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旧址十一(1/2)

加入书签

  何三遵命守在黑屋外。

  一开始,黑屋里还传出不少动静,可没过多久,里头竟然连走动的声响都消失了。

  何三渐渐感到不耐烦。

  他可不会傻傻地一直等下去。

  伸手招来一个相貌敦厚的小卒,何三将石总管交代他的话对那小卒又交代了一遍。

  忙活了半天,他连一口茶水都顾不上喝。现在,他只想找个清静地方好好歇一歇,最好睡上一觉。

  看天色,还不到正午,营舍肯定没有闲人在。

  果不其然。

  一整排门扉敞开的大通间空荡荡的,除了值守的兵卒,半个人影也……

  不对,有人。

  距离营舍大门最远、西面第一排屋舍靠近围墙的拐角处,有人正压低了声音在说话。

  “……最喜欢抢风头,连我的风头也……该死……”

  人声之中还夹着接连不断的捶打声和一二闷哼声。

  何三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事不关己。

  他可没那么多闲工夫管这等闲事。

  “我姓厉的名头在你这里不好使?拳脚就好使了……你说,是,不,是?”

  配合着最后一问的,是三下利落的重击声。

  何三顿时来了兴致。

  他支起耳朵想听得更清楚些,果然听到了另外两道附和的声音。

  “还真当自己是神箭手,天下无敌了?你知不知道东箭一队将来的头儿姓什么?”

  “哼,他这种人,就是平时欠教训。”

  “我还是不解气!把他绑起来,吊到那边柱子上,让他知道什么叫做长脸。”这是那姓厉的说话声。

  随后,何三听到一阵吭哧吭哧的喘气声和低沉的嘲笑声。他摇了摇头,双手交叠抱在胸前,从容自若地守在离开营舍的必经之路上。

  说笑着的三人拐了道弯,正从一排大通间前走过。

  何三发出一声轻咳,冷不丁吓了三人一跳。

  姓厉的少年站在中间,脸色微变。

  他按住两名同伴,习惯地先捧了何三一句:“原来是总管身边的大红人,何支使。”

  何三手一摆,推道:“什么大红人,没有的事。”

  “何支使过谦了。人人都知道,何支使深得总管重用,还……”

  何三以呵欠打断了他的话,右手搭在左侧手肘处,拇指与食指做了一个捻动的手势。

  三人面面相觑。

  最后是左边那人反应过来,对厉姓少年耳语几句。

  少年皱了皱眉头,勉强从腰间的暗兜里掏出一块颇有分量的碎银。

  左边那人接过碎银,转手便塞给何三。

  何三掂量掂量,眉开眼笑。

  “那、行吧,你们也没有闹得很过分,走吧、走吧。”

  他摆摆手,让三人通过。他的眼睛没有放过姓厉的少年脸上那股不忿之色。

  待三人走远,他才慢慢向拐角处走去。

  不大的空地上立着两根碗口粗、一丈高的柱子,柱身错落嵌着一些三指宽窄的小木块,供人练习攀爬使用。

  此时,俞溢两脚悬空,双手手腕被粗绳缠绕着扯向头顶,就像一条死鱼一样被吊在柱子上。

  他的头微微偏着,从何三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一边肿起来的淤青的脸。

  何三留在拐角的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