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让娘亲晚上不让你上床(1/2)

加入书签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朱视听偶遇此事,而自家又与那许家颇有些来往合作,这才临时起意想要帮许家一把。

  而他之所以以傲慢之音言语,以清高之姿示人,便是因为时间紧迫,想着直接以朱家家主的身份,可以让决法殿的人看在自己朱家的份上揭过此事。

  但他心绪百转之间,猛然惊醒,知道自己已然失算。

  若是换做常人,自己还可以清高孤傲,而且不但没人敢随意说什么,还可以顺利地解决眼下事故,然而,自己现在面对的可是决法殿!

  决法殿又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是可以上灭王侯下斩庶民,而且还被允许可以先斩后奏的存在!

  自己在这种存在面前清高孤傲,后果可想而知!

  当真是急而乱心,心乱则惹祸端!

  朱视听心中喟叹,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怎么说自己也是一家之主,今天竟如此方寸大乱!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如自己之前推测的那般,那奇宝居店主的身份恐怕极为恐怖,想来十个朱家也不及人家一人!

  甚至眼前这不可一世的决法殿,在那人面前估计也是不值一提!

  如此想来,在这种人的压迫之下,有失分寸也实属正常!

  怪只怪自家那不成器的儿子有眼不识泰山,自从进了一个小小的宗门之后便眼高于顶,大有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姿态,此刻终是酿成祸患,竟是招惹了这般可怕的存在。

  此刻重中之重是要先想法平息那位的怒火,眼前这事还是交由许家自己解决!

  至于那决法殿,为了家族,我便放低姿态道个歉又有什么?

  心思百转间,朱视听便已然有了决定,他定了定神,朝着二楼的执法大人抱了抱拳,然后举着双手又转身向着屋顶上的四位护法者致意,这才说道:

  “执法大人海涵,各位护法者见谅,今天实在是朱家出了点事故,老朽心中焦虑,这才唐突了各位,在这先给各位大人赔不是了。”

  一边说着,朱视听一揖到地,然后躬着身子微微一顿,这才直起身继续道:

  “待此间事了,若是诸位大人时间宽裕,不嫌弃朱家寒舍,便请到朱家一坐,朱家必诚心以酒谢罪。”

  偷偷看了眼执法大人的脸色,见后者并无异样,似乎无意为难于己,朱视听心中一松,不禁暗骂一声晦气。

  但他嘴上却是继续说道:

  “今天朱家之事实在是事态紧急,老朽便不打扰诸位大人行事了,这便离去。”

  一边说着,朱视听再次弯腰。

  稍等了片刻,发现除了一声童音冷哼之外,再无其他言行,朱视听这才直起腰转身行进了奇宝居。

  竟毫不拖泥带水!

  二楼的李大人随意地抬头瞥了眼朱视听的背影,鄙夷地撇了撇嘴角,坐到他这般位子,像朱视听这等投靠了某个小宗门就以为天下无敌自以为是,处处得罪人但到头来却自讨苦吃的人,他见的多了去了。

  唐煌与毛小毛二人则是愣了愣,怎的大城镇的人魂力修为一个比一个高,但胆色却一个比一个小呢?

  之前的许清是这样,眼前的朱视听也是这样,真是令人不解。

  这些人到真个是将“吓得住就吓,吓不住就跑”这一打架真理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此时此刻,在镇林将军府,尹大将军瞪着双眼不敢置信地盯着宝贝闺女手中的魂器,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而在尹大将军的对面,尹燕妮则是深吸了一口粗气,然后缓缓将之吐出,说道:

  “事情就是这样了。”

  显然,刚刚她竟是一口气将所有事情讲完的。

  尹大将军明显还沉浸在宝贝闺女手中的魂器给自己带来的震撼中,此时竟依然没有回过神来。

  尹燕妮见父亲久久不语,便下意识抬头看去,却发现父亲正痴傻了一般,只瞪着自己手中的魂器,不言不语,当下便俏皮地翻了个白眼,一蹦老高,大吼一声:

  “爹爹讨厌!”

  尹大将军一惊之下顿时回神,他甩甩脑袋,诧异道:

  “嗯?怎么了?”

  尹燕妮顿时气恼不已,她跺着小脚在原地连转数圈,最终还是觉得不解恨,便跳起脚狠狠地拽了一把尹大将军的胡须,这才叫道:

  “爹爹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尹大将军虽然回过神来,但显然没有跟自己的宝贝闺女在一个频道上,他顾不得唇上火辣辣的痛疼,盯着尹燕妮问道:

  “你说你手拿的魂器便是奇宝居的翔天翅?”

  尹燕妮一愣,扬了扬手中的魂器,点头道:

  “是跃天羽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