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痴情女偏恋冷儿郎 睿太后暗忧定远王(1/2)

加入书签

  不过大半月,船到了京城码头,贺云棠等人上岸跟韩恂道别:“这一路多谢韩公子!”

  韩恂忙道:“贺兄客气了,不知兄长家住何处,等安顿好表妹,定要前去贵府拜访!”

  贺云棠笑道:“我一向飘忽不定,咱们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说着,贺云棠带着随从走了,韩悦忙跑过来眼巴巴地瞅着贺云棠的背影,“贺大侠就这么走了?”

  韩恂也有些不解,道:“贺兄一向爽快,怎么问到他家就避而不谈!”

  这里面的官司,别说韩家兄妹,就是碧芙也弄不清,总觉得这个贺云棠来历可疑,看似潇洒,又好像……碧芙摇摇头,惜梅扶着她上了岸,碧芙抬头看着四周,一别三年,终究回来了,早有十来个林府的仆妇迎了,一一见了礼,碧芙韩悦两个上了马车,穿过喧闹的街心到了林府。

  碧芙领着韩恂韩悦几个刚走到花园,林老太太已经拄着拐杖在众人搀扶下迎面而来,祖孙两个三年未见,碧芙见老祖母鬓边银发苍苍,眼睛凹陷,竟比上次离开时苍老了许多,想着前些日子的遭遇,祖母必是受了委屈,若不是定远王平定动乱,只怕祖孙两要阴阳两隔了,想到这里,眼睛一酸,眼泪滚了出来,小跑着过去,哽咽着喊了一声,“祖母!”

  碧芙离开的时候不过才十岁的小丫头,如今再见已是出挑的大姑娘了,一时悲喜交加,忙拉着孙女的手,颤抖着嘴唇,“好,回来就好!”

  碧芙连忙磕头道:“都是孙女不孝!”

  老太太一把搀扶着,“天灾**,都过去了!”

  韩悦规规矩矩地行了大礼,笑道:“祖母,林妹妹在我家里可好了,你瞧瞧她如今比从前更好看了。”

  老太太抬头见韩悦笑嘻嘻地挽着碧芙,笑着拍拍她的手,“多亏你这个姐姐照应她。”

  韩恂道:“老太太,您别夸她,她个野性子,倒是林妹妹照应她了。”一句话说得满屋子都笑了。

  碧芙韩悦一边一个扶着老太太进屋,等老太太入座才磕头,正经行了大礼。

  半响的功夫,外面仆妇进来回道:“老太太,饭都准备好了!”

  老太太点点头,碧芙四下瞧了瞧,“怎么不见弟弟妹妹们?”

  老太太道:“庆哥儿在学里读书不回来,莹姐儿叫伯爵夫人接去了,茂哥儿染了风寒,养着呢,这孩子不如哥哥生得壮实!”

  碧芙点点头,老太太差人给韩恂安排了住处,韩悦自然是跟着碧芙去秋水居住,秋水居里早收拾地妥妥帖帖的,只等着主人归来,二人行至门口就见里面丫头的说笑声,韩悦笑道:“还是妹妹气派,瞧瞧这院子,比紫萝轩不知大了多少,这丫头们一人一句倒跟唱戏一样!”

  碧芙笑道:“姐姐少拿我打趣,你若去了宫里就知道我这里不过是座小庙宇。”

  两人说笑着进了门,穿过小竹林,满园**,欣欣向荣,韩悦忍不住赞道:“妹妹这个院子整治的好。”

  书桃正忙得热火朝天,修枝丫,浇水,水墨笑道:“如今过了四五年,这园子还是和从前一样,之前书桃还担心,如今欢喜地了不得,什么也不问,尽忙着伺候这些哑巴草木去了!”

  书桃耳朵尖,一边侍弄花草一边道:“你这可是蠢话,人可以成亲生子,草木也要开花结果,明儿你可别吃哑巴结的果子!”

  韩悦觉得这话新鲜,哈哈笑起来,“这话有趣!”

  巧慧托着茶水迎面而来,笑道:“多亏了老太太一直叫人打理,不然谁都吃不上果子呢!”

  怜秋从里面出来,打起帘子道:“别顾着说话,刚入春,外头冷,姑娘们快进来坐吧,里面都收拾好了!”

  几个小丫头抬了一筐书进来,丹青见了,忙指挥着往小书房送,自己跟着去整理书本。

  韩悦还未来得及看园子,恋恋不舍地东张西望,还是怜秋道:“二姑娘,你就进来吧,这还不是时候,再过几日才好看。”

  两人这才进门坐下歇息,水墨竹桃两个忙着给拿软垫子,韩悦四下打量着屋子,“这屋子倒像是妹妹你住的?”

  水墨笑道:“我们姑娘从小就爱读书写字,琴棋书画哪样不是信手拈来!”

  碧芙笑道:“好了,快去厨房做些甜汤过来,多放些糖,黏糊糊的才好!”

  水墨知道这是韩二姑娘的喜好,忙笑着去了。

  韩悦突然问道:“我听说你叔叔娶了两房夫人,怎么今儿我就见着一个?”

  不等碧芙回答,书桃正搬着一盘修剪好的桃花进来,“今儿二姑娘见着的是崔夫人,二爷原先娶的是马氏,人都说这夫妻是原配的好,到了咱二爷身上可就不灵验了,前些日子,京城闹得满城风雨,二爷被罢了官,咱们家差点被满门抄斩,马氏不知哪儿得了消息连夜带着一双儿女逃了,如今家里太平,二爷升了官,倒是自个儿回来了。”

  碧芙道:“那房的事不与咱们相干,你一个做丫头的,也不该编排主子,往后别提了才好。”

  傍晚的时分

  妙春进府给碧芙磕头请安,主仆两个说了好一阵子话,到了晚间留她用饭,经历一次变故,大家又热热闹闹地坐在一处,倒是叫妙春感慨万千,“还是从前好,咱们整日待在一处,倒不如当初还是留在姑娘身边!”

  碧芙忙道:“这是说得什么话,不说你,就是惜梅姐姐、怜秋、巧慧、书桃、丹青、水墨几个也是要嫁人的。”

  说得几个丫头都红了脸,直嚷着说要跟着姑娘,倒是巧慧说:“论我说,咱们先搁在一边,姑娘该给惜梅姐姐打算了!”

  水墨也道:“咱们这里头就属惜梅姐姐最大!”

  惜梅急赤白脸道:“你们可别操心了,我等着姑娘行了佳礼再打算!”说着掀开帘子跑了。

  书桃嗤地乐起来。

  碧芙莫名其妙地看着书桃,“你笑什么?”

  书桃笑道:“惜梅姐姐的心事我知道!”

  巧慧怕她说出什么好歹来,忙拦道:“你可别浑说,小心惜梅姐姐知道跟你闹!”

  妙春已是过来人,心里已猜着了**分,“惜梅心里可有了人?”

  碧芙暗暗惊讶,心说惜梅天天服侍自己,她什么时候有了心上人了,这本是女儿家的心事,若是宣扬出去,怕惜梅臊地慌,忙笑道:“我是她主子,自然知道的,可别到处嚷嚷!”

  几个丫头忙应了。

  夜间,碧芙百思不得其解,惜梅从未离开自己半步,即使几个人偷偷回京的那次也没有接触什么人,这几个月如果说她接触的男人只有那个冷冰冰的冯跃,对了,冯跃!

  隔了几日,屋里只剩下碧芙惜梅两个,碧芙读书,她做针线,碧芙终是开口道:“惜梅姐姐过了年也不小了,前儿你娘去找祖母,求祖母给你做主……”

  惜梅闻听此言,手一抖,针尖刺破了指头,鲜血一下子冒了出来,碧芙吓得把书搁在一边,“怎么样了?”

  惜梅按着指头摇摇头,“不妨事,姑娘,我伺候了姑娘快十年了,怎么也得看姑娘成亲才心安!”

  碧芙叹道:“你的心意我明白,只你毕竟比我年长,我也不能拖累你!”

  惜梅道:“哪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姑娘也知道,等明年姑娘及笄,必是要嫁到韩家了,左右不过一年罢了!”

  碧芙道:“你有什么心事尽管开口,咱们虽是主仆更是姐妹!”

  惜梅苦笑道:“姑娘心善,待我们几个丫头如同姐妹,是我们几个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毕竟我还是个奴婢,有些东西是高攀不来的!”说着有些羞恼,再不肯说话了。

  碧芙闻言,才确定这丫头果真是对冯跃动了心,前些日子自己卧病在**,竟没有在意,如今三皇子加封定远王,冯跃是王爷的贴身侍卫,也是副将,惜梅一个丫头自然是攀不上的,碧芙只记得那个冯跃一声不吭的,惜梅究竟怎么看上的,这世上的缘分也真是奇妙,不过若是冯跃也有此意未尝不可!

  碧芙安慰道:“俗话说得好,世事难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