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7章(1/2)

加入书签

  .

  /.

  /

  林文彬果然不是简单角色。《手#机*阅#读》乔木和王小伟联手,还差点让他逃了。幸好冷冰雪及时出现,帮了乔木两人一把,才顺利抓住林文彬。

  面对林文彬这种高手,郝大根不敢大意,用毫针制住他的“肩井穴”,用七八十度的烫水淋在他头上。不到五秒时间,林文彬醒了。

  “你是谁?”看清房内的环境,林文彬愣了三秒左右,知道情况不妙,生生压住心中怒火,尽量保持冷静,寻求脱困之策。

  林文彬的冷静和沉着,出乎郝大根的意料之外。被人强行绑架,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醒来之后,确定无法脱身了,还能如此冷静,确实不容易,不愧是仙桃实业的副总经理。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清楚现在的环境。”郝大根徐徐转身,露出带着花脸面具的面孔,冷冷看着林文彬。

  “我们之间,有恩怨吗?”林文彬眼神大变,知道遇上高手了,在这种情况下,对方还戴着面具,显然不会让他知道真实面目。对敌人一无所知,心里没底,不知道如何反击。

  “没有。”

  “那……”

  “没有恩怨,却有仇恨。仇比山高,恨似海深。如果你合作,我可以给你一个痛快的。反之,别怪我心狠手辣。一定让你生不如死。”郝大根用毫针刺住“足三里穴”。

  “你要干什么?”

  “最近几天,我一直在看满清十大酷刑。挺喜欢凌迟的。看多了,心里有点变态,想亲手试试,凌迟活人是什么感觉。”郝大根推倒林文彬,让他四肢大张的躺在沙发上。

  “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

  “别急。我很快就会告诉你。”郝大根扒了林文彬的衣裤,却没有动裤衩,斜眼盯着蠢蠢欲动的地方,从茶几上抓起钢据条,在裤衩外面敲了敲,“这玩意儿,见过吧?”

  “什么意思?”

  “这是钢锯条。许多装修工人都有,锯磁砖、锯钢管、锯铁条。赌石的人,解石的时候,也用这玩意儿,只是比较长。”郝大根把裤衩扒了下去,锯齿紧紧挨着半软不硬的东西。

  发现位置不对,不停移动,从根部移到了冠状沟,还是不对劲,最后停留在小光头上,“林总,你觉得,从哪儿锯比较好?没有架子,只是锯条,能不能把这东西锯断?”

  “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说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扮演的角色。我是刀俎,你是鱼肉。只能任我宰割,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郝大根在小光头上锯了几下,吓软了,难以着力。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还敢这样对我。想过后果吗?仙桃实业虽然不是什么大集团,但年产值好歹也有二十多亿。在通江这个地方,可以左右许多事情。如果你放了我……”

  “可以左右许多事情?比如说呢?”

  “这是我的事。”

  “放不放你,却是我的事。如此看来,林总没有表面这样冷静。此时此刻,还是十分紧张。否则,不会严重收缩。这样软,真不好锯。”郝大根又试了试,还是难以用力。

  “不过,现在的男科医院,有一种增长手术,就是从这儿下刀的。我也试试,从这儿开始锯,相信可以用力。把皮肉锯开之后,露出根部,再连根锯了。林总,你觉得如何?”

  “你是医生?”

  “林总想通过职业猜测我的身份。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也是男人,当然关注男人的性福。我的不长,也想过做增长手术,可我的胆子很小,但心出意外,没有付诸行动。”

  郝大根抓紧左侧的毛毛,轻轻的把毛毛锯断,吹了吹,吹开落在大腿根部的断毛,锯条挨着根部皮肤,上下拉锯,“感觉还行,林总,从这儿开始吧?”

  “等一下。”

  “林总,还有什么指教?”

  “你一直没说,我们之间有什么仇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