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旧址十五(1/2)

加入书签

  凹陷的深度比王妧预想的更深。

  匕首卡在凿痕底部的缝隙中,一只长着八条细丝般长脚的红蜘蛛沿着刃口爬上来。

  王妧下意识丢开匕首,猛地起身,后退两步。

  庞翔连忙过来查看。

  红蜘蛛同样受到惊吓,顿时逃得无影无踪。

  两道纤细笔直的石缝由新月凹痕的两端起始,横穿了整个被雨水冲刷过的石台。

  竖立的匕首昭示着一个秘密正被人戳破了伪装。

  “等等!”庞翔制止了王妧伸出的手。

  王妧看向他,面带不解。

  “这里头很可能藏着凶险,实在不宜轻举妄动。”庞翔解释道。

  “但是”

  王妧正要反驳,却被巡防归来的武仲三人打断了。

  “哈哈,你们怎么个个都变成落汤鸡了?”武仲发出几声轻笑,几步登上障鬼台。

  薄雾重新遮蔽了天空。只有脚下的泥泞告诉着后来者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邢念跟在武仲身后。

  “我们没有遇到雨。”他敏锐地觉察到地面的异样,插嘴说了一句话后又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天池盘。

  “对呀,这倒奇了。”武仲无所顾忌,一边说着,一边抬脚将靴子上混合着草叶的泥污抹在石台上。

  落在最后的路婴见状,撇了一下嘴。

  他走上前来,向王妧提起林中所见。

  “我们找到了一些脚印。”

  王妧心中警惕。

  “有多少?”

  “很多。”路婴似乎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比萧芜所带的人马多得多。而且,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这处旧址,只知道在林子里胡乱晃荡。”

  这足以说明他们不是鲎蝎部容氏的人。

  王妧头疼起来。

  就算是躲进浊泽,她也仍须应付除了迷瘴和厌鬼之外的其他麻烦。

  路婴见她沉默不语,不由说道:“姐姐,你难道忘了吗?石璧在屏岭设了哨岗,还搜集了大量鲎蝎部的圣丹。浊泽里有什么异动,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王妧也猜测对方很可能是西二营的人。她不禁想,昨天深夜,萧芜所领的暗楼人马遇上的若是西二营的人,究竟谁的胜算更大一些?

  她对庞翔说:“有石璧在一旁虎视眈眈,容氏的危机又何止他们炼制的假圣丹。”

  庞翔听后,顿时感到几分无措。

  他的目光落在王妧的匕首上,武仲几人的注意力也被吸引过来。

  “大小姐,你说得对,我不该”庞翔有些后悔自己方才阻挠王妧拔出匕首。

  此时,他向一旁退了一步,让出了自己所站的位置,说:“这里还请大小姐裁夺。”

  王妧没想到庞翔会突然改变态度。

  正当她思索的时候,武仲已经好奇地挤上前查看起来。

  “咦?”武仲低下身子,左手扶着膝头,右手伸长了要去够匕首的把柄。

  “别动。”王妧却像庞翔阻止她一样、出声阻止了武仲。

  她不想承认自己和武仲一样鲁莽冲动。

  一天,甚至两天,她可以等。

  “贸然拔出匕首,凶险难测。暂且等一等。”

  武仲只得悻悻地收回手。

  王妧最终决定,他们将在彻底搜寻过整座障鬼台后,再探索石台之下的秘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