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莫行川(1/2)

加入书签

  小花厅外寒风凛冽。

  小花厅内养着几盆凌波仙子,花香四溢。

  这里已经按照郑氏的喜好布置得温暖舒适,变化之快速连莫行川也暗暗咋舌。

  郑氏找他来,为的是京城的家书。

  “这种时节,家书至少要走一个月。”莫行川知道郑氏在等一个消息,只是,谁也不知道她等的消息是什么。

  郑氏不再追问,转而提起王妧的起居琐事。

  她必须让自己忙碌起来,以此减少无谓的担忧。

  “天太冷了,姑娘只在暖阁里看书消遣。”

  见莫行川顾左右而言他,郑氏有些不快,说:“你去告诉她,我既然来了南沼,自然要和王郑两家的故旧打交道。她也不能偷闲。”

  莫行川记得王妧的交代:对郑氏的一切要求,先答应了再说。于是,他应了一声是。

  告退后,他把话带到王妧面前,思索再三,替王妧出谋划策。

  他说:“田夫人得知你回到容州,立马就派人送了请帖来。回想年前,武仲和田大管家起了口角,她一直视若无睹,直到我们向她的管家赔了礼,这事才算过去。她前后的态度其实很耐人玩味。”

  王妧心里清楚,她若不去赴田夫人的约,将无异于画地为牢。

  她让莫行川在茶几的另一侧坐下,随手给他倒了一杯茶。

  “我已经让贤叔查证清楚,当年我娘亲去世的时候,田夫人远在南沼,没有回京吊祭,只是遣人送来奠仪。如果她和我娘亲的关系不如张伯说的那样亲密,倒还在情理之中。”

  莫行川点点头,正襟危坐。他们无法通晓过去,只能勉力掌握即将要走的前路。

  “我二婶来得恰是时候。”王妧若有所思,“田夫人要我执晚辈礼,本来无可非议,可是,从我到达西二营那天起,她对我的试探一直没有停止。”

  她已经厌烦了这样的试探。

  郑氏出身名门,辈分也和田夫人相当。同一番话,由郑氏说出或由王妧说出,在田夫人心里的分量是不同的。

  莫行川终于放了心。他的想法和王妧不谋而合。

  只是,王妧还有一层担心是他没想到的。

  “我的两个妹妹要到京城去,我二婶没有留在滁州照料,反而送我来南沼,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求她帮这个忙。”

  莫行川听后,这才明白郑氏为何急着收拾好小花厅、安排拜访故交的事务。

  京城没有消息传来,对郑氏来说也是一件难熬的事。他认为郑氏多半乐意插手。但这只是他的猜测,一切还要王妧主动开口向郑氏求助。

  “如果事事计较得失,二夫人也不会送姑娘来南沼了。”莫行川说。

  王妧心生感慨,她还没有对别人说起过那件事。

  “我二婶确实心胸开阔、不计较得失,但是,她会分对错。我二叔和她决意庇护我离开滁州、免遭仇人寻隙报复,不代表他们认同我爹的做法。”

  她想到这些并不仅仅因为郑氏的一个眼神。

  “张伯受伤是因为黎焜,和燕国公府的仇家毫不相干。他们却用刺伤张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