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第62章 :盗墓后谈天问地(1/2)

加入书签

  灵本有根,法本有气气,武荒年代,岁月纵横,开阔了天地之门,人有仙骨,可修天神,人有神体,可修人神,天界浩宇,万里平川,人之所能,在于修真,修之所为,在于练心,境界不同,各有乾坤,法相万般,人生有梦,一约而应,天下局,沧桑令,人主一命,天主一令,命分法相,令有天劫,由于杨花开一战成名,被奇珍异兽传说,很多人没有了法术,御宝和神能,至此过却三百年,不知去向。

  曾经的这一世,他是一个盗墓的人,这天盗墓之后,风高月大,四人的欢喜在大地之上,围着一堆火,李周山在树上看到了自己的前世,表示到,“未来我盗墓,现在你盗墓,盗的我都上树了,你还在这大笑,真是难说,没想到,大哥三弟都和我前世在一起,还是一个盗墓的,没想到刘七曾经是战神,现在我就看看你们盗墓的绝学,如何能比上未来的开棺”

  此时下方的血半仙说道,“风角云位,属于数门,人能查三相之宝,贯彻心术之法,易学难懂,七分天赋,两分梦缘,外算一份助力,才学一步入门,学术在于心通,后学眼通,计算谋事外之悬门,定位,定于星,观角,观于月,资历不同,学位和算门无法表述,在于演练心门,后算人门。

  血半仙,家人为茅山道术高师,自幼学习茅山道术,通天之资,灌溉天赋,被人称为阴阳师,被称为血贵人灵,机智万分,道号半仙,常常算卦骗人,此人是李周山的前世,此人与杨明万,开山贵,恨无雨,组成了盗墓家族。

  开山贵说道,“广为人知的界,难以诉说的情,神魔传说,延续千年,有人修行,有鬼练法,门派不同,道行不一,千里行心,万里征洪,岁月带走了长生梦,天界浩宇,有人下注,有仙奔波,长生界,永生门,有法延续,无念伴随,天得一阳,地得一阴,人醉红尘。

  开山贵,自幼学习剑术和刀法,练到极致,得血半仙指点,开山断岳不说,而且每次能在盗墓的时候发出极致的作用,护送大家离开,身为富家子弟,拥有一身本领,由于心生念走,爱好盗墓,自幼跟随杨明万一起长大,杨明万自幼跟随家人看盗墓,才学得精通天文星术,知晓地理学,能查黑星夜路。

  开山贵却是刘七的前世。

  杨明万说道,“地狱也好,天堂也好,每个人的修行,都有界限,每位仙人的得道都有时间,岁月是人生的藤条,有人得道,就有人成魔,万里乾坤,咫尺相思,心有所渡,人有所变”。

  杨明万,每次带着他们盗墓,把换来的钱,都给于一些穷苦的人,有时还得知千里之外地震,或者是海啸之说,他们盗墓赚钱去送不说,还时常用大车拉物资,运水,被子和衣服,有人说他们是盗墓神龙,也有人说他们是黑星家族,他们的规矩,走进坟墓,不可言语,自古以来这是必然之事,还时常夜观天象,按照黑星的位置观察发展和进入的门路。

  杨明万,乃是杨花开的前世。

  恨无雨说道,“动物有情,植物有时,人得其利,必有其失,有人说话表达,有人用事说话,心灵的释放,开始绘画了多姿的红尘,栩栩如生的泪,断断许许的情,一世算,三生念,还有乾坤道法见,值与不值,念与不念,有所依,有所散”。

  恨无雨,聪明机灵,美丽妖艳,通晓诗词歌赋,喜欢美酒,非百年好酒不喝,非兄弟真情不饮,杨明万家中的丫鬟,自幼一起和她长大,虽然般配在外表,却不般配在家庭背景,由此而结交开山贵,血半仙,开始盗墓生涯,三人不曾向恨无雨表白,担心情谊散去,未来无几,只好把酒长谈。

  杨明万说道,“花开之时,有人诉谈,有人悲伤,在每个世界,都有一片孤独的心灵,一个人可以拥有注定,一颗心可以改变很多人,只要奋斗,只要永无止境的团结,那么咱们的传说,就是未来的未来,死了也好,长生也罢,不枉人生一场,当每次看到花开,我都会想起家人,当每次落雨之时,我都会牵挂盗墓的情景,若非人行,若非盗墓,咱们的价值和组合,就会浪费本来的学术”

  血半仙哈哈一笑,”天地一摇,生死注定,何许未来,都是尘土一片,也许更多的诉说,只能留给后人穿衣,也许人前冷暖,死人的价值,是为了生人的存在,有人读书发迹,有人开土横财,不是每个人的路是一样的,那么未来就是未来,只是咱们走不到的神话,若说真的走过去,若说能看到,我也不想有后代,让身边的人,唆使说他的父亲是盗墓的,毕竟不太雅观”

  开山贵说道,“盗墓也得学,团结也得问,拿着性命,不去研究,不去探索,那么有什么,能得到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