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6章 撑死你(1/2)

加入书签

  “坏东西,你是不是故意整我啊?”周晓兰背对衣柜上的长方形镜子,扭头看清了背上的情况,密密麻麻的全是青紫色的罐印。《手#机*阅#读》

  印与印之间的距离很小,有的印边缘已经连在一起了。每个罐印都向上突起,硬硬的如同坏死的肌肉。整个背部都僵硬了。

  “满清十大酷刑里有种千刀万剐。为什么没有千罐万印呢?阿根,你不会想发明这种现代酷刑吧?”周晓兰举起左手在背上摸了摸,感觉罐印处有点疼痛。

  “不简单啊!居然知道满清十大酷刑。不愧是念了几天高中的人。你知道千刀万剐。另外九种呢?”郝大根不想和她计较鸡毛蒜皮的小事,岔开话题分散注意力。

  “你知道?”

  “念了高中有屁用。”郝大根一看眼神就知道她不清楚,嘴上说说或是耍嘴皮子挺顺口的,真要细说满清十大酷刑,估计真没有几个人能清清楚楚的说明白。

  “说是十大酷刑,其实不止十种刑法。十大酷刑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古代刑法数不胜数。晚清常用的十种刑法是最残忍的。尤其是以剥皮、凌迟、车裂、俱五型最是惨无人道。”

  “果然不是一般的二流子。小学没有毕业,对历史却如此了解。如果你坚持念书,肯定能考北大或清华。”周晓兰眼底闪过一丝震惊之色,发现自己真的低估了他。

  “比尔也是小学文化。他能成为世界首富。我小说没有毕业,将来当联合国首席医官就可以了。”郝大根一边收拾工具一边扯淡。

  “哎哟!说你胖,还真喘上了。你野心不小啊。不但知道联合国,还想当首席医官。我的妈呀!你脑子里想什么啊?”周晓兰伸出如脂似玉的纤指在男人前额戳了一指。

  “二流子也有梦想啊!难道你没有梦?如果人活着没有一点梦想,和草垛上的稻草有什么区别?”郝大根从手提袋里掏出一个棕色瓶,拧开盖子倒出一粒药丸。

  “说得太好了。人若无梦,与稻草何异?阿根,姐真的小看你了。抱个!”周晓兰扔了遮在胸前的毛巾,张开玉臂把男人紧紧搂在怀里。

  “别勾引我啊!别忘了,我是二流子。把我惹毛了,就算染花柳病也要上了你。”郝大根感觉裤裆里又乱了,刚平息的男人欲望又苏醒了。

  “来啊!谁怕谁?我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