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冲进来的禁卫军已经倒了一大半,顾缘解决掉了一小拨人就趁乱跑了,剩下的人因为见着颜夙全被他给灭了。

  在附近巡逻的其他的禁卫军听到动静就往这边赶,只是等到他们赶到时,阴暗的牢房里除了顾珩瞬间再不见其他人。

  见到顾珩还在大家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踩着地上的尸体走到顾珩面前,禁卫军还不敢太放肆,“太子殿下,敢问刚才这里发生了何事?”

  “呵呵。”顾珩冷笑了一声,“本宫方才小憩了一会,睁开眼已经就成这样了,查清楚方才发生了何事是你们的职责,你们倒还有脸来问本宫!”

  听到他这番话,禁卫军的头头也深知从他嘴里是得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了,再加上严刑逼供这一条他们也不敢在他身上用,遂只好再下令道,“搜,将牢房好好搜一遍,别让贼人趁机来天牢作乱!”

  搜寻了一番,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影子,一拨人只留下了几个人重新看守大牢,就浩浩荡荡地走了。

  待他们走后,颜夙才重新现身,坐到了顾珩身旁,笑道,“阿珩,你现在说起胡话来倒是越发的顺溜了。”

  “你不也是?”顾珩没有睁开眼,始终都是闭着眼睛宛若小憩,“我怎么不曾听说过,刀枪不入、无坚不摧的玉缕衣何时怕起火来了?”

  呃……

  “我就随口那么一说吓唬吓唬他。”颜夙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两声,“是他自己蠢,我说,他就信了,早知道我就直接告诉他吃屎可以治脑残了,让他多吃吃好好补补脑。”

  如果不是顾缘自己从心底里就在忌惮顾珩的存在,他不会亲自来取顾珩的命,也不会在轻易就中了颜夙的计。

  所谓,心乱,则不明。

  没有继续这个问题,颜夙躺倒在了铺满枯草的石头床上,翘起了一只二郎腿儿,看起来好不闲逸,一副一点也不担心他的样子。

  半晌的静默,颜夙用脚尖杵了杵他坚毅的后背,“诶阿珩,你打算在这里呆到什么时候?”

  他就想不通这里有什么好呆的,一点也不舒服不说,时不时地还会来两只蚊子,还是那种专吸人血的蚊子。

  顾珩连眸都不曾抬半分,“压注,我输了,这就是惩罚。”

  颜夙冷笑,“惩罚?你这是在惩罚谁?”

  如泉水击石一般清悠冷冽的嗓音,夹杂着如寒冰碎雪一般而来的深刻冷意,就这么在阴冷的空间里泛滥开来。

  顾珩终于抬眸,转身望向他,“你生气了?”

  “生气谈不上,就是想提醒你一句,你已经把你自己输给我了,就跟那个女人再没有任何的关系。”

  四目相对,颜夙的眸光不见丝毫的波动,“你的命现在是我的,从此你是生是死,是低贱卑微地活着还是高堂软枕坐拥天下,可都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顾珩明明知道,在顾长生身上压赌注,自己永远只会输,为什么还要同他比?

  颜夙有些想笑,或许,并不是他想输给她,他只是,心甘情愿输给顾长生罢了。

  怎么会没有人会想到,一个乾心殿,除了顾珩,还有顾长生一人可随心所欲自由进出。

  那毒药,是他亲手交给顾长生的,也算是他间接地要了他父王的命。

  所以惩罚,他到底在惩罚谁?

  洛城乱了,整个东离都乱了。

  一夜之间,五万大军已经驻守在了洛城城外,似乎只等他们的主子一声令下,他们便可以一鼓作气,直捣王宫,奉主成王。

  如妃娘娘也已经被白暮接到了离心殿的偏殿,只道是过来住两日,所幸她习惯了深居简出,听说的消息也不多。

  整个宫里,除了无心殿,也只有这里顾缘还不敢随便乱来了。

  苏米洛端着两盘菜出来时,顾离趴在外面的方玉桌上已然睡着。

  苏米洛的手摁在顾离肩上轻轻摇了摇,“顾离,醒醒,醒醒。”

  不知何时起,她对他的称呼已经由公子变成了顾离。

  顾离没有醒,而且,以他超乎常人堪比野兽的敏锐力,原本在她出来时他就该察觉到的,可是他没有。

  米洛顿时一惊,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试着将他攘醒,可无论她怎么做,顾离都没有醒来的迹象。

  伸手去探他的鼻息,一瞬间,苏米洛直觉得自己手脚冰凉。

  没有呼吸,竟是没有呼吸。

  米洛彻底慌了,张张嘴好半晌话才出口,“影清影翎!大白——”

  三人从偏殿里跑出来,就见到顾离一个人趴在桌子边,米洛面色惨白地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白暮心里一惊,忙走过去,“殿下,殿下这是怎么呢?”

  米洛有些怔忪地摇了摇头,清冷的嗓音里都带了一丝颤抖,“我不知道,我叫不醒他。”

  白暮面色一沉,二话不说将他的衣服扒开,只见他白皙的后背上血迹蜿蜒,光滑的肌肤早已碎裂成了一片片,就像被生生剥离一般,惨不忍睹。

  光是看着,米洛都觉得心惊肉跳,可是明明就在半个时辰前,他还在对自己笑,“小糯米,我想吃好吃的了,你去给我做吧。”

  那时他就已经感觉到疼痛了吧,所以选择刻意支开她,宁愿自己一个疼,直到疼得再也扛不住。

  将他的上身细细检查了一番,确认除了后背再没有其他的伤口,白暮退后一步,冷道,“影清影翎过来,将殿下抬到寝殿里去,要小心,不要碰到那些伤口。”

  “好。”

  影清影翎忙将顾离抬进去,白暮走在后面,米洛突然叫住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呢?大白,他除了不能见阳光以外,还有其他的原因吧?”

  “殿下既然愿意将千层花和人偶的秘密告诉姑娘,想必已经对姑娘是极其信赖了,可有些话不该我来说,更何况是秘密,有些秘密,姑娘若是想知道可等殿下醒来亲自去问,殿下应当不会瞒着姑娘。”

  垂在身侧的指尖都在抑制不住地颤抖,米洛哽了哽,道,“那,这种情况,他会受伤,会昏迷,会没有呼吸,还会怎么样?”

  就在刚刚,她甚至以为他死了。

  白暮犹豫了小片刻,叹了口气,道,“醒来后的一段时间内殿下可能会变得极其嗜血加暴虐,不过,只是可能,前面几次,殿下已经控制得很好了。”

  除却那一晚他闯进她的房间变得阴沉嗜血以外,其他几次他真的已经控制得极好了。

  “那这种现状,改变不了吗?”

  每隔一段时间或因为什么原因就会变成,虽然他的身体的确异于常人,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起这般折腾啊。

  白暮定定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摇头,“不能,这是殿下想要活下来的代价。”说罢便转身进了寝殿,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不是他不想,而是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办法可以改变他。

  顾离还活着,已经就是奇迹,可人生在世不过百年,哪能遇到那么多的奇迹。

  米洛进去时,寝殿里已没有其他人,顾离安静地躺在床上,漂亮的如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已经紧闭,纤长睫羽在他眼睛下方投下一片碎影,一动不动,面容出尘而静谧

  他好好躺在那里,乖巧地像个熟睡的孩子,就像从来不曾受伤,也不知何为痛苦。

  可是,她不敢想,上一次是昏迷,这一次直接没了呼吸,那下一次呢?

  外殿里,白暮捏着一个信笺,眉头紧锁。

  “大白,你说,若是如妃娘娘向我们问起顾珩和殿下现在在何处,我们又该如何应对?是直说,还是撒个小谎?”只听影清纠结道。

  白暮目光稍沉,却还是当即决断道,“不用说殿下的情况,至于顾珩的事就直说吧,她想知道,我们想瞒是瞒不住的。”

  “好的。”影清有些欲言又止,“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们直接告诉了如妃娘娘,她知道了会很担心吧?其实如妃娘娘也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虽然之前对顾珩不闻不问,但那是在她一直都知道他好好的情况下,可眼下顾珩在牢里结局不卜,她又怎么可能真的不担心!”

  这做母亲的啊,虽然嘴上不说,但到底还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怎么可能彻底无动于衷!

  “这件事我也管不了那么多,就看顾珩自己想不想从牢房里出来,明日,就是王上遗体入皇陵的日子,顾缘的动静肯定小不了,你让影翎多盯着点,至于边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