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送信(1/2)

加入书签

  魏知春惯常在此处议事。

  堂中也布置了一个小型沙盘。沙盘正中是个小沙丘,但这沙丘顶部被一刀削平,中间留一道由南至北、高低倾斜的半指宽的深沟。沙丘上插满了涂着绿色颜料的小竹片,一直延伸到沙丘底部的木制小溪旁。

  魏知春和连琼站在沙盘一侧,审视着另一侧的赵玄。

  “打猎……”

  赵玄脑海中浮现一片晦暗的山林景象。

  他已经去过一次阔斧林。

  林中狭道隐蔽且人迹罕至,车马难行。

  这个缺点在百绍人眼里却变成一个优点。赵玄至今仍不清楚,百绍人是如何发现这条进入容州的秘密路线。

  “南关惊魂崖这样的天险都敢闯,阔斧林又算得了什么?百绍遍地香木,运到南沼,木头就变成银子,运到通、云二州,银子就变成金子。”

  连琼开口为赵玄解惑。庶务不通,一切都只是纸上谈兵。

  赵玄此时已开了窍,问起一个人来:“那孟树坚躲到哪里去了?”

  “离岛。”连琼回答道。

  赵玄每次想到他,胸口就一阵发闷。

  这人太滑了,滑得不粘手,还胆大包天,喜欢到处招摇。他原为避祸去了百绍,折返时却从百绍运回来一批香樟。

  如今南关吃紧,赵玄发话把那批香樟木卡住了,起初只为了刁难孟树坚,谁知后来顺藤摸瓜,倒捋出一条南沼与百绍勾通的密道。

  此次阔斧林之行,本有用到孟树坚的地方,赵玄却不敢用他。

  王妧也在离岛,她可知道孟树坚的奸猾之处?

  想到这里,赵玄问魏知春:“你就不想见一见你老相好的孙女儿?”

  他用一副戏谑的语气,所说的老相好也不是指崔氏老夫人。

  这样暧昧的暗示显然是想惹恼魏知春,可赵玄完全没料到魏知春根本不上他的当。

  “我不想见王妧。你应该庆幸老燕国公不是我的相好,否则,王妧和她的父亲都不会出生在这个世上。”魏知春用一句话堵住了赵玄的嚼舌,随即直截问道,“切断这条密道很容易,但却会打草惊蛇。这次行动,你具体有什么打算?”

  赵玄自讨没趣,只能暗暗记了一笔。

  “百绍和鲎蝎部各怀鬼胎,我引双方在阔斧林短兵相接,让他们斗个两败俱伤,我们坐收渔利。”

  魏知春心中叹气。赵玄这样想当然,能成功才是怪事。

  “没错,你可以自己作饵,把鲎蝎部引到阔斧林,假设百绍人也如期经过那里。但是,你凭什么认为双方会一句话都不说就斗个你死我活?”

  赵玄沉默了一会儿,说:“鲎蝎部是冲着我来的,不必担心他们不出手。百绍人无缘无故不会动手……那就,找个人‘不小心’发现他们的身份,他们还能无动于衷吗?”

  “找谁?”魏知春问。

  那个人必须以绝对的弱势出现在百绍人面前,一点破绽也不能有。丹荔园的人并不是最合适的,赵玄的侍卫也不合适。

  不过,赵玄很快露出了洋洋自得的模样。他已经想出一个绝佳的人选,而且那个人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