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2章(1/2)

加入书签

  第0112章

  郝大根亲手冲了一杯绿茶,茶叶刚浮起,在水里放了两块冰,微笑递给陈欣然,“男人婆,辛苦你了”

  “笑得这样贼,肯定有事。”陈欣然接过杯子,浅饮一口放下,发现郝大根眼中浮起期待之色,回想离开之前说的话,扑哧笑了。

  “没成?”

  “开玩笑。你是姐的宝贝。你吩咐的事儿,我哪敢忘啊?不过,我忘了拿上来,在车上。你去拿吧。副驾坐位上。”陈欣然把车钥匙递给他。

  “这态度,我喜欢。你上面虽然不发达,可脸儿是超一流的。如此美女,绝不能便宜别的男人,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吃点亏,过几天收了你。”郝大根接过钥匙,乐的哈哈大笑。

  “小样的。谁收谁?还说不准呢。指不定,姐把你收了。一个人霸占你的大黄瓜。这辈子,你休想再碰别的女人。”陈欣然放下杯子,拉过男人搂进怀里。

  “你的胃口,有这样大吗?当心撑死你。”郝大根放下钥匙,左手勾着脖子,右手挤进腿间,隔着短裤揉捏,“你的情史,从没谈过,是没有,或是不想?”

  “别问了。姐做了你的女人,什么都告诉你。可现在,我真的不想提。”说到曾经的情感,陈欣然眼中充满了忧伤。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随便一句,居然戳中了你的伤口。你放心。你不说,我再也不主动问了。”郝大根干笑几声,急忙开溜。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坚强爽朗的陈欣然,也有脆弱的一面。听口气,看神情。她不但被爱伤过,而且很深。如此这般的女人,谁会狠心伤害她?

  迄今为止,他在陈欣然身上没有发现太大的缺点。在性格方面,确实如何。不过,身材倒是存在不小的缺陷。对于追求完美的男人而言,胸口贫穷是很大的弱点。

  外表方面,陈欣然最弱的就是胸部。真要细说,头发也算。有的男人,喜欢长发披肩,秀发如云,飘逸灵秀的妩媚风情,以及女人温柔体贴,柔情似水的细心呵护。

  可这些,和陈欣然都不挨边。相反的,多数时候,她表现出来的是男人刚健、铁血、坚毅、果敢、独立、冷静。不管是工作或是生活,仿佛不会依靠男人。

  郝大根出了医院,在外面的停车场找到了陈欣然的车。上了车,发现副座上真有东西。有多余的时间,罗玉凤已经把荨麻叶碾碎成汁了。

  荨麻、俗称藿麻,是多年生草本植物。在国内东南地区,随处可见。是一种喜欢阴冷的植物,生命力旺盛,生长迅速,对土壤要求不高,喜温喜湿。广泛分布于亚欧大陆。

  茎叶上的蜇毛有毒性。有的地方又叫咬人草、防盗草。人、猪、羊、牛、马等动物碰上了,宛如蜂蛰般疼痛难忍,立刻引起刺激性皮炎,如瘙痒、严重烧伤、红肿等。

  不过,郝大根弄的痒痒一号非常牛逼,里面的主药不止荨麻,还有别的东西。但主要成分还是荨麻科的植物。他自配的痒痒一号,不是为了替人治病,而是整人。

  本来,荨麻是一味常见的地方中药,对于风湿疼痛、产后抽风、小儿惊风、荨麻疹等疾病,都有很好的疗效。《益部方物略记》记载:善治风肿。《本草图经》说:疗蛇毒。

  郝大根以荨麻为主药、荨麻科的艾麻属其它中药为辅料,精心研制了痒痒一号。可在此之前,还没有对人使用过,只是在猪身上试过。猪儿受不了,四处狂奔,差点闯了大祸。

  这一次,本来是用这玩意儿报复柳媚儿的。他也没有想到,现在决定用痒痒一号对付温馨语。只要温馨语中招,这个赌局,他就有三成或更多的胜算了。

  “f姐,你真中了招。不要怪我。只要怪你太美了。即使不能相守一生,也要占有你的身子。虽然下流了一点,却比直接用强,更有技术含量。算是半强上吧。”

  郝大根陶醉了,幻想着如何折腾温馨语。如此丰盈性感的女人,以常理而论,下面绝对很肥厚,肉肉的,如同刻意堆放的两块大肥肉,快速的戳进、抽出、戳进、再抽出来。

  那种刺激和感觉,绝对妙不可言,销魂至极。足可以令任何男为之疯狂。不管她的多深,就算和安秀蓉的一样,甚至更深,这次也要顶到子宫口,顶的飞溅,如喷泉狂射。

  正幻想着温馨语高潮来了,无法承受,媚眼如丝的求饶。有电话进来,掏出手机一瞄,是肖永康打的。郝大根气的咬牙,按了拒绝,不接他的电话。就算火烧屁股了,也不想听。

  还没有来得及把手机揣进口袋里,电话又响了,还是肖永康打的,郝大根又按了拒绝。一气之下,直接关机,闭上双眼,再次幻想。

  可惜的是,不管如何努力,找不到之前那种感觉了。无奈之下,换个对象,想着折腾刘雨涵。还是找不到感觉了。接着换了陈欣然,还是以败告终。

  “肖永康,你屁股痒啊。坏了老子的好梦。”郝大根苦笑,把瓶子放在裤兜里,跑步进了医院,直接闯进了肖永康的办公室。

  “不是故意骚扰你,有重要的事找你。”发现男人脸上有愤怒之色,肖永康知道,有可能捅了马蜂窝,直切主题,以此堵嘴,平息郝大根的愤怒。

  “肖大院长,你说的正事,最好能让我满意。否则,你的乐子就大了。我正在做的事。也是正事,而且非常重要。却被你给搅黄了。”郝大根倒了一杯水,坐在对面牛饮。

  “一定。这是必然的。”肖永康没有问,他知道,这事儿不能问,赶紧拿出准备好的合同,是纸质的,微笑递给郝大根,“这是初稿,有不满意的,修改之后再正式打印。”

  “这事儿,也算正事吧。不过,关键是内容。如果没肉。很难过关。”郝大根放下纸杯,接过合约,直接扔了第一张,从第二张看起。

  凭心而论,内容挺丰富的,条件丰厚。乔泓福的底薪每两千,罗玉凤一千五。两个人的提成,也有所差别。福叔的待遇要高一些。

  总而言之,不管是底薪、提成、奖金、或是年终分红。乔泓福的待遇都比罗玉凤高。总的来说,这个条件是不错的。至少,郝大根可以接受。罗玉凤两人能否接受,他心里没底。

  “严格说,我只是中间人。到这儿上班的人,毕竟不是我。所以,这个初稿,我得给凤姐两人看看。只他们没有别的要求,这事儿就差不多了。”

  郝大根把合约递了过去,“既然是打印的,一定有电子版。把电子版发给我。我传回去,让凤姐和福叔看看。需要修改或补充的。他们会在电子版上注明。签约的事,过几天吧。”

  “好!这事儿,听你的。我知道,你是关心福叔和凤姐两人,即使他们有什么异议,相信你能说服他们。”肖永康回到电脑椅内,把电子版复制到手机里,再传给郝大根。

  郝大根快速看了一遍,发现电子版和之前的纸质版是相同的,用微信传给金莉莉,接通金莉莉的电话,“有钱老婆,立即,马上把这东西让凤姐和福叔看看。一定要看清楚。

  有什么需要补充的,用红字写在相关条约后面或下面。需

  要修改的地方,也用其它颜色标出来,但是,不要轻易删除原文。你们没事,也一起看看吧,人多主意多,一起想想。”

  “亲亲小老公,这是什么啊?”金莉莉抓着电话进了灶房,尽量压低声音,“这几天好想你哦。你想我没有?还有晶晶?”

  “当然想啊。天天都想,尤其是晚上,黄瓜都快硬断了。恨不得每晚都狠狠干你们。干的不停流。”郝大根哈哈大笑。

  “口是心非。你身边有一群美女,是不是把我和晶晶忘了?”金莉莉掀起上衣,扒开奶罩露出两只肥大,移动镜头晃了几下,“看见没,硬了,想你的大黄瓜了。”

  “有钱老婆,别放嗲了。快去,正事要紧。把麻比洗干净,随时等我回来日。”郝大根抛个飞吻,急忙挂了。

  郝大根回到606病房,发现陈欣然出去了,温馨语也不见了,只有柳媚儿一个人。他刚转身,柳媚儿蹦了一句,“二流子,你只有八个小时了。”

  “听口气,你是希望我赢啊?为什么?”郝大根真的蒙了。温馨语是她的搭档,以他现在的处境,柳媚儿没有理由希望温馨语做他的女人。

  “少自以为是。你输定了。我是想看看,你到时是怎么哭的?”柳媚儿撅着红唇,冷冷哼了一声,“你这点小聪明,根本斗不过馨姐。还是早点放弃吧。以免丢人现丑。”

  “我出丑,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吗?”郝大根闪电偷袭,在屁股上捏了一把,不等柳媚儿尖叫出声,撒开两腿,一阵风似的溜的。

  “臭流氓!臭不要脸的,就知道欺负我。有本事的,去摸馨姐啊。”柳媚儿追到门口,发现男人已经到拐角处了,气的破口大骂。

  ……

  何氏别墅、三楼侧卧。

  何豹感觉,自己仿佛在异时空徘徊了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那样漫长。一直在无边际的黑暗中,那种空虚、寂寞、无奈、痛苦、孤独、凄凉。他无法形容。

  睁开双眼,看清房间内一切,熟悉而亲切的感觉,如潮涌至。可刚一转动眼珠子,看到了一张不想见的脸,尤其是眼中那种嘲讽之色。

  何豹以为是幻觉,闭上双眼,扭了扭头,再次睁开,视野之内,一切依旧,没有任何改变。真要说,还是有一点,就是郝大根眼中的嘲讽之色更浓了。

  “豹哥,你这是做什么?昏睡了几天,难道把脑子睡坏了?”郝大根脸上浮起亲切笑容,右手落在何豹脸上,轻轻拍了两下,“这不是幻觉,也不用怀疑,这儿确实是你的家。”

  “郝大根,你怎么在我家里?”回想中毒之前的事,何豹双颊扭曲,两了,咬牙切齿的瞪着郝大根,恨不得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豹哥,别鸡动啊。你的伤还没稳定。情绪波动太大,当心伤口崩裂。”郝大根的右手下移,一点点的向小腹靠近,“这儿也是。”

  “来人啊……杀了这个小杂种。”失势之恨,锥心刺骨之痛,想到自己不能做男人了,何豹心里涌起无穷无尽的恨。

  此仇不报,猪狗不如。这个仇,必须要报。此时此刻,郝大根送上门来了,还猫在他家里。这是最好的时机,必须让他彻底消失,才能消除心中恨意。

  “何豹,你鬼叫什么啊?”关清河第一个冲了进来,到了床边,甩手一耳光扇了过去,却被郝大根格开了。

  “关大所长,别这样大的火气。不管怎么说,他骂的是我。我都不气,你生哪门子的气?再说了,身为男人,突然没了。一时之间,真的无法接受。他恨我。合情合理。不过……”

  “干爹,这是怎么回事?”

  “混蛋。你闭嘴。”关清河冷冷瞪了何豹一眼,紧张看着郝大根,“郝兄弟,有什么事儿,你直说。我一定配合。”

  “真要说,这件事不能怪我。以当时的情况,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都会那样做。更何况,我喜欢金莉莉。可何豹呢,这事儿处理的太不上道了。”

  郝大根脸色一沉,眼中浮起森森杀气,阴冷盯着何豹,“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打金莉莉的主意。我们之间,本来没有恩怨。你却和刘松勾结,想轮奸莉莉姐。

  这笔账,我必须讨回来。即使我不喜欢她。也不可能让你们伤害她。事儿因我而起。我必须救出她。也要替她讨个说法。所以。这是你自找的。我没杀你。算你走了狗屎运。”

  “郝兄弟,别说了。这事儿,我都清楚了。也不怪你。真要怪。只怪这个混蛋有眼无珠,自不量力。他脑壳被门夹了,你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

  一看郝大根的眼神,关清河知道不妙,他能救何豹,也能让他再昏睡过去。房内有空调,可关清河额头上冒冷汗了,嘴里一阵干涩,突然结巴了,“能……能否给我一个薄面,放他一马?”

  “干爹……”

  “畜牲!你不再闭嘴。我就亲手杀了你。你把自己搭进去了不算,是不是还想害死我?”关清河咆哮怒吼,一大嘴巴子抽了过去。

  “关大所长。行了。你这一套,还是留着对付别人吧。别和我装了。我承认,我当时真的想杀了这个王八蛋,可转念一想,他不配。否则,他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郝大根起身,拍了拍关清河的肩膀,一边收拾行头,一边叮嘱,“他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干净了。不过,伤势较重,需要好好静养。饮食方面,一定要忌口。”

  “郝兄弟,你放心吧。你说的每一个字,我都牢记在心里。等他的伤好点了,我让他给金小姐叩头认错。”关清河跟着郝大根屁股后面,担心吊胆的送到了门口。

  “这倒不必了。一、莉莉姐不想看到他这张令人作呕的嘴脸。二、只要他不兴风作浪。这事儿算过去了。不过,他再耍什么花样。就没有上次那样幸运了。我一定会杀了他。”

  “知道。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看着他。让他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心做人。绝不会再做坏事了。”关清河在脸上抹了一把冷汗,点头哈腰的送出了门。

  亲自送走了郝大根,关清河感觉两腿发软,靠在墙上,大口喘气,拖着两条沉重的腿儿,有气无力的回到卧室,关门反锁,用杀人的目光看着何豹,“畜牲,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

  “老不死的,你没事吧?你好歹是派出所的所长,居然像狗一样,对一个不入流小杂种点头哈腰的。你这把年纪,全活到狗身上去……”

  “啪!”

  “小畜牲!你真是不知死活。别开你和刘松勾结,想金莉莉的事不说。如果不是郝大根,你这条狗命就没了。是他救了你。”关清河用力抽了一个大嘴巴子,说了何豹昏迷之后的事。

  “老不死的。你这把年纪,真的活到狗身上去了。整件事,都是这个小杂种和那婊子布的局。他们把我当成木偶一样在耍,我为什么要领他的情?”何豹不笨,终于明白上当了。

  “畜牲!这就是人家高明的地方。你知道被玩了。又能怎样?有证据吗?可是,人家救了你。这是活生生的事实。更何况,在这件事上,你理亏在先,又是失败者,还能怎样?

  更坏的是,你说出了一切。所有把柄都在他们手里。你已经出卖了苟东风。别开陈欣然的军方背景不说。我们依然惹不起。她的官儿,郝大根的智慧,我们凭什么和人家斗?

  最坏的是,镇上的事已经惊魂了纪委的人。听说,已经派人下来了。可是,连周晓云都不知道实情。如此神秘,一定另有玄机。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关清河又抽了一耳光。

  “老不死。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突然之间,何豹感觉房间的空气被人抽空了,呼吸困难,胸口如同压了一块巨石,他快窒息了。

  “不知道。但这件事非比寻常。可是,一定和郝大根或陈欣然有关。他们不碰镇上的事。一直风平浪静。他们一动,上面立即出手了。说明了什么?”

  关清河发出沉重叹气,冷冷瞪着何豹,“小畜牲!你在道上混了这样久。难道还不明白。显而易见。不是上面想扫干净镇上的垃圾,就是他们两人背后有大靠山。”

  “可是……”

  “可是你妈的毛。你他妈的真是猎啊?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怎么和他们斗?更何况,这是大局。也是大势所趋。上面要下手。谁也挡不住。真要怪。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关清河右手按在小腹伤口上,轻轻按了一下,“你记住,真要保住狗命,必须管好你的嘴巴。更要管住你的情绪。千万不要激怒郝大根,否则,我也救不了你。”

  “难道就这样算了?”

  “你他妈的是猪啊?鸡蛋碰石头。你见过鸡蛋能胜吗?又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百年不迟。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人。只要能沉住气,一定能报仇。”

  “老不死的。这一次,我听你的。不过,我将来真的开始复仇了。你必须帮我。只要我能顺利复仇。这栋房子就是你的。为了复仇,我可以付出一切。”何豹用力握紧了双拳。

  “这房子,恐怕是保不住了。别说将来,只是眼前,你也没有权力支配了。”关清河长叹一声,转达了郝大根的意思。

  为了苟东风的安全,郝大根决定把他转到何豹的别墅里。别墅有一间地下室,苟东风只有在那儿养伤,目前才是最安全的。另外,郝大根几人也会搬过来,暂时住在别墅里。

  “这算什么?鹊巢鸠占?”

  “他真要强行霸占。你又能如何?更何况,他不是霸占,只是临时暂住。一、为了保证苟东风的安全。二、也是监视你。三、方便给你们两人治疗。”

  关清河发出苦涩长叹,“这就是郝大根的高明和可怕之处。让你们两人一直在他的眼皮子下面。可是,你们两人却不能见面。彼此之间,无法互通声息。所以,你千万不要乱来。”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十年不行,我就等二十年。”

  “行了。别他妈的咬牙切齿的,现在必须忍。一边躲避风头,一边养伤。其它的事。以后再说吧。如果小命都没了,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关清河冷哼一声,起身离开了卧室。

  “这老狗日的。为了自己的官儿,居然怕成这样。看样子,报仇的事不能指望他了。我得想别的办法。”看着消失在门口的关清河,何豹陷入了沉思。

  ……

  关清河进了一楼客厅,简单说了在楼上的经过。见郝大根久久不出,关清河的心又提了起来,掌心开始冒汗了,万一郝大根哪股气不顺,要找何豹的麻烦,他怎么办?

  “关大所长。你放心。我现在没时间找他的麻烦。只要他不惹事。我乐的清闲。不过,老狗的事,你要打起一百万分的精神。绝不能出一丝差错。”

  郝大根端起杯子浅饮两口,掏出手机,点开陈欣然发的短信,一边看,一边念名字,“能用的,只有这几个人。但是,整个派出所的人,除了你之外,只有乔木可以接近苟东风。”

  “乔木?”

  “事到如今,没必要隐瞒你了。乔木和以前不同了。我和男人婆联手,已经把他打醒了。在你回来之前,乔木就是我们的人了。前头几天,一直是他在保护何豹。”郝大根一言带过此事。

  不到五分钟时间,乔木过来了。隐去一些关键细节。郝大根说了现在的状况,避开关清河的目光,对乔木递个眼色,提醒他留意何豹和关清河,必须保证苟东风的安全。

  “你放心吧。我向陈镇长保证过。只要我乔木还能喘气,绝不会让苟东风出事。”乔木拍着胸口保证。

  “乔木,大话人人会说。可关键是,大话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不要忘了,上次在你家里,那是最好的教训。当时,你能喘气吧?而且好端端的,毛都没有掉一根,可结果呢?”

  “上次?”

  “行了,乔木,我知道,你现在的状态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你也是老刑侦了,应该知道苟东风的重要性。没了这个人。我们做的一切,都有可能白费。”

  郝大根冷笑一声,起身向门口走去。出了大厅,听到别墅外面响起车子声音,正是陈欣然的车子,“男人婆来了,去把苟东风接进来,直接送到地下密室。”

  乔木和关清河去接苟东风了,郝大根正在思索,晚上怎么暗算温馨语,电话响了,掏出一看,是姚长军打的。他在镇上出事好几天了,一直没动静,现在来电话,估计有事。赶紧接了。

  “老大,事情不妙。大大的不妙。你的老岳丈估计要出事了。”姚长军的脸色很难看,声音十分焦急。

  “姚长军同学,你能不能冷静点?不要急。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郝大根跑步上了二楼,进了主卧室,关门反锁。

  “具体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刚听书记说,刘建成请了病假,是长假,去省城看病了。村里的大小事儿,全交给你岳丈了。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姚长军说了他知道的情况。

  “请长假,去省城?完了。完了。杨大全这头猪。他当了刘建成的替死鬼。”郝大根甩甩头,脑子很快清醒了,几乎在瞬间明白了,这是一个可耻的陷阱。

  以杨大全的脑壳,根本就无法识破。更何况。杨大全做梦都想当村支书。知道刘建成患了绝症,有可能活不了多久,他就可以上位了,脑子一热,肯定上当。

  “老大,你是不是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姚长军想了想,可一时之间,他真的理不出头绪,这一下,又看到了自己和郝大根之间的差距。

  “姚同学,你立即,马上去杨家。拎着杨大全的耳朵,亲口告诉他。这事儿不能接。如果已经移交了什么,立即还原。否则,这事儿就大条了。”这一刻,郝大根真乱了。

  &nbs

  p;如果刘建成的阴谋得逞了,杨全大就死定了。杨大全出了事,杨慧怎么办?她刚考上大学,北大的、八年直博,八年下来,没有三十四万,别想走出学校大门。

  所以,不管如何,杨大全不能出事。否则,杨慧就完了。她的大学梦,她的未来,都将化成泡影。将来娶她与否,并不重。重要的是,他不能让杨慧受到伤害。

  “好。我立即去,有什么事儿,随时联系。不过,这事儿要不要告诉刘姐?”想到刘雨涵,姚长军却拿不定主意。

  “暂时不要。你先弄清楚两件事。一、刘建成到底移交了些什么玩意,这件事,非常重要。一定要让杨大全说清楚,绝不能有一点隐瞒。否则,无法补救。

  二、刘建成是不是已经走了。如果没有,你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扣住他,千万不能让他离开桃花村。你懂的,人走了,有些事就没法说清楚了。只要人在,就能当面对质。”

  “老大,你放心。这个,我懂。只要那老小子还在家里,我一定扣下他。绝不让他走出家门半步。”姚长军一边说,一边向停车场跑去。

  “如果情况不对,也不要急着惊动涵姐。先找凤姐。让凤姐找冷冰雪。她会帮你。如果她不听指挥。你就说,这事儿要是砸了。我会很愤怒。生气的时候,记心不好。肯定不记得她的婚戒放哪儿了。”想想冷冰雪的性格。郝大根只能出阴招。

  “知道啦。老大,你放心。我立即赶过去,希望不会太晚。”姚长军上了车,掏出钥匙插了进去,发动引擎,风驰电掣的向桃花村赶去。

  “杨慧,结局如何,我真的不能保证,但是,我会尽力。希望情况不会太坏。否则……”郝大根苦笑一声,抓着电话跑进了一楼客厅。

  陈欣然正在喝水,见郝大根一脸愤怒,放下杯子迎了过去,纵身扑进怀里,含着双唇亲了一口,“小宝贝,谁惹你了?”

  “你。”

  “我?”陈欣然蒙了,傻傻的看着他,回来之后,他们之间只说了几句话,没有任何不愉快的事,怎么可能招他?

  “男人婆,有件事,你办的真不上档。”郝大根也明白,这事儿不能怪她,长叹一声,说了姚长军告诉的消息。

  “这……”陈欣然彻底蒙了,在桃花村的时候,如果她的耳朵长一点,一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