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九 实数误会(1/2)

加入书签

  女子闻方才收了声只说话时还是有些抽泣:“小仙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可是月老他如何都不愿为小仙牵线搭桥小仙……小仙若是嫁不出去可怎好啊求陛下为小仙做主啊”语落便又是一阵抽噎大滴大滴的泪珠从杏仁大的双眼里如断了线一般相继滚落

  噗……原來如此呃……咳咳等等不是俗话说的好么仙家皆是摈弃七六欲的么那这牵线搭桥和出嫁什么的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啊这个这个……我实在弄不清楚状况……

  于是我睁着双眼端看凤吟那烦躁模样就晓得了他是无论如何也懒得理会我的再看花神喝酒喝得面颊绯红此刻正和几位仙家说着笑完全沒有理会这处生了何事如此这般我又看向了被迫立在一旁挑着双眉的月华

  四目相对下他揉揉额头有些无奈:“这位仙子并非修道而來的仙家她是凰族的人向來凰族若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皆会上我这儿來让我给她们牵上红线她们不是和天庭的仙家成亲就是自觅良人自行成亲只是今年况特殊……”

  咳咳……原來是这样我受教了若是有心仪女子也当会抛却仙家身份同那女子双宿双栖了想來这话又瞧瞧立我身旁的那人不由得一笑

  只是方才那话却是我说笑的了此身我休想再有什么能够双宿双栖的人了

  凤吟一挑眉梢明显不耐:“月老这是怎么回事”

  月华也十分气愤只是职责在此埋怨不得什么于是跪下身去:“臣无能为力……仙子长得甚好无人能配得上”

  噗……这说法也太明显了些啊月华

  果然

  那跪着的女子听出了那么一点弦外之音立刻瞪圆了双杏仁眼手指着月华气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你……你你你……你胡说”最后实在无法泪水便又至那双眼里流出來“陛下月老他这般欺辱于我您要为小仙做主啊……”

  凤吟挑挑眉梢抬手揉着额头只是我微一瞥眼尖的瞧见广袖下被遮住的唇角不可抑制的往上扬了又扬少顷他放下手去方才止了唇角那笑:“月老既然事出于你你说朕该如何是好”

  月华一低头沉吟片刻方才闷声而:“陛下臣……也无能为力”

  那女子锲而不舍抹了把眼泪抽抽噎噎:“陛下……您要为小仙做主啊”瞧还把这话当成了宝了

  凤吟挑挑眉梢想是來了玩味的兴致:“月老不如这般你失职一罪朕念你多年來有功无过便从轻处置”月华微一抬头我也睁着双眼看着带了些许笑意的凤吟只见他微微一顿而后又道“朕将你许配与这凰族仙女可好”

  月华微楞显然被凤吟这说话吓得不清直接呆在了那处而那女子闻挑着一双杏仁大的眼盯着月华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好好打量了一番最后可从那双眼里看出这女子瞧着月华模样人品似乎还算满意

  少顷月华回神立刻大声:“陛下臣无福消受啊陛下您还是挑重的罚吧臣受得住”

  这话语里意味分明那失职一罪重的就是五雷轰顶所以他的是铁了心的死活也不愿意嫁给这女子了实在……有志气

  凤吟挑挑眉梢却无半分恼意不过若依方才那笑容來看估摸着这凤吟当下不晓得在心内笑成了哪样了

  “唉既然月老执意如此那朕便罚你待在府上一月不得出府好了你且回去好生反省”

  月华闻如身受大赦立马磕头谢恩从地上站起头也不回的回府上去面壁思过了

  而跪在地上的仙女瞧着月华远去的身形又是一阵抽啧:“陛下……他走了那小仙的亲事可怎么办陛下您可要为小仙做主啊……”

  凤吟看着身前跪着哭泣的女子那双丹凤眼微挑眼内流露而出的满满的是为难:“这……唉这可为难了朕你且容朕想想朕自会想出些什么來嗯……你先莫哭了太吵”

  那女子闻果然收了声沉默下睁着一双杏仁眼一眨不眨的瞧着凤吟

  片刻后凤吟一叹扬声道:“各位仙家且先停下当下所做之事听朕一”

  仙家闻自停了手上动作皆抬头睁着一双双眼看着凤吟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