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关节(1/2)

加入书签

  黎焜解释完,便像没事人一样,借机使唤高侍卫去替他弄些吃食来。

  高侍卫眼明心亮,领命而去。

  厅中陈设简陋,除了一盏昏昏的油灯和掉了漆的梁柱,什么也没有。

  地上几棵顽强的杂草顺着石板边缘顶开了一道不小的裂缝,形成两片凸起的土丘。黎焜便坐在其中一片小丘上,就着一个火堆取暖。

  “这回,没人偷听了吧?”王妧语气中带着几分挖苦的意味。

  黎焜苦笑一声,承认道:“没人偷听了。”

  他既回答了王妧的问题,也表明确实有人偷听了二人上次在渔场小屋的交谈。

  王妧得到答案,也不急着追问。她站在火堆另一侧,面对着黎焜,颇有些居高临下的气势。

  “你又没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你在岛上的行踪根本瞒不过田夫人。黄参事投靠田夫人,背叛靖南王,这话无论真假,只要从你口中说出来,便有十足的分量。换作我是田夫人,岂能任你信口雌黄呢?”

  黎焜裹紧了披风,他知道王妧已经想通了此事关节之处。

  果然,王妧抛出了一个他意料之中的问题。

  “鬼三爷到底是什么人?”

  黎焜很想直接告诉她,只是现在时机未到,他逞一时嘴快,最后只会害了王妧。

  “将来你自会知晓。”他说。

  王妧气结。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她提起黎焜现在的处境:“鬼三爷把你扔到这里自生自灭,田夫人已经不再忌惮。她的人现在已经来到仙人屿,要取你的性命。”

  停灵庄外的刀枪鸣响远远传来。

  黎焜知道王妧所言不假。

  “这一点,我早已料到。”他说。

  王妧冷哼一声:“那么,你可料到我也要拿你去见韩都督?你有把握从我和田夫人手下逃脱?”

  黎焜面色不改,点了点头。

  王妧再次气结。

  “鬼三爷想将南沼搅个天翻地覆,他想利用你做一些事,只是,我不清楚他什么时候会下手。我想,你已经猜到黄参事是自愿赴死的,他宁死也不做不忠之事。鬼三爷想从南关粮草调遣的缓急轻重中推测出南关的防务,为了让鬼三爷彻底死心,我……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我只能尽我所能,让他少受些苦。”黎焜斟词酌句,缓缓说出前事缘由。

  王妧深吸了一口气,微微仰起头,并闭上眼睛。

  她听见黎焜仍在不停说话。

  “这些年,有靖南王在,六州总督之位形同虚设。那位也曾是战功赫赫的老将,可惜他现在已是耄耋之年,耳聋眼花,专宠他的小夫人。韩爽做得了安州都督,也算一位枭雄。如果王爷和那位都不在了,韩爽正值壮年,他的心思根本不用猜。呵呵,我若落在他手里,身首异处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

  王妧觉得身上有些冷。

  这时候,高侍卫回来了。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些点心和生果,甚至还有一壶酒。

  “好酒下肚,他什么话都会说的。”高侍卫对王妧解释一句。

  王妧哭笑不得。黎焜已经把他要说的话都说了。

  “倒一杯给我。”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