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世环境里已经是不可多得的佳肴。自开席,所有参加宴会的人员不论身份都放下了端在身上的架子,时间觥筹交错,宾主尽欢,大家无不吃了个饱,喝了个痛快。

  顾明月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她不确定自己现在的身体是否能够接受酒,于是小口轻抿地尝试着喝了口。

  这口便成了问题,当她晕晕乎乎找不到北地被苏绍元打横抱出来时,小脸儿透出粉漾漾的光彩,湿漉漉的双瞳无辜地眨呀眨,红润的嘴唇微嘟,轻蹙双眉费力地想要看清眼前的事物。

  天地这么都在旋转唔飘乎乎地好舒服。

  女人手搂着男人的脖子,用另只手钩绕着他垂在脸边的柔软发丝。她水润黑亮的眼睛里好似盛满了星光,那对儿温柔似水的茶色双瞳里倒映出了她娇俏的模样儿。

  基于顾明月醉醺醺的状况,幸存者小队的其他人只得提前退出宴席,作为队友他们奉行同进同退的原则。当然,他们不能全部退席,于是席蔚作为基地最重视的人物之同时也是基地首脑的准女婿,被幸存者小队其他成员毫无心理负担地留了下来。

  顾明月同景耀抵达基地后直在向基地高层报导有关进化体丧尸的消息,之后便是各种官方质的会见与介绍,由原女配周佳桐带领。直到晚上的宴席,高靖,姜磊,以及柳睿诚还没来得及与顾明月二人正式交谈。

  柳睿诚倒还无所谓,反正两人回来了以后时间多得是,但姜磊与高靖却忍不了,想了半个月的女人和念了半个月的队友就在身侧,他们怎么能平静下来。

  基地方面已经为顾明月与景耀的贡献庆了功,队里内部也得庆祝下人员团聚才行。本来除两人以外的队员们私下里通了消息,晚上宴会回去后准备再来场,但现在看顾明月的样子,计划估计得泡汤了。

  望着在怀里不断扭动,把自己当成泥鳅来折腾女人,苏绍元无奈地叹了口气。

  “呀”声娇软酥媚的轻吟从顾明月嘴里漫出,她胡乱抓了两把男人的膛,指尖无意识地按压过粒小红豆,苏绍元登时喉咙滚动下腹紧绷,腿间的棒棒有要抬头的趋势。

  这算是在勾引么。

  女人的声音显然也被其他人听到了,久违的娇吟不经意间便点燃了男人们最近苦苦压抑的欲火。在有过顾明月后头遭两星期都没能碰过她,欲求不满的憋屈与之前日夜不断的担忧此刻通通被释放了出来,他们像月夜里的野狼,目光幽幽地注视着被苏绍元抱在怀里的佳人,她正无所觉地咯咯笑着,声如银铃般悦耳。

  或许,对队内宴会照常进行也不错。

  这将是场众人尽兴吃的饕餮盛宴。

  作者说:

  本来想连着气儿发上来,但看了留言以后还是决定先发上非的部分。

  第十九章全章,明天发吧。

  第89章耽美末世文里的女灰之十九儿童节福利

  作者说:

  在此回位读者昨天的留言。

  最近事忙鲜少回复留言,直到看了昨天这段长留言,觉得真带感。我说话或许有歧义,但逻辑绝对没问题。看了留言放更新不是因为留言太少,而是因为留言太多让我实在不好意思攒文次更出来。你曲解得也十分有意思至于你说作者没有诚信,我就哦呵呵呵了。我之前回复其他人留言的时候说过,之所以仍然贴出尽量日更是我清楚自己的格,不用日更时时提醒自己我怕时常因为惰长时间短更。我保证不坑已经做到了诚信,读者们给谁珍珠是她们/他们的权利,不需要在这里强调。

  就这样吧。

  以下高能,非爱好者火速撤离,三剧情是从上看过的有真实

  ——————————

  顾明月在宴席上轻抿口酒后,便有些飘飘然了。

  唔,好像也没什么大事儿。

  女人手上的酒杯空了又满,辣辣的酒水滑过喉咙,给五脏六腑带来了暖洋洋的热度。直到苏绍元察觉到她喝酒如喝水的劲头,按住她的手并拿走酒杯,她已经不知大杯灌入了多少酒水,整个人表情很快乐的在傻傻地笑着。

  之后便是天旋地转,时间不知溜到哪里去了,再回神来,她迷迷糊糊地半躺在单元楼房间内的沙发上,沙发前围站着六个男人,他们正眸光火热地注视着她。

  白俊飞,高靖,姜磊,苏绍元,安逸泽,以及景耀

  顾明月不明白他们想要做什么,她身处于沙发与男人们之间的狭窄空间,他们集中的目光带来了无形的压力与压迫感,呼吸因此都变得有些困难。

  “啊做,做什么?”她的眼睛被苏绍元蒙上了条黑布,密不透光的材质使她陷入了片黑暗,身体的其他感官却因此变得更加敏锐清晰。

  “原本是想庆祝下明月姐姐回归的,可都怪明月姐姐喝醉了”不满又带着撒娇的声音沙哑着透出兴奋的颤抖,“我们的心意可全都被浪费了,明月姐姐该怎么补偿才好?”

  补偿顾明月不明所以地缩了缩,她的头脑半醉半醒,费力地思考补偿为什么要蒙上她的眼睛。

  “我们来做个小小的惩罚游戏,看看明月在这两周里有没有忘了我们。”男人的声色低沉优雅,说话的速度慢条斯理,顾明月甚至能想象出他用指尖轻推眼镜的动作。

  “要给这个惩罚游戏加点难度才好。“散漫的语气,带着点郁,是高靖。

  “明月个人喝得畅快,我们可还没有喝尽兴,咦,这里不是正好有酒吗?“苏绍元华丽的音色故作惊讶,随后衣衫悉悉索索的声音以及拧开酒瓶的声响齐在室内回荡。

  酒的味道混合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挤压着清新的空气,逐渐充斥了整个房间。

  带着点腥味儿的灼热之气扑鼻而来,杆挺翘壮的男顶在了顾明月的嘴唇上,随后更多的大凑到她的脸边,用冠状蘑菇头摩挲挤压她白嫩的肌肤,把湿润滑腻的前涂抹于致的五官上。

  顾明月咽了口口水,嘴唇发干,她伸出丁香小舌舔舐着唇瓣,湿漉漉的唾滋润着紧绷的唇,看起来香艳诱人。

  好想吃掉这些热烘烘的大,在身体深处沉睡的渴望被惊醒,叫嚣着全部吞吃下这些饱满多汁的能量源。

  “不行哦,明月现在不可以吃。”

  男人制止了她张口想要吞含住棒棒的动作,所有人退后了步,欣赏起女人无措却又渴望的可怜神情。

  “怎么才能吃到”顾明月的声音软糯,带着丝急切。

  “呵,来,先脱掉自己的衣服,跪着背过身扶住沙发背打开双脚翘起臀部,给我们看看那荡的小。“

  顾明月咬着唇依言褪下了衣物,背过身两手扶着沙发背,压在靠垫上的双膝大开,细腰下沉,颤巍巍地撅起臀部,复用只见掰开自己腿心的花瓣,露出已经滴出蜜水的。

  “还没碰明月姐姐呢,这里已经湿哒哒的了,不愧是荡的,那么渴望着被撑开么。”

  下体突然被冰凉光滑的细长圆柱体入,顾明月惊得身躯震,她的动作很快便被几双大手压下了,火辣辣的体顺着入体内的瓶颈被源源不断地灌入肚子里,不会儿小腹就如五月怀胎般鼓胀了起来。

  天啊,他们想要做什么

  “下面就和明月说下惩罚规则吧。”优雅的声音带着点恶意的兴奋。

  “明月用小为我们温酒,同时需要好好地辨识大家的,辨识正确我们就把酒水吸出来。”带着笑意的华丽音色如陈酒,却有着不容拒绝的糜乱感。

  “要是你弄错了,我们就直接进入把你干到哭。“高靖说话的语气总有股狠劲儿,在当下,却刺激得顾明月浑身战栗。

  好想被这群人狠狠地玩弄场,光是这样想着便蠕动个不停。

  “明月姐姐可不要漏掉滴酒水,好好辨识大家的巴,若是仅仅辨得出阿耀人,我们可是会嫉妒得发狂呢。到时候,小会不会被烂呢还是说,明月姐姐渴望着被我们用大巴干坏?”俗的用词在欲横流的时候,更能让人血脉偾张,下体坚挺。

  顾明月小内的玻璃瓶颈被抽出,她瑟缩着夹紧內径,费力地不让滴酒流出。她的双手被人握住从沙发背上拉下,随后身体被男人们扭转,摆成了趴跪在沙发上的姿势。棒棒用顶端摩挲着她的红唇,同时双与臀部被几双大掌肆意揉捏。

  她开启唇瓣,含住那让她湿润的物什,用小舌灵巧地刮蹭它的棱角,两颊收放地吸压涨圆的柱。来不及吞咽的唾从嘴角淌下条细亮的银丝,男人在她温软的嘴里轻轻抽了会儿,捧住她的头颅把退了出来,用布满水渍的头在她脸上摩挲。

  “是景耀的”顾明月边要忍住双小被人玩弄的快感,边要收拢夹紧体内的酒。小头儿与核被粝的指尖揪扯掐夹,绕着圈儿地揉捻旋转按压,臀部与腿心不时被男人们用手掌轻扇,她呜咽着说出适才在为谁的交。

  “呀,答对了呢”不满的声音带着天真的孩子气,“明月姐姐果然猜对了景耀的东西,对他那么熟悉的话男人的嫉妒心可是不允许的。”

  男人的话音未落,顾明月便感觉有人用火热的双手扶住了她的腰,大的巴抵住的入口,正跃跃欲试地在花瓣周围滑动。

  “等,等等”她不是答对了么,为什么要惩罚她?虽然小很想要填满,但是若被人堵着满肚子酒水干的话

  大的棒棒撑开了狭窄的口,鼓作气地直捅到底。这样可怕的长度,这样骇人的壮,小被撑到了丝空余的缝隙也无,紧绷绷包裹住顶到深处的大巴,费力地蠕动着想要把异物推挤出去。

  是姜磊不,不要动啊!故意的,这群男人太坏了,故意把景耀放在第个

  姜磊长驱直入地把整个分身埋入顾明月的小后,便开始猛烈的抽,子孙袋啪啪地拍击着她娇嫩的花瓣,儿臂般大的男把细窄的女撑成了可怖的圆形,噗叽噗叽地往外吐着粘嗒嗒的白沫。

  “唔呜呜呜唔唔”玫瑰花瓣般红润香软的小嘴儿又被紫红色的硕大堵住了,顾明月所有的呜咽与不依都被吞在了喉咙里,下体的抽猛烈地搅动着小腹内的酒,半瓶水般晃晃荡荡的声音从圆鼓鼓的肚腹传出,子里体的每次翻搅,都带来混合着快要失禁的痛苦与被顶弄点的快感,她哆哆嗦嗦地吸吮着口里的巴,被干得隐藏在黑布下的乌眸水光潋滟,双腿发颤。

  小腹被男人们用手恶意地抚按压,两团子也没有被落下,尖儿被头向内挤压摩擦,腿心的花核被快速的揉捏,翻天覆地的快感浪潮波高过波,嘴里进出的刻也不停当紧致的菊花被两手指配合着的频率猛然入时,顾明月吐出嘴里的男,上身软在沙发垫上浑身痉挛地迎来灭顶的高嘲,股水流如喷泉般从周围激而出,她竟是被男人们玩儿得潮吹了,咿咿呀呀地媚叫着抽搐,雪臀轻颤,周围缩紧地包裹着持续捣干的棒棒并断断续续地喷出残留的。

  “哈哈呀唔嗯啊”美人儿浑身软倒,唯有臀部高高悬起,姜磊缓慢地拔出自己的男,感受着女人内腔媚不舍地层层锁紧所带来的舒爽感。

  顾明月喘着气收紧被撑成小儿拳头大小的,水润润的洞看得男人们俱是咽下口唾沫。

  “啧啧,被得那么舒服吗?明月的水儿都把沙发垫喷湿了呢”戏谑的声音让女人的脸蛋儿染上了艳红之色,分不清是高嘲遗留下的红晕还是因为羞耻感所表露出的难堪。

  男人把她干得浑身发软,可顾明月没有时间休息,如恶狼般的男人们又重新开始了吃的游戏,即便她猜对了递到嘴边的,仍然会被男人们找出各种理由直接入小狠干。会儿便被摆成上半身脱离于沙发悬空,男人背靠沙发背大力地干嫩b的姿势,长勃发的巴轮流入她的小嘴儿,在里面短暂抽几下后又换上下人,被激烈捅捣得水声响亮,难耐的快感模糊了她的意识,嘴里快速换入的巴逐渐让她分不清到底是谁

  猜不出的惩罚,实在是美味。

  她情态可怜地挺着满肚子的酒水,双腿跨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几乎呈字形分开,菊被大侵占,前面的小也被身前的男人摆臀耸弄,腿心带着酒味儿的白沫把前后男人的毛发湿润成绺绺的,湿乎乎的四颗蛋在狭小的空间里摩擦挤压,舒服得男人们不时溢出喘。

  顾明月的身体随着男人们的动作上抛下沉,双手搓揉着两热烫的棒棒,嘴里嗯嗯唔唔地吃着姜磊的巴,连两团白软的房也被男人用大掌收拢,沾染上唾的大在中来回抽动。

  在没有人的情况下,顾明月已经被弄得高嘲连连,头脑发晕了。

  脱离小发出瓶塞拔出酒瓶的声音,与此同时她再也无法控制住小腹内的酒,菊内的巴还在入抽出,身子上上下下的沉浮,从圆洞洞的小里洒出混合着蜜的粘稠酒水,晶莹的体泼散在空气里,气味靡。

  菊内的棒棒同样快速的抽离,“啊”顾明月小声的呻吟,张张大口争先恐后地含住她的小花户,堵着口咕噜咕噜地咽下温乎乎的酒水,充血的小核还被人高速地左右按压她小腹抽搐着,在男人们吸舔下排出体,随之而来的是如瀑布倾泻般的别样快感,高嘲瞬间席卷四肢百骸,让她彻彻底底地沦为了男人胯下的娃。

  “好想要啊嗯给我再继续呀嗯啊”

  眼睛上蒙着黑色布条的美人儿,声音软绵绵的,带着浓重的情欲之色。男人们欣赏着她通身无力的羸弱模样,下体翘着的巴没有完全得到舒缓,凶巴巴地朝着女人横陈的玉体点头。

  “真马蚤。”高靖吹了口口哨,揉捏着顾明月的双,不怀好意地询问道:“这么想吃男人的水,那是不是的给出点诚意?”

  太坏了,都把她玩弄成了这幅样子,竟然还要提要求。

  顾明月瘪瘪嘴,身姿撩人地扒开自己被肆意蹂躏过的小,露出吐水儿的洞。

  “请用明月的这里把浓浓的全部进来”

  “只是吗?”

  “还有这里”纤细的手指入刚刚被疼爱过的菊洞

  “还有呢?”男人们不依不饶,兴致勃勃地要求着女人做出更加荡的动作。

  “那,这里也要”丁香小舌探出檀口轻舔下唇,如珍珠般的贝齿咬着侧唇角难耐地喘息。

  “想让我们用什么玩弄你呢?”

  “,好多好多。”美人的莹白身体泛出浅粉色的光泽,细密的湿汗是肌肤看起来更加的晶莹。

  “那么多怎么用?”

  “,明月身上所有的小洞啊”

  “呀”顾明月惊叫了声,话音未落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下体便被两突如其来的猛烈地入填满,隔着层薄薄膜的巴频率混乱地捣干着她的洞,两棒棒上的每处轮廓在道的挤压下都变得清晰,她甚至能在脑海中勾画出它们壮伟的模样,里的水登时流得更欢,竟同开了闸的水龙头般源源不绝。

  “啊好喜欢好喜欢热热大大的硬巴都给我再用力的我嗯嗯小好酸好麻呀啊”

  像是在竭力满足她,男人们的动作越发地凶猛了。

  “真的是怎么也不松你,简直紧得让人发狂。”

  “唔嗯唔唔”顾明月嘴里塞入了不知是谁的巴,两只手也被男人的大掌握着上下撸动,她快乐得如在云霄,两只子随着男人们的动作凌乱地甩动着,不时被拉扯尖儿揉捏。

  被遗忘的悄然接近乱的交合处,粝的手指挤着的缝隙缓缓入

  “明月姐姐的这里好像还能吃下呢”薄薄的口弹十足,费力地吃下手指大巴后,又颤颤巍巍地吃下了两手指,水从被撑开的缝隙里汹涌而出,流了安逸泽满手。

  抵在交合处的大棒棒,在手指抽出的瞬间,个用力便尽入,擦着另位的直直顶到了深处,相互挤压。

  “啊”

  “唔”

  “哈”

  “呜呜呜嗯唔唔!”

  女人的身体几乎要弹跳而起,可她完全被腿心几乎要撑烂与菊洞的三钉在了男人之间,呜咽着承受着男人们缓慢的抽动。

  眼罩被接下,溢满泪珠的美眸躺下两行激|情的泪水,她虽是眉头轻蹙,却也在男人们的动作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在最后竟是尖叫着让男人们快速地动起来,把荡的小烂。

  夜,还很漫长,欲望的盛宴整整持续到了天明。

  第90章耽美末世文里的女灰之二十内含柳睿诚

  沉沉的睡了天夜后,在隔日的上午,顾明月才浑身酸软地醒来。

  除了身体仍有些疲惫外,下体倒没有感觉出多少不适。不愧是系统出品专门用来应付这群男人需求的体,若是正常女,身体经历了昨晚那般的激烈爱,腿心的两个小洞肯定会被磨到痛了。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她人,顾明月伸了个懒腰从床上站起来,当她低头弯腰穿衣服的时候,不期然口正中猛地痛,喉咙霎时干痒难耐地剧烈咳嗽起来

  看来还是不行,再多能量的供给也架不住近乎停滞的能量转化率,错过了最佳的修复时间,这具身体缓慢地,逐步地在走向终结。

  手心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