然是想自己下墓寻找地图,他做爹的,如何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

  “爹爹,你难道不相信女儿的能力。”从小到大,她乌莲娜想做的事,还没有不成功的,“您不能再犹豫了,若让东明钰先一步找到了地图,那,咱们乌家这两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乌岩亭想着,垂手可得的城主之位,最终还是允诺了乌莲娜,“既然如此,娜娜,你多带些人手去。”

  “是。”得到乌岩亭的许诺,乌莲娜面上一喜,“女儿定不负爹爹所望。”

  城东,乌家别院这边。

  燕璃,云沫夫妇二人已经用过了晚膳,正在商量接下来的对策,六煞,高见虎三兄弟也在场。

  “王,东明钰今日分明是在拿翘。”无邪握扇,一眼扫过主位上的两位主子,“咱们今日这般离开城主府,何时再去城主府拜会?”

  “不急。”云沫端着一碗茶水在饮,神色淡然,看不出一丝一毫心急,“东明钰拿翘,咱们也跟着拿翘,看谁拗得过谁。”

  海域城主,每三年一选,东明钰任城主马上就三年了,乌家对他的威胁,迫在眉睫,是他比他们更加心急才是。

  夫妻本一体,云沫心中的想法,燕璃岂会不知道,挑了无邪一眼,淡淡道:“咱们就在这别院等着,东明钰想要保住自己的城主之位,就必然会来找咱们,咱们静观其变即可。”

  三人说了半天弯弯绕绕的问题,听得高氏三兄弟脑袋大,三人粗俗惯了,最不喜这些弯弯绕绕。

  高见豹最为鲁莽,一巴掌拍在坐下的椅子上,站了起来,浓眉粗目将燕璃,云沫夫妇俩盯着,“千岁殿下,夫人,那东明钰不是说了,咱们要找的地图随红菱夫人下葬了吗?依我看,咱们直接潜入红菱夫人的墓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将那地图给盗出来,不就完事了吗?”

  “高大哥,盗墓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无念第一个反对高见豹的提议,“且不说,这件事的成败与否,就说海域城主东明钰给了咱们夫人通关文牒,允许咱们夫人与海域通商往来,咱们去盗墓,若被人知道此事,咱们夫人还能与海域通商吗?”

  无念分析得头头是道,这也是燕璃,云沫夫妇俩不去盗墓的原因。

  “无念姑娘,知道此事的,就咱们这些人,咱们这些人都守口如瓶,谁会知道。”高见豹不以为然。

  “三当家的,有句话叫做,纸是包不住火的。”云沫转眸,将视线移到高见豹的身上,“盗墓这事,还望三当家的以后莫要再提了。”

  盗墓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万不能做。

  高见虎这才住了嘴,重新坐回了椅子上。

  一番商讨后,众人还是决定按燕璃,云沫的提议行事,按兵不动,先静候东明钰那边的消息。

  入夜后,两班人马,一前一后朝东明家的陵园急去,动作敏捷,如同魅影。

  两班人马赶到东明家陵园之后,都进了红菱夫人的墓葬。

  红菱夫人的墓葬紧靠着东明英的墓葬,建得十分辉煌,长长的甬道两边,矗立着海域的十二守护神兽石雕,高耸的墓志铭,刻画祥云图案,墓地周围,清一色汉白玉铺就,论及墓葬的规格,比现任城主东明钰的生母青鸾夫人的墓葬规格还大,仅次于先城主东明英的墓葬,墓葬的外观就如此讲究了,更别提墓葬里面了,那必定是机关重重,进去之人,必定是九死一生。

  乌莲娜带着一帮乌家的人,先一步入到墓葬之中,好在,随她而行的有一名建墓的工匠,那工匠对墓葬结构甚是熟悉,轻而易举就打开了红菱夫人墓葬入口处的机关。

  一行人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