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掉点滴去了(1/2)

加入书签

  苏素掀开帘子看着马上坐的英俊帅哥,顿时有种遭雷劈的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爱睍莼璩殷执旭嘴角含笑的看着伸出脑袋的苏素。

  这殷执旭不是被自己凶的生气离开了么?怎么转眼又跟过来了,苏素感受了一下心,还好吃了青夜尧给的药没有那种感觉了,看来那药已经把体内的苏素压制住了。现在这殷执旭跟在眼前晃,指不定那天又被勾出来了。真糟心啊!

  放下车帘,苏素苦着一张脸坐在殷执寒的对面。

  刚刚听到声音,殷执寒就知道是他来了,看来他还是没有死心啊。既然来了,就让他彻底的死心吧!

  马车摇晃的走了一天到了一个小镇,他们找了一间客栈。下马车的时候,殷执寒先跳下马车,接着将苏素抱下来搂住她的小蛮腰进了客栈。青卫交代小二将马匹喂好,进去要了房间。

  要房间的时候青卫掏钱的时候有些为难,要不要也给三王爷要一间呢。他看了看殷执寒的脸色,好像直接将殷执旭这个人忽视一样。好吧,青卫只付了他们四间的房费。

  殷执旭也不觉有他样,自己要了一间苏素住的房间对面的一间。

  玄墨柳跟小香对视一眼,这奇怪的组合表示无语。

  苏素原本以为殷执寒肯定会照着小说上写的,为了给情敌一个下马威什么的,必然要在床上弄她一个晚上,然后让对面的殷执旭听见那暧昧的声音,知难而退。可是事实证明殷执寒只是将她抱在怀里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苏素挑了挑眉憋不住的问了:“哎,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有兽性大发啊?”

  殷执寒一边穿着衣服懒懒的倪了一眼苏素说:“你那销1魂的声音我才不让别人听见呢,是我的专属。”从苏素的手中拿过梳子为她梳发。现在的苏素没有化妆了,殷执寒看着那才叫善心悦目啊。

  “矫情。”苏素白他一眼。两人整理好,小香刚好端着水盆进来。

  收拾好出去的时候,殷执旭也刚好从对面的房间里出来,苏素尴尬的看了他一眼就被殷执寒搂着下去了,接下来的几天,他们都是这样过的。殷执旭只是默默的跟着他们。也不说话也不怎么样。

  渐渐的苏素也适应了有他的存在,看见殷执旭的时候也没有觉得尴尬什么了。心中有些些的怜悯,爱一个人真的不容易啊,殷执旭的爱绝对是那种无下限宠溺的。不过她也真能忍啊,看着自己深爱的女人每天依偎在别的男人怀里,居然也没有冲上来打架什么的。

  由于他们坐的是马车,路程比较慢,这天他们路过一块山坳的时候下起了大雨。前方的山体还有些滑坡,于是一行人都停了下来。

  很狗血的找到了一座破庙。他们的马车直接驾到了破庙门口,只有青卫跟玄墨柳的衣服湿了。

  进庙里,青卫找了些干的木头生好火,不过是七月天就算是下雨也不冷。他们五个人就围着火将衣服烤干。

  殷执旭将马栓好,也踏进了破庙。他只是淡淡的倪了一眼他们几个,就自己找柴火去了。他这次的目的就是保护苏素,如果那是她的选择,他就这样看着他幸福就好了。

  苏素看着全身都湿透的殷执旭到处找柴火,觉得就算是个路人甲也可以帮一把,于是看了一眼殷执寒,见他抿着唇没什么表情,她站起来喊道:“三王爷,来这里把衣服烤干吧。”这庙里的柴火都被青卫抱过来了,他哪里还找的到柴火。

  殷执旭听到她的喊声脚步凌乱了一下。随即走到玄墨柳的身边坐下说:“谢谢。”

  不可否认,听到三王爷那个称呼的时候心还是痛了下的,不过他很开心,就算以陌生人的身份待在她身边都很开心。

  “不要那么客气啦,我们都是一家人。”苏素天真无邪的笑了笑。

  “嗯··二···嫂。”殷执旭沙哑着嗓音还是喊出了那个令他痛苦的称呼。

  这一声二嫂喊的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小香翻着白眼看了看屋顶站起来在破庙里暴走了起来。

  他们的感情是她看着走过来的,他们之间到底有多相爱或许她比两个当事人都要清楚。她不知道苏素的心痛不痛,也许她已经忘记了,但是她的心痛了。为他们的过去。

  为殷执旭。小香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小姐把脑袋磕了一下,就把三王爷磕忘记了。这个世界疯了么。

  看着小香的举动苏素嘴角抽了抽,最后什么也没说,悄悄的倪了一眼殷执寒,发现他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