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144。最爱你的人,还在你的身边(1/2)

加入书签

  大战比凤倾所意料的来的要快的太多。

  快到他躲闪不及。

  那日他正和蓝璃儿在花园散步,那时候的午后阳光正好,他却得到了最坏的消息偿。

  撇下一切飞奔过去,蓝璃儿放在伸出了一半的手撄。

  凤倾的那场战争何其的惨烈,只是因为没有妖族宝剑的相助。

  那么树叟那里,会不会有妖界丢失的宝剑?

  传说中的宝剑沾上鲜血之后会发挥强大的效益,但是只有特殊的血液才可以让宝剑发光发亮。

  蓝璃儿又一次偷偷的进了那处禁地,见到了树叟。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树叟的声音让蓝璃儿莫名的安心,就像是抓住了最后的一条稻草。

  “我想要妖族的宝剑!”

  树叟倒是楞了一下,“我这里可不是你想要便可以要东西的地方,你愿意拿什么来交换?”

  “血,我给你我的血!多少都可以。”上次她就是用血液来换取去除伤疤的药水的,那么这次也......

  “现在你的血,并不足以交换这么重要的东西。”

  “那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垂须停在她的小腹前。

  “我要你腹中的孩子。”

  孩子?

  孩子!

  她什么时候有的孩子?她居然毫不知情。

  不过也是,她和凤倾几乎夜夜笙歌,说会有孩子也是在情理之中。

  树叟看着蓝璃儿那震惊的模样,了解了。

  “回去吧,命运是不可改变太多违背太多的。”

  眼前一花,她又出现在了那片空地。

  凤倾那么期待这个孩子的。

  当初他说将军府的千金特别可爱,一直都想和她要一个。

  现在他们终于有了孩子,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

  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

  凤倾作为君王先身士卒,虽说每次都是凯旋而归,但这战争打的越发的吃力。

  魔族也派出了大将,哪是那么好对付的?

  让蓝璃儿终于下定决心的那天,是晚上。

  凤倾将他从不离身的戒指取下来,束了绳子挂在她的脖子上。

  额与额相贴,鼻尖碰着鼻尖,凤倾每说一句话就有温热的气喷洒在她的脸上。

  “璃儿,明日的大战凶多吉少,不管如何,一定要活着。”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明日,就是与魔界副领季亚迪的一战。

  季亚迪是魔界的战神,听闻从来没有打过败仗。

  更可怕的是,他的九节鞭,是上古就遗留下来的神器,被封印的魔王亲自授予的神器。

  妖界的兵器就算再超凡,也比不上那神器。

  想要胜利,除非是用同样的神器对抗。

  而得到那个神器的方法,好像只有她可以做到。

  成功,往往伴随的是牺牲。

  那一夜的凤倾难得老实,安分的抱着她,过一会儿就在她的发迹轻吻一下。凤倾不知道的是,他以为已经睡熟的小东西其实早以泪流满面。

  蓝璃儿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孩子还可以再有,但是凤倾,只有一个。

  蓝璃儿又来到了禁地,见到了树叟。

  此时,大战已经展开,她的凤倾已经上了战场。

  “我把我的孩子交给你,求求你,将宝剑给我。”

  “你确定吗?”

  “我确定!”

  蓝璃儿的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滴落下来,满脸都是。

  孩子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小腹传来坠痛,蓝璃儿再也没法站起来,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下。

  疼痛还在继续,温热的血慢慢的流了出来。

  好痛......

  身子缩成了一团,大片殷红色的血液流了出来。

  原来,失去孩子是这样的痛楚。

  血液染红了躺在地下的蓝璃儿的衣衫,将她的身上弄得甚为凄惨。

  等疼痛慢慢缓解的时候,蓝璃儿才发现她已经到了外面,身边放着一把漂亮的宝剑。

  强忍着痛意直起身子,双腿一阵阵的发软无力。

  捡起地下的宝剑,蓝璃儿艰难的移动着。

  身体好累好困好痛,但是她却不能就此停下。

  要不然,她做的这一切就毫无意义可言了。

  凤倾到底是吃了没有神器的亏,手里上好的剑已经被九节鞭弄的残破不已,他的身上也受了不少的伤。

  “凤倾!”

  璃儿?

  凤倾不自觉的回头去看,瞳孔在一刹那微缩。

  他的璃儿,为何会浑身是血那般虚弱的模样?

  九节鞭毫不留情的抽了下来,手中

  的剑终于不堪重负的断掉了。

  凤倾从空中摔下,离蓝璃儿并不远。

  蓝璃儿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提起裙摆跑了过去,两个满身血污的人心疼的看着彼此。

  “凤倾,你看这是什么?宝剑!我替你拿来了。”

  蓝璃儿的血顺着剑柄留在了宝剑上,宝剑开始变得有些透明。

  “你身上是怎么弄的?哪里受伤了?”

  蓝璃儿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口,蓝璃儿拉住凤倾的手,笑的没心没肺。

  “这是别人的血。”

  对啊,这是别人的血。

  从她身体里流出的,别人的血。

  她一点都不疼,因为这是别人的血。

  凤倾还想问,却被蓝璃儿推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