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妥协(1/2)

加入书签

  马车里的青年手里把玩着一颗琉璃珠。老仆阿福驾着马车,驶入了一处大宅。

  青年和老仆并不在意宅院原本的主人曾经富甲滁州、又暴毙家中。深深的庭院仿佛也不在意栖身于此的人是穷困潦倒,还是权重望崇。

  青年下了马车仍愁眉不展,老仆见了,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公子眼下应该以保养身体为重,没有什么比这点更重要。”

  青年没有隐瞒心事的意思。

  “我还是拿不准。”

  阿福跟随青年已久,他当即明白青年想说的是什么。他说:“她们是双生子,不但容貌相似,身上也都流着燕国公的血。她们之间又能有多少不同呢?”

  听了阿福的话,青年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他才另起话头,说起从王妧那里得来的琉璃珠。

  “它的品位太低了。”他两指夹着珠子,抬高手臂,任珠子被日光穿透。

  “新奇玩意,只能博佳人一笑罢了。”

  阿福笑了笑,认为这是一种巧合的缘分。王妧绝对想不到,琉璃珠的上家正是他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仆人。

  青年有不同的看法:“这琉璃珠从高沙运到南沼,价值更在它自身之外的地方,等别人识破这一点,你的买卖不就成了竹篮打水?”

  受到质疑,阿福依旧坦然。

  “公子自小见多识广,寻常人及不上公子半分。琉璃珠虽入不了公子的眼,但却能入时。这就足够了。”一番解释十分恳挚,也十分高明。

  “我知道你有分寸。”青年摆摆手,不再计较这点小事,“我问你,她用一颗琉璃珠打发我,到底是什么意思?”

  阿福想了想,对青年低声说些什么,又补充道:“靠得太近,反而看不清。她已经直截了当地问了公子你的名号,公子想好了吗?”

  琉璃珠折出的光芒映在青年苍白的脸上。他只觉得刺眼,反手便将珠子收起。

  “就说,鬼夜窟里多了一位鬼三爷。所有和她关连的生意,你都要亲自经手,再一一回报我。”以鬼为姓,真是再贴切不过了。他不会如靖南王所愿北上,他要留在南沼翻云覆雨,他要让靖南王至死也得不到安宁。

  阿福应了一声是。

  …………………………

  王妧在张宅醒来。

  “你看上去只是睡着了,大夫也说你一切如常,没有任何中毒的症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瑟柳眉倒竖,一改先前平和温婉的模样。

  王妧和张瑟同样惊讶,只是少了些愤怒,多了些迷惑。

  “是我自己……”昏睡过去的?

  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毫无防备地睡着了,王妧觉得自己说不出这样的蠢话。

  再想到那人曾被关押在靖南王府地牢,她不由得一阵后怕。

  张瑟见状,上前轻轻握住了王妧的手。王妧知道她在生气,但她更想让王妧知道她不仅仅是在生气。

  王妧看到张瑟关切的双眼,愧疚的情绪从她心底渐渐蔓延到咽喉。

  “张伯涉险,都是我的过错。”她低下头,避开了张瑟的目光。

  张瑟心一软,几乎要放弃她父亲交代她做的事。

  “我没有什么资格怪罪你。”张瑟叹了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