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2章(2/2)

加入书签

听到点什么,可是,她什么都没有打听。这事儿,确实够菜的。

  假设她在桃花村就知道这事儿了。以那时的时间计算,很有可能阻止杨大全做白日梦。即使不能。可时间不长,容易补救。时间越长,他们越被动。

  “行了。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再说了,你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可能知道刘建成会突然出手,移祸江东,找杨大全做替死鬼。但是,却说明了一件。”

  “郑……郑治平出手了?”陈欣然俏脸突然变色,想想刘建成的情况,以及郝大根说的话。发展到现在的局面,郑治平显然坐不住了。

  刘建成布局陷阱杨大全,要让杨大全放松警惕。最好的办法就是说实话,说出他患了胃癌的事。不但可以令杨大全消除戒心,还可以打张感情牌,彻底麻痹杨大全。

  只有如此,才能更好的欺骗杨大全。不管是移交工作,或是去省城看病,一切都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不会引起杨大全的怀疑,眼眼眼的跳进他的陷阱里。

  “必须的。也只他有知道上面的动态。刘建成做了些什么,他心里清楚,肯定也得了不少好处。知道事态严重。就怂恿刘建成找个替死鬼。刘建成脱身了,他也安全了。”

  郝大根躺了下去,把头枕在她的大腿上,看着客厅的大吊灯,他笑了,是苦笑,“同时,我也明白了一件事。这件事,也证实了苟东风说的那句话。江明白有后台。”

  “后台?”陈欣然的俏脸再次变色,回想江明白采取的冒险行动,她也明白了,“如此看来。江明白的后台就是郑治平了。这也是周晓云明知他有问题,却不敢动的原因。”

  “未必全是。江明白攀上郑治平,有可能是刘建成的原因。但是,给江明白撑腰的人,确实是郑治平。可有些事,他不会直接找江明白,而是让刘建成当传话筒。”

  “你是说,江明白知道惊动了上面的消息,不是郑治平说的,而是刘建成透露的?知道上面要彻查镇上的事,江明白担心苟东风扛不住,所以动了杀机,杀人灭口,以求自保。”

  “必须的啊。郑治平的屁股干净与否。江明白一定有所耳闻。为了自己的前程。郑治平不能坐视不管。镇上的事,只要苟东风死了。就可以推给一个死人……”

  “桃花村的事,让杨大全做替死鬼。刘建成就干净了。镇上的事,有死人顶罪,江明白就是脱身了。他们两人安全,郑治平就能保证后院安全了。这王八蛋,果然够阴险。”

  这一刻,陈欣然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对官场的事有多陌生。也明白了一件事,自己对于所谓的政治,知道的太少了。真要耍心眼,玩阴谋,她真不是对手。

  “宝贝,你还有得救。多和小老公相处,多吃点老子的口水。你快就能玩转官场了。”郝大根得意大笑,突然扑倒她,伏身压了下去,含着双唇狂吻。

  ……

  姚长军真是十万火急赶到了桃花村,村里的机耕路可以开到刘家别墅门口。他直接冲到别墅大门口,发现铁门已经上锁了,抓紧铁门摇了几下,一边摇,一边叫,里面没有反应。

  “坏了,事情真被老大料中了。姓刘的老小子溜了?”姚长军又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掏出手机接通刘建成家里的座机,通了却没有人接。

  时间紧迫,姚长军不敢耽搁,立即打给郝大根,不等郝大根发问,主动说了现在的情况。他不能进去,里面是否有人,暂时弄不表楚,但是,必须想办法确认。

  “姚同学,有进步啊。以时间算。刘建成可能没有走,而是躲在家里。你别走开,立即打去找凤姐。让冷冰雪守在别墅外面。只要刘建成想溜,抓他现行。你去杨家,要快。”

  “明白了。老大,你放心吧。这事儿,我一定办好。”姚长军掐了电话,急忙打进乔家,正是罗玉凤接的电话。姚长军没有绕弯子,也不敢,开门见山说了原因。

  “姚乡长,阿根到底在做什么?听口气,你现在成了他的兵了。这不是乱套了吗?”罗玉凤脑子全乱了,完全弄不清楚状态。

  “亲爱的凤姐。现在真没有时间解释。等事儿过去了,老大一定会亲口告诉你。可现在,麻烦你把冷冰雪派过来。我需要她帮忙,十万火急。如果晚了,你的准儿媳家里就出大事了。”

  “慧儿家里?”

  “凤姐,求你了,别问了。快,按我说的做,让冷冰雪立即赶到刘家。她到了之后,我要去杨家。这事儿,真的火烧眉毛了。”姚长军再次重复了郝大根的话。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一定说动她。”罗玉凤放下话筒,跑步上了二楼,从郝大根的房间拽出了冷冰雪,对她耳语几句。

  &nbs

  p;冷冰雪本来摇头,可看清罗玉凤的眼神,知道态严重。婚戒又在郝大根手里。加上罗玉凤对她有恩。这个忙。她必须帮。点头嗯了一声,问清刘家的地址,顶着烈日走了。

  冷冰雪赶到刘家别墅外面,姚长军交了几句,临走之前,又用婚戒警告她,千万不要放水。否则,郝大根真把戒指扔了,她的损失就大了。

  “果然是一丘之貉。没有一个好东西。除了用这个,没别的招了吗?”冷冰雪气的发抖,却又无可奈何,只能咬紧牙巴忍了。

  “这不重。重要的是,你来了。这足以说明,老大的招有效。”姚长军打了两个干哈哈,钻进车里溜了。

  姚长军赶到杨家的时候。王红艳都在准备晚饭了。姚长军脸色一沉,冷冷看着杨大全,“找个地方,我们聊聊。”

  “姚乡长,发生什么事了?”王红艳是第一次见姚长军用这种口气对杨大全说话,直觉告诉她,一定出什么事了。

  “妇道人家,多什么嘴?我和你男人说话,有你插话的余地吗?滚一边去。”姚长军见杨大全发呆,抓紧他的胳膊,拖着上了二楼。

  上了二楼,进了自己的睡房,杨大全还是没有完全清醒。不但有三分酒意没醒,也被姚长军的动作和话弄糊涂了,傻傻的站着,一声不吭看着姚长军。

  “杨大全,你就是一头猪,一头没有半点脑子的猪。”姚长军气急了,踢了杨大全一脚,“快说,刘建成是不是把所有工作都移交给你了?除此之外,还有没有给别的东西给你?”

  “这?”

  “猪!你大祸临头了,还在做白日梦,想着当村支书。这是一个局。一个可怕的局。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再不说,就真的晚了。”姚长军抓起枕头,用力砸在杨大全脸上。

  “我?”杨大全用力甩头,最后酒意全醒了,想到还放在家里的二十万现金,两腿一软,突然跌了下去,“没、没有啊。”

  “你这头无药可救的猪。你什么都不知道,居然像白痴一样接下刘建成的工作。这件事,没有你想象的简单。再不说,杨家就大祸临头了,必然家破人亡。”姚长军抱起沙发砸了过去。

  “啊……”杨大全发了同杀猪般的惨叫,一个翻爬滚了过去,缩在门后发抖,“我……我当时喝多了。迷迷糊糊的,好像收了些文件,还签了字。”

  “猪啊!你真是一头猪。如果不是老大插手,我绝不会管你的破事。你比猪还笨,居然还想当村支书。什么东西啊?自己的位置都没有找对,还成天做白日梦。”

  姚长军提起杨大全,甩手一耳光,“快说,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比如钱,或是其它重贵物品,这个非常重要。你必须一五一十的说明白。”

  “没……没有了。”想到家里的二十万现金,杨大全避开了姚长军的目光。贪污十万以上就可以判十年以上或无期徒刑。他拿了二十万,一旦暴光,他就死定了。这事儿,打死也不能说。

  “杨大全,你这头猪。你以为,你不说就没事了吗?这个一个局。事儿很快就会暴光。再不说清楚,就真的晚了。你知道吗?刘建成准备跑路了。”姚长军急的愤怒大吼。

  “跑路?”

  “白痴。你真以为,他是真心让你代理村支书啊。不是,他是找你做替死鬼。老大和陈镇长在镇上办事,这事儿惊动了县纪委的人。已经派人下来了。正在追查。”

  姚长军狠狠踢了一脚,“刘建成收到消息,知道事情大条了。就算他表弟是人大副主任,这事儿也罩不住了。必须找个替死鬼。否则,他就死定了。你这头猪,明白了没有?”

  “这?”杨大全彻底傻了,在墙上撞了几下,疼痛刺激,回想在刘家发生的一切,他的村支书梦醒了,忍痛跪着,可怜巴巴的看着姚长军,“乡长,你要救我,求你了。”

  “抱歉。我没有这样大的本事。这事儿,除了老大之外,估计谁也无力回天了。你要求,求老大去。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姚长军提起他扔在床上。

  “我说,我说,什么都说。”杨大全顾不上抹猫尿了,一边回忆当时的情况,一边细说,一五一十的全说了,不敢再有一点隐瞒,包括刘建成送的二十万现金。

  “猪!你就是一头没有脑子的猪。这会儿,我没时间和你计较。滚出去,我打个电话。”姚长军把杨大全踢了出去,急忙接通郝大根的电话,一股脑儿说了事情的经过。

  “姚同学,你立即查清楚,杨大全签下的资料有些什么。更重要的是,这些资料有什么陷阱?这件事,恐怕要借用乡上的会计师了。查清楚桃花村历年的明细账目。不过……”

  “不过什么?”

  “这件事,必须心动涵姐了。你记住,顺序不能乱。一、让杨大全立即交出这笔现金。以及他当村长之后贪污的钱。不管多少,必须一一交代清楚,不能有任何隐瞒。

  假设家里没有这样多的现金了,包括银行里的钱。就写一分书面材料,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十二的诚意坦白,不但要争取宽大处理,还要指证刘建成,更重要的是……”

  “老大,这个,我知道。反咬刘建成一口,所有贪污,全是他策划的,大块的肉,全是他吃了。杨大全只是喝了一点汤。不想同流合污了,所以主动站了出来……”

  “差不多吧。这点最重要。他本来要举报刘建成,可处理不当,反而被刘建成察觉了。先下手为强,把他灌醉了,故意陷害他,就是想把所有罪名安在杨大全头上。”

  “知道了。后面呢?”

  “到了乡上,给杨大全验尿,证明他真的喝了大量的酒,是被人陷害的。所有的这一切,都要让涵姐参与,但不能让杨大全知道她的身份。”郝大根长长叹了一口。接着说。

  第三.必须让聂大昌知道刘雨涵的身份。杨大全的事儿,让聂大昌全权处理。他尽量不要介入过深。说白了,刘雨涵和聂大昌都是杨大全的证人。

  所有的钱,不管多少,全部交给聂大昌,让他打条子。但是,这条子不能让杨大全保存,交给刘雨涵比较安全。杨大全写的书面材料,复印一分给刘雨涵,正本交给聂大昌。

  “你担心聂大昌是鸟官?”

  “多个心眼,应该没有坏处。另外,你要提醒冷冰雪,注意涵姐的安全。这事小事,相信你能处理好。否则,你就别叫我老大。立即过去。越快越快。”郝大根提高了声音。

  “是。”姚长军掐了电话,拉开房门冲了出去,抓紧杨大全的脖子拽了进去,“立即、马上,把家里的现金,还有存款上的钱全部统计一个数字。”

  “为什么?”

  “猪,到了这会儿,你还有脸问什么?赶紧的。这事儿,让你女人办。你自己想想,当了村长之后,贪了多少钱?这些钱,又是从何来的?一定要想清楚。”姚长军踢了一脚,跑步冲了出去,开放两腿,跑步向乔家赶去。

  ……

  何氏别墅、二楼客厅。

  看着依旧凌乱的房间,郝大根突然笑了。却是三分苦笑,三分嘲笑。现在想想,真的有点怕。可当时,他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必须救出金莉莉。

  如果时光倒流,让他重新选择。扪心自问,他未必还有那样的勇气。这儿可是何豹的老窝。他不但独闯豹窝,还伤了刘松和何豹两人,带着金莉莉顺利逃了出去。真是一个奇迹。

  郝大根正在想那天的事,突然想到了玩失踪的王虎。可细细一想,这事儿也能理解。王虎是公司的ceo,又被刀片划伤了,估计回城里疗伤了。报仇的事,必须放一放。

  “阿根,我们真的可以住在这儿?”刘美玲从后面抱紧郝大根,右手放在裤裆外面揉捏,“刘老三也可以吗?”

  “这是必须的。不过……”郝大根拉过她搂在怀里,右手钻进了t恤衫内,扒开奶罩抓在手里,“你在这儿,不仅是养病这样简单。”

  “我也有任务啊?”

  “一、好好看着刘老三。尽快弄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恢复了?二、必须盯死何豹,千万不能让他在背后搞小动作。这件事,不能让刘老三知道。你心里有数就行了。懂不?”郝大根用力捏了一把。

  “嗯!”刘美玲关门反锁,喘息脱了上衣,右手摸到背上,三秒之内解了奶罩,扯下来缠在男人脖子上,含着双唇激动亲吻。

  回想那天在这儿干金莉莉的情景,郝大根的情绪本就有点失控,受到女人的刺激,很快失控,右手挤进腿间,隔着小裤爱抚。

  很快发现,女人流水了。这一下,男人的欲望彻底爆了,扒下小裤,食中二指同时闯进了草丛里,在肥厚边缘轻轻抚柔,利用外边的水水润滑,食指戳了进去。

  “老公,我要。好好的疼我。”刘美玲受不了了,拉着男人冲到单人沙发旁边,她躬身趴在沙发扶手上,尽量撅起屁股,露出那片黑漆漆的毛毛,分开两腿,扭动屁股勾引男人。

  本就失控的郝大根,哪里受得了这种诱惑,发出野兽般的低吼,站在后面搂紧小蛮腰,扭着大屁股贴了过去,磨了几下,哧的一声闯进了潮湿的黑暗通道内。

  暴风雨之后,刘美玲有气无力的趴在沙发扶手上,扭过头,媚眼如丝的瞄着男人,发现那玩意儿还是硬的,正在不停颤抖,湿淋淋的,真像一根粗长的赶面棒。

  这一刻,她下定了决心,这辈子必须一直跟着他。过了这个村,不可能再有这个店。想要一辈子“性福”快乐,最好的选择只有一个,永远都做他的女人。

  郝大根喘了几口气,又闯了进去,展开了更粗暴,更野蛮的进攻。一直高频,顶了刘美玲不停尖叫,兴奋之中,夹着淡淡的痛苦,是顶的太重了,有点疼痛。

  又一次**结束了。郝大根的电话响了,发现是肖永康打的。本不想接。可这个点上快吃晚饭了,担心医院有事情,反正打洞游戏可以告一段落了,躺下去后按了接听。

  不听还好,听了之后,郝大根差点跳起,顾不上洗屁股了,在刘美玲屁股上捏了一把,“婆娘,我没时间干了。晚上回来,一定日趴你。”

  “老公,你干什么去啊?我还没吃饱呢。”刘美玲光着屁股追到门口,发现郝大根已经下楼了,心里一急,也顾不上冲洗了,穿上衣服,跑步冲了下去。

  郝大根到了一楼客厅,从沙发提起陈欣然,用力掐了一把,“男人婆,别睡了。关玉雪受了重伤,肖永康没有把握救她。我必须立即过去,快开车。”

  “都什么事儿啊?姐什么时候成你司机了?”陈欣然嘀咕一句,跑步冲了出去,上车之后,调头退到门口,不停按喇叭。

  “别催。来啦。”郝大根穿上背心,跑步上车,重重关上车门,在女人脸上亲了一口,“镇的事儿结结束了,必须教我开车。”

  “要收学费。”

  “多少?”

  “一千不算少,一万不嫌多。”陈欣然松了刹车,换挡踩油门,车子飞一般的冲出了别墅,风驰电掣的向医院冲去。

  “那天日了你,就当是学费。”郝大根爆笑,左手挤进女人腿间,隔着裤子捏了捏,“上亿的小金条给你,一定是世界上最贵的学费了。”

  “别搞。姐在开车。车翻了,我们得去另外的世界干了。”陈欣然夹紧两腿,发现无法阻止,只能打开男人爪子,专心开车。

  三分钟后,郝大根飞一般冲进了一号手术室。路上用了两分钟左右,到了医院,洗手和换衣服,用了差点一分钟。对郝大根而言,这已经是极限了。

  虽然晚了一点,可郝大根用了医经上的针灸绝技——天外飞仙。这是医经上最厉害的针灸术。威力和施针的难度,都在一元复始之上。

  这是郝大根第一次施展天外飞仙。结局如何,他自己都不知道。不过,他相信败华佗。也相信自己。只要施针的时候没有出错,应该能保住关玉雪的小命。

  但心,他心里还是没底。更何况。关玉雪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别开卧底的事不谈。他不能让她出事,必须想方设法的将她从鬼门关抢回来。

  幸运的是,初次施展天外飞仙没有出错,不管是手法或是火候,都可圈可点。最近这几天,在刘美玲、刘老三、毛晓敏、刘建成、白秀秀、以及他自己身上施针,没有白瞎。

  “她的小命,应该保住了。到底怎么回事?”郝大根抹了抹额头的汗水,确定关玉雪的气息平稳了,把护士轰了出去,拉着肖永康出了的手术室。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是一个护士发现的。”肖永康的眼神有点迷茫,靠在墙上,说了他知道之后的情况。

  快到五点的时候,他正在办公室整理病历。护士长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关玉雪被车撞了,而且就在医院门口。肇事司机逃的无影无踪,没有人管关玉雪的死活。

  出于救死扶伤的宗旨,护士长和另一个护士将关玉雪抬进了医院。可是,关玉雪的伤势很严重。他没有把握。无奈之下,只能找郝大根。

  “在医院门口撞伤关玉雪。这事儿挺有意思的。取针之后,送进重症病房。找专职护士照顾。除了指定护士和你之外。不准其它人接近她。”郝大根心里涌起一丝疑云。

  “为什么?”

  “从伤势看,对方是成心要关玉雪的命。如果知道她还活着。一定会再次出手。所以,必须找可靠的护士照顾。绝不能让她出事。”郝大根心里一动,想到了柳媚儿。

  这个时候,柳媚儿应该还在606病房。郝大根对肖永康耳语几句,跑步向住院部冲去。进了606病房,柳媚儿正在睡觉,温馨语还没有回来。

  “小a

  a,滚起来。有任务了。”郝大根抓着胳膊提起她,在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去洗个冷水脸,清醒一下,拿出最好的状态。”

  “二流子,之前的账还没有和你算,这会儿,又对我指手划脚的,凭什么啊?我又不是你的手下。在这儿,我只听馨姐一个人的。”柳媚儿故意挑事。

  “柳媚儿,平时放嗲,我可以忍你。但这会儿,最好不要撒娇。人命关天。如果出了什么意外,我活活的日死你。”郝大根拖着她向卫生间走去。

  “你?”这是柳媚儿第一次见男人发飚,莫名的,心里一阵紧张和不安,放嗲的话到了嘴边,生生咽了下去,扭了几下,不再挣扎,被男人拖进了卫生间。

  “不知道是巧合,或是关玉雪被江明白识破了。现在,她命悬一线。能否顺利度过眼前的危机,全靠你了。”郝大根说了现在的情况,“你扮成护士,二十四小时守着她。”

  “你怀疑是江明白派人干的?”柳媚儿仅有的睡意全吓飞了,如果郝大根的推测是正确的,江明白既然识破了关玉雪,对于苟东风之死,肯定也会起疑。

  “不知道。我还没有去过车祸现场。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撞关玉雪的人,绝不是意外,而是蓄意谋杀。车祸的事,交给关清河处理。顺便试试他。”

  郝大根在柳媚儿屁股上拧了一把,出了卫生间,掏出电话接通关清河的手机,“关大所长,在你管辖的地方,肇事司机逃的无影无踪,你是不是有责任揪出这个王八蛋?”

  “根弟。事情恐怕没有表面这样简单。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人。”陈欣然满头大汗的冲进了房间。

  “郑治平?坏了。要出大事了。柳媚儿,不管如何,你拼了命也要保护好关玉雪。我和男人婆出去会儿。”郝大根掐了电话,抓紧陈欣然的手,跑步向楼下冲去。

  “跑这样快,难道出去打野战?可这会儿,外面热,去哪儿运动啊?”柳媚儿洗了冷水脸,跑步追了出来,连郝大根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嘀咕几句,试着联系温馨语,可温馨语的手机关了。想到她们到松木镇的目的,柳媚儿不敢耽搁,收拾之后,急忙向重症病房赶去。

  有肖永康支持,事情办的很顺利。柳媚儿装成医院的护士,全权负责关玉雪的安全。白天的时候,需要打针或换药,肖永康亲自动手。晚上的时候,由他亲自指定的人负责。

  不过,所有的一切,都必须在柳媚儿的监视下进行。没有柳媚儿在,任何人不能靠近关玉雪。包括肖永康在内。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关玉雪。

  看着昏迷不醒的关玉雪,柳媚儿心里涌起一丝忌妒。虽然看不清脸了,可是,那两只高高耸起的肥大,令她感到自惭形秽。看了好几分钟,这丫头又笑了。

  “我青春阳光,美丽无限。可你没有。奶奶再大,可脸蛋还是会苍老。再说了,这样大两坨肉,天天挂在胸口,挺累人的。”柳媚儿拉过椅子坐下,闭上双眼,又想到了温馨语。

  温馨语的够大吧。比关玉雪的更大。而且形状更好。可是,那两坨东西不但没有带来快乐,反而令她痛苦不堪,情路坎坷,弄的伤痕累累,一直没有找到真心相爱的人。

  凡是接近温馨语的男人,没有几个是真心的。有真心的,可温馨语又看不上眼。能上眼的,又没有真心,只是贪图她的美貌和身材。那不是爱,只是欲。

  温馨语是一个心气很高的女人。一般的男人,绝不会上眼。加上职业关系,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眼看快三张的女人了,感情的事儿,一直没有着落。

  温馨语本人倒不是急。却急坏了家里的父母。天天四处张罗。可温馨语四处奔走,在家里的时间很少。为了这事儿,经常和父母争吵,关系越来越恶劣了。

  正在幻想,如果郝大根真能拿下温馨语,说不定真有发展的空间。郝大根虽然不是白马王子,而且是不入流的混混,可他能激起温馨语的女人欲望,这是很少见的。

  手机响了,掏出一看,是陌生号码,犹豫少顷,出了病房才接的。对方表示,温馨语被别人绑架了,有五六个男人,准备轮番强上。希望她赶过去帮忙。

  “在哪儿啊?”柳媚儿只问了一句,猛的清醒了,想到关玉雪的安全,怀疑这是一个局,调虎离山,把她骗走了,就混进医院刺杀关玉雪,绝不能上当。

  对方说了地址。柳媚儿装模作样的问了几句,决定将计就计。先让对方放松警惕。她假装离开医院,引对方上钩。只要进了医院,就有机会抓住他们。

  离手的线索,又回来了。只要这一局赢了,就能令郝大根刮目相看,他再也不敢轻视自己了。虽然有点冒险,但值得一搏。下定决心,立即行动。|

  (乡村小子混官场:山野猎妇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