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意外之财惹心来(1/2)

加入书签

  村长走在路上,路上有人说笑,他却对着大家说道,“咱们村庄的路该修了,每家每户,必须每人交钱一百五,大家相互传达一下,把钱交到村委会”话语到此,大家开始嘀咕,因为交钱,修路,不止一次收钱,关键每次收了钱,村长不是说这个税该交,就是那个证要办,让大家哑口无言,才忽悠过去了,因为他是官,有所谓,“民不和官斗,官不杀民怨”有气必须忍,有事当做不知道。

  下午六点,杨花开和两个弟弟开始打牌,打到了三点,刘七却说了一句,“六万六”

  “不是吧,几年前,是三万三啊”杨花开撇着嘴说话,一边看着下边,一边喊道,“我有对王,我先走了”

  “刘七啊,这把你输了”李周山,继续转脸说道,“她姥姥和她舅绑一块,也不值六万六啊,嫁人还收那么多钱,是不是爹走的早,娘怀胎的时候,把孩子饿着了,担心自己无法养老,才出此下策,这办法太缺德了吧,谁有这样的家人,谁估计上辈子杀爹出身的”

  “就你嘴欠,没钱结婚,还说别人,现在的社会,没钱会被别人笑话,没能力会被别人看不起,你看看外边,从奶奶死了之后,谁能正眼看咱们,咱们虽然不是什么大坏人,关键已经臭名远扬,而且要钱没有,要房子没有,三个光棍,这样混下去,谁给咱们养老,谁照顾咱们,到时候,估计就剩这张拉皮条的嘴了,你能拉虎皮扯大鼓,还好,关键你能做到吗?若是做不到,你还是改改你的臭毛病”杨花开说道,。

  李周山却说道,“你想下,人家一个小孩子,能有多少钱,家里的钱,房子,车子,估计都是父母花钱买的,女方还要伸手让他们出钱给自己的父母养老,这样下来,儿子成了给别人养的宝贝,还得出钱给儿子,让别人的家人开心,谁能受这气”

  “说的也是,在咱们农村,一个孩子的父母,家人辛苦几十年,盖了房子,买了车,还得给儿子准备一些钱,关键儿子结婚,却杀出一个程咬金,一句六万六,比杀了他们还狠,想一下,曾经一年存不了三千,现在一年存不了三万,血汗,心泪,多少的凝聚才赚钱盖了房子,一句话的传播,都开始学习,学来学去,欺骗的还是自己的家人,”刘七说完,二人开始鼓掌。

  话分两头,媒人花一姐,朱大门,二人开始点钱,点到八点,花一姐却说道,“最近收入不错,好酒好菜每天能吃喝,钞票能点,小车能做”

  朱大门说道,“下辈子做鬼,也娶个媒人做老婆,不辜负那么多钱,那么多的等待,小孩对咱笑,老人对咱尊敬,这差事,给个玉皇大帝也不换啊”

  花一姐说道,“今年的总收入是二十五万”二人到桌子旁边,端起杯子,说道,“有酒做人,看你说笑,饭前点钱,醉后抽烟”

  花一姐,朱大门,人称黑白脸,能说会道,专门给别人说媒,说成了交钱三千,说不出,提前交的三千不退,很多时候,双方同意了,感觉再交三千也无所谓,却总有些人,而他们收了一家的钱,有时候别人感觉他们来是说媒的,才好烟好酒招待着,他们就是猜到了这一点,所以谁交了钱,专门骗这家的人。

  在农村,你有钱,有房,那么媒人会来找你,这是最容易的了,若是你没钱,没房,媒人不会骗你,更不想见你,因为你给的香烟,还没他兜里的好,你说的话,对他没有利润,更不会让他赚钱,耽误他们的时间,这样就会惹来他们的闲话。

  白天三个人在钓鱼,杨花开却说道,“想下,咱们的村庄,没有组织能力,没有管理能力,也没有专业技巧,大家太心散了,好事在家呆着,却惹来风雨无声,这年头做人难,做男人更难,老人不被尊重,小孩不被关心,年少的时候看自己,长大的时候就知道吃饱自己的肚子,不知道锻炼自己的大脑”

  “大哥啊,不是我看不起村里的很多人,你也知道,我见人的时候,说话难听,表达的时候丢人,其实我告诉你,每个人,每句表达,都是独一无二的,为了别人的未来,锻炼别人的面对,其实我还是咱们村的功臣呢”李周山说道。

  刘七大笑不止,说道,“穷了就知道笑话别人,富了才有资本说话,什么都没有,人微言轻,大家年轻,若不奋斗,估计再过几年,老的时候,别人就会说,年轻的时候吊儿郎当,年老的时候,在那天天看别人笑”

  杨花开没有在意,忽然鱼漂一垂,认为鱼上钩了,才拉了起来,一看没有鱼,才说道,“德高望重是闯出来的,受人敬仰,需要时间啊,我们没有什么文化,也没有什么能力,去那闯啊,社会那么大,世界那么高,人心危险,冷冰的岁月会摧残我们的容颜”。

  很远的地方,有人路过,看见三个人在哪钓鱼,一边走一边说道,“人要是穷了,估计就知道钓鱼了”

  一会又来了一个人,看见他们,却说道,“人穷命贱,就是给别人演绎,让别人微笑的”

  一会又走过一个人,看见他们,说道,“穷不是鱼的错,关键你的错就是让钓鱼的小孩穷到家了”说完哈哈一笑才离开。

  他们三个虽然没有听见路过的

  人,说的话语,但是他们却一直的思考事情的原未。

  刘七说道,“天天钓鱼也不是个办法,地都没有,人家还有收成,咱们冬天,难道就指着电工给的钱吃喝啊”

  杨花开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