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引(1/2)

加入书签

  旧梦随风万里行,任几度红尘来去,待伊桃花相思后,一曲繁华引……

  我穿过镜水照花,走进这片传说中的极乐,我想世间若大浩瀚,怕再也找不到第二处能与之比拟的这落花成锦,百里桃花的桃花林了。

  这簇拥成海的桃花,落英缤纷,繁华拥簇望不到头,漫天桃花如同盈盈生辉的梦镜,连天都染上它的微微桃花色。

  风过时,纷纷扬扬,我身在其中如梦方醒,可却不知为何,我伸手抚面,竟是满面泪痕,或许,我看着着无尽的桃花,想起了不知道是谁的话,只是觉得心里一直空荡荡的地方有了疼痛,有个人曾告诉我

  “繁华的最高境界就是寂寞,而桃花便是最寂寞的花,因为它们总是簇拥着开放”

  “我喜欢桃花,不是却因它寂寞,而是它本因寂寞却懂得抵抗,它都不甘命运,我又何必屈服”

  “如若你要离开我,如若我犯下滔天大祸,是不是只要我为你种上一片桃花林,你便会回来?是不是你便会原谅我?”

  “没有你的允许,我又怎敢独自死去,我只是恨不得每一刻都能见到你”

  “凤凰,从此后我便叫你小九,这世间便也只有我才能这么叫你”

  “我自出生起便一个人在这里,所有不需要有朋友,不过从此你便留在这里吧”

  我脑海里一直听到这个模糊的声音,仿佛是这片桃花林给我的记忆,就像深入骨髓,刻骨铭心。

  我一直在寻找的不过就是这了,我前世的遗落,这片桃花林给了我最深的眷恋。

  我想,我一直寻找的人便就是那个叫清濯的神了,我想等到我找到他,我所有的疑惑都会解开,我前世的记忆便也会回来。

  可是,我总是想着,不管我前世如何,我今生总是要重新来过的。

  至少在见到这片桃花林前,我是这么自以为是的以为着,可是如今,我想,我此生都将败在那个叫清濯的手里,他注定是我前世今生的劫数。

  这百里桃花林的深处是一座临湖的宫宇,它的每一处,上至青瓦,下至院石,都是我极其偏爱的,墨亭楼台连着九曲回廊,红墙宫宇静落桃花深处。

  我想到了琅中谷,那时的环境漫天素白的大雪,倒也幽静雅致,可是这里,一次次就像出现在我的梦中一般,让我惊喜,又让我惆怅。

  传说中,亘古混沌之劫后,煞神清濯便自行封印,由九神尊束缚在无人之地,至今无人找到。

  我步步缓慢的靠近宫宇的红木双合大门,我心里期盼又紧张,犹豫又坚决。这座尘封了上十万年的宫宇,被岁月遗忘在这绝尘的桃花林中,如今,终将是被开启,像是推动命运的转轮,我的人生,将会重新开始,又或是续接一段悲凉。

  我犹豫几步,还是决然推开了那冰冷的大门,里面巧设布局,皆是亘古深远的气氛,扑面而来的熟悉深入骨髓,填满我空涝涝的的梦境,可是这雅致的地方却也无处不在的沉浮着寂寥和清冷。

  而最里面,那依旧萦绕桃花香的阁间里,红烛喜蜡,赤红锦缎布满,合欢香酩依在,仿佛这场新婚不过近日,四周依然悬浮着浓浓的情意,可是事实却已太久了,久到连岁月都不能记得了。

  我被这些刺目的红色弄得眼酸,甚至我感到窒息,我这生不喜欢红色,上次凤逻成婚我也是不感喜悦的,可是我不知道原来我不喜欢红色,是因为前世种种。

  我如今站在这里,心却早已不太想太多了,我只是看着那琉璃红的喜床上那个男子,他安静的躺在床上,身着华丽高贵的红色婚衣,衣上襄着比曜父跟为复杂神秘的亘古图腾,他安静的,就像睡着了一样。

  他旁边的是黄色绣着凤凰的碧霞罗的嫁衣。

  我光是进门看到的第一眼,便已全身颤抖。悲伤,凄凉,铺天盖地向我袭来,我从来都没有感到过这么难过,好像要死掉一样。

  他白发极地,披撒软塌上,如同星辰月华,他五官绝美,芳华无双,就像天山上寂然的雪线,近在眼前却是觉得遥不可及,仿佛世间所有绝美的事物在他面前都自惭形愧,包括我的曜父在他面前论容貌论气度,怕也只是平分秋色了。

  他周身气度带着入骨的寂寥清冷,亘古的神韵在他身上化成了孤傲和尊贵。

  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泪如雨下,心如鞭笞,脑海里,前世的不安和惶恐都向我席卷而来,我想落荒而逃却再也无法迈开一步。

  我没有想到传说中的亘古煞神清濯自行封印上十万年竟是选择了停留在这场新婚的世界里,像是一场自我等待的惩罚,这莫不过是对他最温柔的囚禁。

  这便是清濯吗?

  深情不寿,究竟错过了谁,究竟错过了多少命运?这上十万年的囚禁,岁月无痕,连那情都未减半分吗?

  我梦过一场婚礼,模模糊糊的,因为太过难过,所以梦醒之后便也忘了,也不愿去想。

  如今,这般地方,如同梦里,不过隐隐想起,那卸了的酒杯,碎了的红锦,还有我一直想问一句

  “你为何不信我?”

  我不敢伸手去碰触他,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

  “亘古神尊清濯,你可记得一只叫九佩的凤凰?”

  在我待在桃花林的第三天,深海般蔚蓝的天穹开始染上了紫色,混沌之态一直延绵,无穷无尽,仿佛整个世界都笼罩在混沌之下,阳光不透,烈风不过。

  然后,铺天盖地的沉韵压迫得人透不过气来,仿佛唯有匍匐膜拜才能承受这来自亘古深远的气魄。而我,却感到期盼和担忧,甚至是悲凉。

  那日百里桃花最是灿烂……

  然后在第二日,我看到了此生不能忘怀的风景。

  他站在桃花下,如同时光错乱的梦境,落花成锦,他白色极地的青发如同月华披撒,身姿挺拔如同芝兰玉树,刹那间万物失色,所谓绝世无双怕也不及形容,只是周身寂寞,百里桃花却犹不及半分。

  这如同梦里的风景,世界皆已是一片空白,这铺天盖地的疼痛让我觉得眩晕,这入骨的熟悉,我却一刻都不想错过。

  清濯,这便是清濯,这个仿若离世九天的神,带着漫天混沌之灵,让万物臣服膜拜,天地存毁皆在他一举一动之间,一丝一念之内。

  这掌握着生死的神,难怪让万物惧怕,难怪曜父他们如此觊讳着他。

  可是,与此同时,他所受到的孤立寂寥也比任何人都要多,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靠近。

  我乱了神,脑海里一片空白,而他就那么慵懒轻佻的看着我,薄唇微翘,显得孤独清冷却又竭尽苍然。

  他茫然笑,目中雾起,星火寥落。

  他说,“小九,我是清濯”

  这是我梦中的声音,带着最深刻骨的眷恋,可是,我找了这么久,如今此刻,我却想逃,我感到难过,我前世的记忆一直不断在我脑海里上演,如同一场梦魇。

  他几步走过来,我措不及防的被他抱了个满怀,不冷不热的温度让我感到眷恋,我面颊飞红,什么也不去想,我只是很喜欢这种感觉,让我不定的心得到安定。

  可是,我却感到他的颤抖不安,像是失而复得,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失去的不安,他一直呢喃小九,字字椎心,句句思念至极。

  可我如今早已不记得前世的事了,不记得桃花林,不记得清濯。

  我渐渐别扭的轻轻推了推他,他放开我,见我面颊绯红,眼里闪烁,他了然的笑了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