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 讨价(1/2)

加入书签

  正月十二,祭巫圣。

  容州城迎来了独属于它的热闹。大街小巷充满着各种药草混合熬煮后散发出来的甘芳。气味的来源正是容宅南面的祈福台。无数的生果美酒、纸马金银堆叠在祈福台下。男女老幼,伏倒叩拜,念念有词。

  三百年前,容氏先祖带领部众与天灾斗,争回一线生机。这个部族日后的强盛已经初见端倪。

  今时今日,除鲎蝎部之外的部族俱已湮灭在簇簇烽火里,容氏在南沼的威望再次达到一个顶峰。

  鲎蝎部首领容全比任何人都清楚峰顶的风光何等美妙绝伦,遗憾的是,他已经没有更多的时间欣赏了。

  眼前的女人只用几句话便打破了他竭力维持的平静,让他从山巅跌落到平地上。

  “百绍国主已然依照约定,在南关布下重兵,容首领却说找不到她要的人。如此言而无信,未免让人寒心!”

  容全听得心头火起。

  “红姬!”他一声怒斥,随即被对方凌厉的眼神扼住了咽喉。

  短暂停顿过后,他才恢复如常:“百绍王族私自涉足南沼,无论落在谁的手里,都会给百绍带来无法估量的损害。如果没有我,这个消息已经满天飞了。”

  他是在提醒对方,这里是他的地盘,没有人能对他呼来喝去。

  红姬皮笑肉不笑。

  “容首领莫不是将百绍国主当成三岁小儿?”她反唇相讥,“国主和你的约定,你迟迟无法践行。如果说有人走漏风声,那也是容首领拖延时日所导致的。”

  即便容全做了他该做的事,可从结果来看,他做得还不够好。

  容全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怎么会听不出对方的言外之意。

  红姬正按着他的头,逼他承认自己是个名不副实的无能之辈,逼他承认鲎蝎部在南沼无足轻重,他和他的部族只能臣服在靖南王脚下,永无翻身之日。

  这个女人敢说出如此逆言,原因不外是百绍的新国主蒲杉。

  区区弹丸之地,一面是同室操戈,风波未平,一面是民生凋敝,百废待举,这样一个微贱小国的国主连和他平起平坐的资格都没有,竟敢妄想压服他,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急怒之下,他的胸口如同遭受了突如其来的重击,一阵钝痛。

  容全晕眩了一会儿,才记起袖中的药瓶。瓶中一枚小小的丸药让他恢复了神智。

  红姬却在冷眼旁观。

  她来见容全的目的不过是想催促他尽快把人找到,哪知容全如此经不得激将。

  暗自冷哼一声,她重新露出笑容。

  “今天这样的大日子,我本不该上门打扰。只是,百绍国主为她下落不明的侄女日夜悬心,交托给容首领的事却毫无进展。请容首领设身处地想一想,换作你是百绍国主,你还能一直心平气和吗?”

  容全经历过方才心疾发作,心境也有了改变。他的生命不能浪费在意气之争上。

  “别以为坐上国主之位就能安枕无忧,更难的还在后头。”带着三分威胁,容全开始他的讨价。

  “我和你相识在先,自有一份情谊。单凭你为我做过的事,我就不会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