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旧址四(1/2)

加入书签

  容溪用了整整一天,才从绝望和自责的情绪中解脱出来。

  她所亲近信赖的心腹下属们忧心忡忡,趁机进言:出动人手前往西二营,把容滨抢回来。

  可惜,她听不进去。

  她的心已经被割开一道难以愈合的伤口。她越凝视,越觉得狰狞可怕。

  对她的父亲来说,到底是族人重要,还是她重要?

  她想了一天一夜,也没有得出答案。或者说,她得不到她想要的答案。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罢了。

  她不愿再追究了。

  明天一早,她必须出面,平息那些圣女失职、被禁足甚至被驱逐的流言。

  至于石璧违反规条、逾矩擅专的行为是否有罪,还要等商议过后再行定夺。

  烛光映着她毫无妆饰的脸,她颊上的红色印记也变得惨淡起来。

  容溪命侍女取来披风,起身去了书房,又召来心腹容莎、容苍。

  这对姐弟和她自小一同长大,关系再亲密不过了。

  直到这时,容溪才从二人口中得知容全派人巡查浊泽的事。

  “事关重大,父亲怎么可以……”容溪突然想到她父亲的病情和潜入障鬼台旧址的计划。

  容氏先祖留传下来的一味丹方可以用来根治她父亲的心疾。丹方中的药草太过稀有,除了深入浊泽寻访获取,别无他法,这才有了潜入浊泽障鬼台旧址的计划。

  撇开浊泽中的重重危机不说,单说寻访特定的药草这一步,难度就如大海捞针。容全身为鲎蝎部首领,不得不顾全大局,将这个计划永远地搁置。

  此时为何要旧事重提?族中耆老又是怎么看待的?

  容溪问二人,容全调派了哪一处人手去浊泽。

  二人都在摇头。

  容莎补充说:“族中各处安然不动,甚至半点议论都没有。唯有首领身边的萧芜跟着去了。”

  容溪听了这个名字,皱着眉头说:“他还算忠心,但到底是外人。”

  容莎与容苍相互交换了眼色,由容苍开口劝慰。

  “首领不能不为族中子弟的安全着想。”如今生死未卜、前途难料的容滨便是一个警示。

  容溪只能再次叹气。

  夜已经深了。她打算放二人离开。

  这时,容莎突然提起一个人来。

  “她得到赵玄许可,进城散心,暗中设法留在城中盘桓一夜。她说,有一个极重要的消息要立马向圣女回报。”

  “什么消息?”容溪问。

  容莎低声说了一句什么,容溪听后登时变了脸色。

  “去!把她叫来,我有话要问她!”

  容莎依照容溪的吩咐,不多时便带回来一个美貌女子。

  林鹿儿脸上的睡意还未消退,一脚踏进书房后还接连打了两个呵欠。直到容溪面前,她才敛容正色。

  “你……”容溪见她一身绫罗、粉面含春,一时竟有些认不出来。

  林鹿儿低头下拜。

  容溪终于回过神来。她开门见山,发出质问:“你说,石璧和赵玄勾结到了一起?”

  林鹿儿维持着伏倒叩拜的姿势,回答了一声“是”,语气声调显得平稳从容。

  容溪眉头皱起,显然对这一句简短的回答很不满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