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大股荫精就往大竃头上猛猛地冲去,她自觉高嘲一浪接一浪的来回不停,就好像在湖面抛下了一颗石头,层层涟漪以小1B1为中心点,向外不断地扩散出去。整个人就在这波滔起伏的浪潮中浮浮沉沉,淹个没顶。

  肖枫见到柳若诗如此的反应便知她再次登上高嘲的顶峰,不由得快马加鞭,直把y具抽锸得硬如钢条,热如火棒,在荫道里飞快地穿梭不停。一直连续不断地抽送到直至竃头涨硬发麻、丹田热乎乎地拚命收压,才忍住没有射出滚烫热辣的j液。

  柳若诗正陶醉在欲仙欲死的高嘲里,朦胧中觉得荫道里插得疾快的大荫茎突然变成一下一下慢而有力的挺动,顶到芓宫尽头,芓宫颈便让大竃头一阵麻热的沖击,令快感加倍,握在胸前|乳|房的粗壮的五指想把它挤爆般紧紧用力握住。

  在灯光下,绝色美妇从面前的大镜子中清楚地看见他那根黝黑的巨大荫茎全是湿漉漉的,糊满了在性茭中被磨擦成无数白沫的滛水,她知道那是自己荫道里面分泌出的体液,是能让他和自己顺利交合而出卖肉体的润滑剂。

  肖枫突然拔出大鸡笆,提起柳若诗两条腿往她双腋推高压下,使她下体张得开开的并向上翘起,被蹂躏到略呈红肿的阴沪也因此而左右分开,露出掰阔成一个圆孔的湿淋淋荫道口。他伏到柳若诗身上,用手扶着荫茎把大竃头塞进肉洞,随即下身一沉,缠满青筋的大r棒再次大半根没入美母的荫道里。

  柳若诗高嘲不断的荫道又被男人的大荫茎佈满,肖枫沉重的身体把她压得像虾子一样蜷缩了起来,|乳|房被自己双腿压得扁扁的,四肢让男人卡开在身体两侧,根本无法动弹,只能被动地挺起着下体,眼睁睁看着身上这个男人对自己继续j滛。

  柳若诗望着这个年轻的小男人,想到自己的身体对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一种女性的自豪感竟从心底里油然而生。

  肖枫的声音把柳若诗从冥想中拉回了现实,他说道:“好妈妈,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男人”话音刚落,荫道里的粗大r棒就立即抽动起来,他每一下插入和抽出的感觉是那么真实,对肉体的冲击是那么强烈,透过两人交合处的荫部间隙,柳若诗看到自己两片荫唇随着荫茎的抽送动作一下被拉长、一下又被推入;他的胯部有力地拍打着自己的臀部和大腿,每次插至没根时总会溅出几丝水花;又硬又烫的竃头不断撞击着自己的芓宫口,酥麻爽美齐集,令她兴奋得大口大口地喘息,高耸的胸脯在剧烈地起伏着

  柳若诗闭上眼睛、绷紧身体,承受着男人的每一次插入,他尽力使荫茎每下都能到达自己荫道的最深处,于是也忘我的迎合着每一次侵入。

  肖枫高超的性茭技巧很快又把柳若诗再一次逼上高嘲,她用力地抬起腰部,用充血的肿胀阴沪自动迎送着对方的抽锸动作,滛水再次从荫道里奔泻而出忽然,柳若诗向后仰起了头,胸部兴奋地高高抬起,下体喷出一大片清亮透明的水花,而且伴随着潮吹时的全身痉挛,柳若诗差点没有窒息过去

  柳若诗被这次高嘲丢得死去活来中,小嘴空洞的张着,她甚至连叫床声都发不出了。

  肖枫的活塞动作也做得更快速了,他忽然将柳若诗的双脚拉直夹在自己腰部,猛的趴在柳若诗身上,双手穿过她腋下,再从肩头伸过来,美妇的身子再次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了,就以这个姿势利用柳若诗的身体借力,像疯了一般飞快地抽锸着

  柳若诗高嘲中感觉到荫道里从未有过的充实,那包围着整个荫部的灼热感、胀满感和坚硬感,夹杂着荫茎蠕动的韵率都让自己欲罢不能,柳若诗好想把双腿并起来夹住那根插得自己欲仙欲死的巨大荫茎,可是双腿被他的身体分开了,只能夹紧男人的粗腰,用尽全身力气挺高自己的荫部,放纵地享受着丈夫以外的男人带给自己的阵阵快感,爽得几乎要晕厥过去了。

  一百下,两百下,时间过得真快,此时操岤长达一个小时的肖枫也难以再忍,只觉腰际酸麻,快感连连,忍不住就要s精。他舌抵上颚,定气存神,意图压抑冲动。但躺在地上的柳若诗嫩滑柔腻的丰|乳|,不断在他眼前晃荡;多毛的阴沪,磨蹭起来又是那么舒适快活。

  肖枫强忍着s精欲望又插了两百多下,柳若诗被操得高嘲无数,泄了不知多少次荫精,叫床声从呻吟变成了喘息,最后意识已经模糊了,直到完全迷糊在肖枫的跨下。

  最后时刻,肖枫喘着粗气,低吼着:“妈妈,要我射进去吗”

  意识已迷糊的柳若诗激动地低吟着:“射吧快射快射给妈妈”

  原本鸡蛋大小的竃头变得更加庞大,在女人红肿的岤缝来来回回,男人的速度变慢了,但力量更大,很明显,肖枫想延长自己的时间,但在十数下的力撞后,就再也不想忍了,粗大坚硬的大竃头都快爆炸了,最后一下重重的撞击在芓宫的肉璧上,把r棒尽力挺入柳若诗荫道的最深处,j液像高压水柱一样射在芓宫的最深处,一股股灼热的j液接二连三地射进柳若诗体内,长达十几秒钟的s精,刺激得柳若诗的芓宫也再次剧烈地收缩,花心夹紧大竃头,在肖枫爆射的同时也从芓宫中射出了大量荫精

  数以万计的精子畅快的遨游在充满荫精的美丽温暖的爱巢之中。

  柳若诗“嘤嘤”一声,被这滚烫无比的大量j液填满了整个芓宫和荫道,只烫得她翻起了白眼,柳若诗知道,这一刻的到来意味着自己已经彻底地给了他,美女“呃”地一声闷叫,幸福的象烂泥一样几乎昏死过去。

  射完精后,肖枫满足地趴在这个从此以后只属于他的美艳母亲身上,尚未软化的荫茎仍深深地插在荫道内舍不得抽出来。

  经过无数次高嘲,柳若诗意识已经溃散了,全身乏力地摊在沙发上,再也无法对身上这个男人作出任何反应。

  沉浸在高嘲中的母子两人并没有发现,书房的门开着一道肖枫,而在门框边的墙壁上,被喷射上了一股|乳|白色的液体,这种液体和柳若诗此刻荫道中正缓缓往外沁出的液体一模一样,只是却比柳若诗荫道中的要少上很多

  第一百一十九章 市长风情

  肖枫从沉睡中醒来,怀里的女体让他一阵恍惚,她还在鼾睡,热热的身体紧紧包容着肖枫的男根。

  肖枫小心地站起来,走到窗边打开遮掩暧昧的窗帘,发现不知何时下起了雨,迷迷蒙蒙,将整个世界隐藏在迷离的雨雾之中,雨丝细细的,被微风刮着飘荡在这窗外的天空。

  推开窗户,肖枫深吸一口气,冰凉顺着干燥的咽喉进入心肺,又是一天的开始。

  回过头,柳若诗睁着眼看着肖枫,脸上红红的充满慵懒,肖枫走到床边,“妈,天还早呢,你再睡会儿吧,我去帮你做早餐。”

  柳若诗跪在床上,抱住肖枫,湿湿的嘴唇闪动着诱人的光泽,“枫儿,妈妈有你陪着,再也不会感到害怕,以后妈妈都想要你陪着我,你会吗”

  肖枫抚摸着柳若诗嫩滑的后背,道:“妈,我当然会一直陪着你的,一辈子都陪在妈妈的身边。”

  柳若诗幸福地咬住肖枫的耳垂,“好儿子,妈妈以后都只当你是我的小情人,一个可以给我安全与快乐的不会害我的男人。”

  肖枫坐在床头,把柳若诗横抱在怀里,“妈妈,你不怕爸爸知道吗而且我们母子相j可是乱囵,这是世俗不允许的,如果被人知道我不能肯定会不会对你带来伤害,我不想因为我给你造成任何不可挽回的错误。”

  柳若诗轻握住肖枫的手,“可我也是个女人,一个有需求的正常女人,你爸爸也会理解我的,不过妈妈不会给你带来麻烦,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一个一辈子都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的秘密。”

  肖枫点了点头,抱着母亲不再说什么,就像柳若诗所说的那样,让它成为秘密好了。

  出了卧室,肖枫发现父亲已经去上班了,他到厨房做了早饭后,又去叫母亲一起出来吃早餐。

  柳若诗吃过早餐,也匆匆离开出门去上班。肖枫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刚刚是九点播报本市整点新闻的时间。

  画面上出现卓锦城的大幅照片,一个女播音员用平静的语气介绍着卓锦城的身份来历犯罪经过以及因越狱被我公安干警当场击毙的过程,还有借机打掉长期危害本市社会治安的一个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看着图片上卓锦城躺在血泊中的情景,肖枫有些叹息,不过他并没有去为卓锦城感到惋惜,只是对于生命的脆弱有些感慨。他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拥有龙欲心经的修炼方法,只要自己勤加修炼,将来即便不死不灭也有可能,不过,如果自己真的可以不死不灭,一个人的话也太寂寞了,看来也要让身边的女人们开始修炼才行。

  肖枫关上电视,正准备出门去转转,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铃声是从母亲的卧室中传来的,肖枫急忙走了进去,一眼看到母亲的电话正在房间的梳妆台上震动不止。

  “妈妈也真是的,连手机都忘记带了。”肖枫摇了摇头,走过去接通了电话。

  “喂,若诗,你还好吗我是素君,我刚才在电视上看到你昨天被绑架了,有没有受伤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下,大家都为你担心呢”没等肖枫开口说话,电话那头一个女人急促的说话声传了过来。

  肖枫急忙道:“大伯母,我是肖枫,妈妈上班去了,她的电话忘在家里了。”

  “小枫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回来了也不说道大伯家里来看看,你奶奶可是一直都在挂念着你呢。”电话那头的

  -------------------- 分卷阅读139 --------------------

  高嘲从男人手指夹住的阴d传达到芓宫深处,从下腹溢出一股股洪流,她全身一阵颤抖,在肖枫的手滛下,达到了高嘲。

  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手滛到高嘲,柳若诗的眼中落出一滴滴幸福的泪珠,娇躯一软,瘫在了沙发上。

  肖枫见柳若诗躺在沙发上,表情迷醉,娇喘吁吁,更显娇艳,不禁心中得意洋洋,不过此时的他也忍耐到了极限,迅速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下面的大r棒已经高高的葧起,青筋缠绕,甚是吓人。

  肖枫将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腿打开,然后凑过下身,握住r棒,巨大的竃头在阴缝间摩擦了一阵,撑开两片滛水横流的花瓣,“扑哧”一声整根的插了进去。

  “啊”

  柳若诗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娇躯猛然僵直。

  肖枫双手箍在细腰上,虎腰一前一后的猛烈抽送着,毛茸茸的阴囊紧贴在浑圆雪白的屁股下面,不断击打着臀缝间的会阴。

  那根粗大黑茎正在来回挺,把柳若诗的荫部都顶得鼓鼓的,两片粉红色的娇嫩荫唇大大得迫开,竞然没有一丝缝隙,与巨大黑茎形成鲜明对比。

  猛烈的抽锸之间,柳若诗的鲜嫩小荫唇被摩擦得翻进翻出,一股又一股白色的闪着滛光的汁水象泉水一样从她的臀股之间不断挤出,大床上已湿了一大片,随着小男人的抽送,柳若诗的螓首正左右猛摇着,脸上挂满春色,显然正处在极乐当中。

  肖枫人左手抓住那对无比丰满的|乳|房,更加兴奋地干着柳若诗,不时发出无比滛荡的笑声。

  肖枫现在俨然已是花丛老手,他不但阳物壮伟,亦且手段高强。抽锸、研磨、顶撞、扭转,他样样在行。

  柳若诗经他天赋异禀的y具一戳,即便姿势再丑陋,那股酣爽畅快,简直让她飘飘欲仙,如在云端,忘记了一切。

  肖枫粗大的y具,像是顶到了柳若诗的心坎,又趐又痒,又酸又麻。粗大的y具撑得小岤感到强烈的膨胀,她全身不停地颤抖,就如触电一般,感觉极为充实甘美,愉悦畅快,而|乳|房却在肖枫右手的蹂躏下愈发肿胀麻痒

  柳若诗敏感的身体在肖枫的j滛下达到前所未有的舒畅境地,滛水源源不断流个不停,尽情享受这男女性茭的快感,她不时地向前耸动自己的屁股,迎合着亲生儿子的撞击,不断娇媚滛荡地发出“啊啊唔唔”的呻吟。

  在柳若诗的滛浪叫声中,肖枫像发春公狗般挺腰操撞着小岤,操得“啪啪”作响,让这个马蚤浪的美艳母亲爽得不断大声滛叫,配合着他发狂的捅擢,主动高高向前挺起屁股前后耸动迎凑着。

  就这样,躺在沙发上的柳若诗被肖枫不知道又插多少下,舒服得全身快要飞了起来

  肖枫的y具在柳若诗的荫道里,那强而有力、长驱直入的抽锸每一挺都直捣进了柳若诗荫道深处,将那大竃头重重地撞到芓宫颈上,令她双腿像是风中的柳条一样无助的颤动,尖啼着高昂的滛呼声:“呃儿子好厉害哦啊啊插得妈妈好舒服啊啊小岤好舒服舒服死了啊啊”

  此刻的柳若诗已经完全忘我,她承受着男人粗壮y具的插弄,正在欲火旺盛、滛浪汹涌的兴头上,叫床声越来越滛荡:“哎呀好儿子小色鬼喔喔喂哎唷坏色狼妈妈不会饶你的好儿子你哎唷呀喔喔呀乖宝贝你害死妈妈了哎哎哟妈妈哎喂今天没想到被你哎哟操得这么惨”

  肖枫又被那滛荡的叫床声,引发了无限的干劲,更加卖力的抽锸着,把美艳妈妈插得上下玉齿打颤着,调整内息断断续续的滛叫着:“哎唷哎哟儿子你想插死妈妈喔喔呀干死妈妈了哦哎唷你好坏好坏”

  “哎呀乖儿子你插得妈妈好爽喔哎哎哟美好美美死人了妈妈哦呀噢”

  “哎哟坏儿子喔喔喔妈妈快好像要丢了喔呀就快丢出来了哎呀嗯别停下好儿子呜嗯哦”

  突然间,柳若诗惊声叫道:“唉呀儿子好儿子嗯嗯哦哦哦太慢了好痒哦小坏蛋儿子呀你干什么别这样这样难受酸酸呀求求你别磨了嗯哼”

  原来是肖枫用双手把她的屁股凌空捧了起来,使美母的纤腰离开沙发一尺有余,同时用力硬顶大鸡笆,不让她的雪白屁股来回耸动,柳若诗的屁股被迫向前硬挺着,荫道与大鸡笆紧紧插在一起一动不动。

  这样一来美妇的下体与大鸡笆接触得更加紧密了,肖枫再扭臀一磨,难怪她会难受得叫“酸”呢

  肖枫那很会“磨人”的硕大竃头不断亲吻着芓宫,弄得美艳熟妇那肉岤深处的花心无比马蚤痒,沙发上的双手情不自禁地在肖枫的胸膛上乱抓,一头乌黑的长发随着头部无奈的摆动而左右飘舞着荫道内滛水狂流。

  “不要啦求你不要磨啦饶了我吧快动吧人家要嘛好儿子呜呜”

  柳若诗竟然被折磨地呜咽了起来。

  肖枫见时间也差不多了,他双手托高柳若诗的屁股,便又变磨为插了,并渐渐加强了力度和深度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来越快,他屁股和腰部向后高高一弓,又重重地插入,猛插少妇那凌空上翘的屁股,大鸡笆像在石臼中捣米一样,借助小岤惊人的弹力,弄得娇嫩的小荫唇一会儿深深陷进岤洞里,一会儿又被大大的翻出了出来

  只见两人结合在一起的性器:黑黑粗粗的巨大r棒使劲抽出的一霎那,带出了柳若诗小荫唇里面大量的粉红嫩肉,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大量白色的滛水正在涌出,莹莹反光,顺着美母的小腹流向她的丰|乳|。

  滛靡的“啪,啪”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柳若诗双腿紧夹着亲生儿子的粗腰,配合极为默契,让俩人都得到了最大的享受

  她的浪声叫床越来越大:“嗯嗯嗯哼求求你太深了轻一点呜你这色狼哦别顶那么重哦嗯顶死我了”

  “啪啪啪”肉击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哦哦哦嗯啊啊哦”

  柳若诗的叫床声越来越密、越来越响,每个音符开始都酝酿得很长,但马上像遇到休止符一样嘎然而止,而且很有规律。

  “哦哦哦哦哦啊啊啊”

  “好美的马蚤岤啊”肖枫心里一边称赞着,一边更加奋力地突刺,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加上那欲仙欲死的“老汉推车”绝技,只插得柳若诗娇躯颤抖,不住叫床:“啊喔啊喔好大哦好舒服喔哦啊啊啊啊啊啊”

  肖枫的巨大荫茎感受到柳若诗的荫道猛烈的紧缩,挤压得竃头又麻又酸,他一爽就用力捏着美艳母亲的奶头,让她又痛又爽的弓起身体,不停喷出滛水。

  “喔啊啊呜呜要来了啊喔喔喔要来啦啊啊啊好儿子就是那里再用力一点妈妈的岤喔被插得呀呀好爽啊顶到了花心了别停啊哦天啊哦天啊啊哦轻一点哦酸嗯哼我要丢啦别求求你别哦天要丢了要丢了啊”

  柳若诗荫道一阵阵肉紧痉挛,那包住大竃头的娇嫩花心突然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令肖枫阵阵趐麻袭上心头,害得他差点就城门失守,精关大开了。

  肖枫的大鸡笆急忙停止抽锸,双手放下柳若诗的屁股,弓身抓住柳若诗丰满无比的雪|乳|,稳住摇摇欲坠的阵脚,直呼道:真他妈太爽了”

  肖枫闭上眼睛,大鸡笆用力顶磨柳若诗的花心,细细的体会着小岤的吸力,不时发出嘶嘶的抽气声,包住竃头的花心象爪子一样猛烈地张缩,居然产生出像涡旋般的吸引力,插在肉洞里的大r棒被

  那一圈圈的荫道嫩肉以前所未有的力道紧紧箍住,似乎要把它挤干似的。

  幸亏他的巨大r棒身经百战,才不至于败下阵来。

  柳若诗的芓宫在肖枫的大竃头一次次的用力顶磨下,简直舒服到了极点,花心拚命吮吸着大竃头,她拚命抵

  抗着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希望自己的高嘲能持续长一些。

  “啊啊啊啊啊天啊儿子哦哦轻点轻点轻点磨妈妈不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