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斩草(1/2)

加入书签

  刘筠离开了容州城。

  她想,如果赵玄要接管靖南王府,那么他始终要回到湖州。

  愿意助她、且有能力守护靖南王府的人只有黎焜。她只要找到黎焜并说服他,便算成功了一半。

  理清了思绪,她出声吩咐车夫加快赶路的速度。

  天上也在这时下起雨来。路面被雨点打湿,马蹄印和车辙深深浅浅地延伸到深林中。

  如果没有那些拦路的石块,刘筠或许永远也不会发现马车已经偏离了它既定的路线。

  一阵颠簸过后,刘筠探身往外看去。

  阴云密布,细雨蒙蒙。车夫却不见人影。车轮陷入石坑中,拉车的马匹奋力往前,无奈只在原地踏步。

  刘筠有些心神不宁。她站在马车上,举目四望。

  渐起的风刮动成串的雨珠,斜斜地打在她的脸上、身上,她却顾不得许多了。

  正前方向她急速奔来的黑点在她眼里显露了原貌。

  两个手持利刃的黑衣人,杀意凛凛,健步如飞。

  寒意从她的脚底爬上来,紧紧攥住了她的心。

  “趴下。”

  她听到身后有人高声呼喝,脚下一软,身体不由自主地遵照那声指令,往一侧伏倒。

  瞬息间,一枝利箭从她头顶划过,直指领头黑衣人的面门。

  不等它落定,射手再次张弓。

  第二箭如流星赶月。

  领头的黑衣人翻身在泥地上打了个滚,步伐已然受阻。

  就在刘筠以为射手将故技重施时,第二箭竟不依不饶,射中那个已经落后几步的黑衣人的胸膛。

  雨势已大,黑衣人脚下淌出的血水眨眼间积了一洼。

  刘筠惊呼出声。

  与此同时,积聚了强劲力道的第三箭破开层层雨幕,射穿了另一个黑衣人的腿部。

  “上马。”

  马背上,满脸雨水的男子态度并不和善。

  刘筠稍一犹疑,回头看到那两个黑衣人竟不顾伤势仍要追上来。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被男子一把拉上马。

  一声嘶鸣,马儿左蹄高抬,踏出重重一步。泥水四溅。

  雨水迷了刘筠的眼。

  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她还不敢相信自己刚刚死里逃生。

  救了她的人是谁,刘筠无暇多想。后背传来的疼痛夺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她咬紧牙关,死死抓住她仅能抓住的长弓,最后终于痛晕过去。

  在她看不到的后背,两把柳叶刀在雨水的冲刷下闪着幽幽的寒光。

  她躲过了黑衣人的追杀,却没有躲过黑衣人心有不甘掷出的暗器。

  林启只顾赶路,方才的惊险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毕竟他是早有准备,而对方事先并不知道有人打算横插一手。

  他潜入容宅打探,本来人不知鬼不觉,不料一时松懈,露了行迹。

  刘筠就是在那个时候闯进容全的视野,顶替他成为容全暗中怀疑并想除掉的目标。

  这女人是死是活,林启不在乎。他本就不是什么好心肠。

  更别说,谢希暴露身份,遭赵玄凌虐,至今卧床不起,正是拜刘筠所赐!他岂会救镇察司的仇人?

  要不是大人不想让刘筠死了,他肯定会第一个落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