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3章2(1/2)

加入书签

  /

  /

  “我发誓,绝不反悔。只要你救了表姐。我一定让你搞,你喜欢在天台上,或是现在的姿势,我都满足你。但是,你必须先救表姐。”关咏诗额头和脸上,全是冷汗。

  “你这样的女人,拿什么令我信服?所谓的誓言,比放屁还轻松,一文不值。这种把戏,别在老子前面玩了。”郝大根收回左手,勾着丁字裤的c形带别在一边,顶在凹陷处摩擦。

  “畜牲!你敢捅进去。我就咬舌自尽。我死了之后,做鬼也不放过你。”关咏诗闭上双眼,发出愤怒尖叫,浑身上下,不停颤抖。

  “婆娘,别抖哦。你的手发抖,你的恩人表姐就over了。千万别松手,一定要抓紧、抓紧啊。”郝大根脱了裤衩,身子下倾,保持一条水平线上,以平衡之势摩擦。

  这样非常舒服,黄瓜的上缘紧紧贴着中间的缝隙,偶尔将凹陷撑开一点,黄瓜就陷进去少许。颤抖之时,也会撑开一些,自动陷进去,增加摩擦面积,激起更大的快感。

  “再说了,你现在能死吗?你真的咬舌自尽。你的恩人表姐瞬间就会掉下去。摔的脑袋开花。死了之后,连全尸都没有一个,你忍心吗?这就是你说的报恩?”

  “畜牲!你到底想怎样?”关咏诗从没有这样害怕过。她怕的,不仅仅是陈金蓉从她手里掉下去。还有更怕的,自己的身体有反应了。只不过、现在还能控制。

  可是,一旦里面的液体流出来了,郝大根立即就会发现。被嘲笑与否,丢人现眼都不重要了。可怕的是,郝大根一旦知道她有反应,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捅进去,粗暴强上。

  “就这样。把你的磨出来了,再决定下一步行动。”郝大根的身子又向下蹲去,黄瓜和肥厚之间,大约成三十度角,尽量把光小头陷在缝隙里,快速摩擦。

  “畜牲。我这个样子,恨不得活活撕碎你,表姐又在生死边缘徘徊,我的身子,怎么可能有反应啊?”关咏诗嘴上这样说,可身体不配合,反应越来越明显,里面有点痒麻了。

  “我之前说过,老子什么都信,就是他妈的不信邪。都这个点上了,你还跟老子装逼,既然如此,就不能怪我了。”郝大根站直身子,粗暴撕破丁字裤,小心分开两腿。

  “不要!求你了。我说实话,说实话。你的大东西顶着我,不但下面痒,我的心也痒了。里面更痒,已经流水了,估计快流出来了。我下贱,我不要脸。”

  关咏诗闭上双眼,悲愤痛哭,“我比母狗还贱,见不得男人的大东西。虽然愤怒,却有很强的反应。只要你救了表姐,我发誓,一连让你搞三天。你能搞多久,我就坚持多久。”

  “女人的誓言,能信吗?”

  “如果我失言,我下面一直溃烂,一辈子不会康复。永远没有男人爱,孤老一生。”为了取信郝大根,不管什么样的誓,她都敢说。

  “不行。我这个人,不见兔子、不撤鹰。不过,我有一个折衷之法,两全齐美。”郝大根从沙滩裤里掏出手机,开启录音功能,“婆娘,说几句吧。”

  “你?好,我说。”事到如今,关咏诗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一直让步,“我关咏诗对天起誓,只要郝大根救了我表姐陈金蓉,连续三天,我一直让他干。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绝或推辞。”

  “吐词还算清楚。你这一关,可以过了。可是,下面那个人,也得说几句。”郝大根伸长脖子,探头望着陈金蓉,“猫婆娘,快说。”

  “说……说什么啊?”

  “是你故意勾引我,想向我借粮播种。没有儿子,你就不能继承刘家的一切。有了儿子。刘建成死了之后,你就能占有刘家的所有。你借种生娃儿,只想霸占刘家的财产。快说。”

  “畜牲!你好狠。”

  “猫婆娘。你再骂一句试试。老子立即闪人,你的美人儿表妹还能坚持多久?两分钟或是三分钟?给你三秒时间,不说,就表示你放弃了。三、二、一……”

  “我说。”陈金蓉明白,这个点上,绝不能挑战郝大根的耐性,咬了咬牙,按郝大根的意思说了一遍。

  “婆娘,你坚持一下啊。我把录音保存在邮箱里,即使你们毁了手机,录音还是在。你们别想翻盘。”郝大根乐的哈哈大笑,把录音保存在qq邮箱里,放下手机,再次搂紧关咏诗的小蛮腰。

  “畜牲!我们都按你说的做了,你还想怎样?再不动手,我真的坚持不住了。”关咏诗把牙齿咬的咯咯响,就是不敢乱动,只能任由他恣意揉捏。

  “宝贝,别鸡动。我想做一个,试试你的极限和耐力。千万要吼住。啊。”郝大根把小光头陷在缝隙里,迅速摩擦,一秒之内,至少回来滑动十次左右。

  “畜牲……”

  “宝贝。别动哦。否则,你的恩人表姐就要阴阳相隔了。”郝大根再次提速,一秒之内,超过十二次了。而且还在尝试加速,争取更快一点。

  可他没有想到,不到两分时间,关咏诗真的流了。而且流了不少。不但浸湿了入口,小光头也湿淋淋的了,凹陷边缘的毛毛也湿了。

  “宝贝,由此看来。你说的是真话。你喜欢老子的大家伙。更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你能咬牙坚持。说明还有潜力没发挥出来。还能坚持。”郝大根不但没有停止,反而磨的更快了。

  “畜牲!我的手臂已经发麻了。一旦无法用力,表姐就会掉下去。到了那时,一切都晚了。我一定亲手杀了你,然后自杀。”关咏诗深呼吸,凝聚最后力气。

  “男人婆,你怎么还不醒啊?只要你醒了,这事就好办了。”郝大根耍这样多花招,只有一个目的,拖延时间,希望陈欣然快点醒过来。

  “该死的畜牲!从头到尾,你根本没有相信过我。”关咏诗不傻,突然明白,她们都上了郝大根的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