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8章3(1/2)

加入书签

  .

  /.

  /

  乔木、王小伟、西门璇、以及她的手下都回去了。《手#机*阅#读》只有郝大根、陈欣然、金仙桃和冷冰雪还在城里。可陈欣然不能一直留在城里,必须回去处理公事。

  郝大根也要回去,给王红艳、杨大全和任冬他们扎针。坐陈欣然的车,一起回松木镇。留下冷冰雪保护金仙桃。他匆匆忙忙的走了。当天又赶回县城。

  郝大根回到城里,正好遇上有周秀娜有难。过了72小时了,她还没有攻破王小虎。王小虎只承认杀人以及雇凶杀人两件事,打死也不承认,他和林文彬之间有交易。

  周秀娜头发都快抓落了,怎么也不明白,王小虎为什么不承认经济犯罪。找不到王小虎抗拒的原因,就无法攻破他的最后防线,难以追回仙桃实业的巨额资金。

  “大黄瓜弟弟,救救姐吧。我快被他逼风了。再破不了这个案子,就得移交给别人了。”周秀娜一把抱紧郝大根,用无助的眼神看着他。

  “日你麻比,老子又不是万能的。这事儿,我也没有办法。当然,只说日麻比的事,我真的无所不能,要不要试试?”郝大根使坏,挺起黄瓜顶着她的小腹。

  “郝兄弟,我的宝贝。姐求你了。再帮一次。”周秀娜没有退缩,反而抵的更紧了,眼中浮起羞涩和贪婪之色,“事儿成了,我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

  “就算你让我日麻比,我也无能为力啊。王小虎本来就恨我。如果我出面,他的抵触情绪更大。事情会变的更坏。”郝大根苦笑,在胸口捏了一把,迅速撤退。

  “真见死不救啊?上面下了死令,三天之内破不了这个案子,必须交给别人处理。你知道的。我不能转交给别人。否则,我永远没有机会出人头地了。”周秀娜向男人的裤裆抓去。

  “周秀娜。你就真的这样在乎这个差事吗?”郝大根反而傻眼了,为了上位,她居然可以和男人上床,这是什么样的女人啊?太可怕了。

  可是,即使日了她,也没有把握搞定王小虎。这块比,真的不能日。再说了,他不缺女人。格开女人的爪子,郝大根急忙后退,又一次被女人逼的狼狈不堪。

  “你没有经历过我在镇上挣扎的日子,永远不会明白我的感受。我能调到县城,真的不容易。如果这个案子破不了,或是交给别人负责了。别说上位,很有可能打回原形。”

  周秀娜双膝一曲,颤抖下跪,眼泪汪汪的看着男人,“我不想再回镇上,永远不想。但是,也不想一辈子当个副科长,甚至跌下去,成为普通刑警。真这样,我会崩溃。”

  “你是一个可怕的女人。看样子,涵姐这次找错了人。人的欲望太强,很容易迷失本性。比如你这样的女人,为了上位,肯定不择手段。为达目的,什么事儿都能干,没底线,没原则。”

  郝大根没有阻止,一步步后退,用十分陌生的目光看着她。迄今为止,这是他遇上的第一个疯狂的女人。她的疯狂,不是因为仇恨或爱情,而是权力。这样的女人,绝对罕见。

  “亲爱的根弟,就你再帮帮姐吧。再说了,我上位的目的不是为了弄权,也不是为了贪财,而是想帮市民多做点事。尽量不让市民受欺负,也不让有钱人享受特权。”

  “此话当真?”

  “如果我说了半个字的假话,一定被黑枪打死,死无全尸,尸骨无存。死了之后,再被犯罪分子暴尸。”周秀娜心里一急,指天盟誓。

  “妈的。老子信你一次。不过,你最好不要骗我。我可以帮你上位,也能弄你下来。不过,王小虎的事,我真的没有头绪,需要时间。”郝大根扶起她,又在胸口捏了一把。

  “只要你肯帮忙,不管结局如何,我都认了。真的破不了,我不怪别人,只怪我的命不好。注定了无法上位,只能当个小小的副科。”周秀娜抱紧男人,右手钻进了裤裆里。

  “别搞我啊。老子不是正人君子。你再惹我,当心现在就日了你。日了之后,未必会办事。”郝大根感觉硬的难受,不能再受刺激了,拽开她的手,拉上了裤子拉链。

  “我愿意!”

  “妈的。你真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真可怕。不过,老子不怕。”郝大根大笑,右手钻进了裙子里,隔着小裤捏了捏,“你的麻比,好肥哦。”

  “讨厌啦!这样摸有球的意思啊。大大方方在的摸,不管日不日,姐不会怨你。”周秀娜别开小裤,拉着男人的右手闯进了毛毛里,四处探索。

  “妈的,这是你自找的。到时不准当逃兵啊。否则,老子活知的日死你。”郝大根受不了了,扶她趴在沙发边缘,站在后面搂紧纤腰,拉开裤子掏出武器,贴着屁股沟滑了进去。

  “坏东西,慢点啊。你的东西又粗又长,肺叶子都快顶破了。”空前的充实令她很不适应,发出兴奋尖叫,缓冲了轻度的肿胀和疼痛感。夹紧两腿,阻止男人高频进攻。

  周秀娜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结的快,离的也快。离婚之后,恋爱了三四次,都以失败告终。不是她长的丑,也不是她需求太强,而是权力欲望太大,那些男人受不了,只能逃。

  凭心而论,周秀娜是一个十分美艳的少妇。二十七八岁的年龄,不管是生理或是心理,都非常成熟了。尤其是性生理,宛如熟透的水蜜桃了,汁多水甜,分外诱人。

  鹅蛋脸、圆润饱满。面部皮肤,泛起浅浅的褐色。那是长年奔波在外,接受了太多的阳光浴,以及风霜的摧残。却不影响五官面部的魅力,反而多了两分稳重和成熟风韵。

  说实话,对于性或是吃喝玩乐的事,周秀娜真不在行。虽然有七八年的性史了。可在性的方面,她仍然是菜鸟级别的。结婚后才破的身,可做的次数不多。

  她一心扑在工作上,不管是工作日,或是双休日,很少干那事儿。有的时候,一周一次,有的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