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嫌犯(1/2)

加入书签

  田大管家告诉王妧,岛上不仅有容州鲎蝎部的人,还有来自东夷各国的商贾船队。

  这些人不一定和黄参事的死有关,但却会成为寻找真凶的障碍。

  比如刚才突然出现的是鲎蝎部首领容全的家仆,他们来到离岛的目的是查验岛上珠场新一批产出珍珠的成色。若让他们探得慕玉山庄卷入一桩凶案,麻烦一定会成倍增加。

  王妧只是听着。

  六安来到离岛的目的并非和田大管家说的一样堂而皇之。

  他是红姬送到容全手下的钉子,目标是找出百绍国主的侄女蒲冰和她手里的百绍至宝。

  不过,王妧并没有对田大管家说出这些。

  她望着头顶的蓝天,这朗朗乾坤曾经让靖南王引以为傲,如今却蚊蚋乱飞,腥臭难掩。

  她甚至想问问黎焜,他回到南沼后到底去了哪里?难道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田大管家,你们二位要看,请便,但有一件事我们要先说好,这具尸体只能看,不能碰。不然,我这份差使就算当到头了。”陪同在一旁的县衙差役向二人澄清了一个事实。

  县衙已经向安州大衙上报了这起凶案,毕竟死者的身份是总督府的参事,安州大衙是否派人来督办此案,还未可知。

  田大管家答应下来。

  差役伸手赶走缠人的蝇虫,掀开破席子,露出死尸的全貌。

  尸体的情况和田大管家先前的描述基本一致。唯一令王妧感到奇怪的是,死者临死之时的神情十分平静,身上看起来只有脖子上一处伤口。

  难道黄参事在生死关头竟然选择引颈就戮?

  容不得她细想,田大管家就指使差役将尸首掩上了。

  破席子挡住了王妧的目光,也挡住了不远处容全家仆的目光。

  田大管家低声对王妧说:“县衙的人已经在码头排查,寻找昨天晚上见过黄参事的过路人。这个时候,那边应该有消息了。”

  王妧随他前去县衙。

  六安远远看着王妧离开的背影,暗自叹了一口气。

  他遍寻不到进入慕玉山庄的方法,撞见王妧,一切问题便迎刃而解。

  检视珠场的出产只是容全为他们安排好的登上离岛的由头。鲎蝎部的某些丹丸须以珍珠入药,容氏和离岛各个珠场往来也还算密切。

  借口很完美,然而六安要做的事却不太顺利。

  蒲冰找上田夫人作靠山,是一个很聪明的选择。首先一个,田夫人和她同样身为女子,很容易理解并同情她的处境。其次,离岛在地理上和六州主体一水相隔,百绍国主的手伸得再长,也很难伸到这里。最后,也最重要的一点是,就算蒲冰被百绍逼到绝地,她大可扬帆出海,逃到东夷去。

  蒲冰此举既巧妙,又周全,几乎可以说是进退自如。

  她一方面懂得改易容貌,一方面计划得十分完备,最初,连红姬手下最厉害的探子也打听不到她的行踪。

  但是,正由于这些优势,蒲冰从来不屑于谨小慎微,与此相反,她有时候还很喜欢张扬行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