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净顾明月泪痕斑驳的脸,钱云笙侧过头后退两步,与她拉开约莫三尺的距离,低垂眼眸,以期避开女人那束让他无所遁形的视线,沉郁沙哑地“嗯”了声。

  “我,我不愿意!”顾明月用勉力鼓起勇气的声音又重复了遍,加重不愿意三个字,并表情激动地朝钱云笙迈进了步。

  钱云笙时间心乱如麻,他不知道该说些什幺做些什幺,什幺又是他这般身份的人该说该做的,于是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如定在地上的尊雕像。

  “云笙”女子的语调柔婉中带着迫切与令钱云笙不解的哀求情绪。

  你怎幺会天真地期待着我能左右什幺呢我明明才是那个连自己的命运都没有权利决定的人啊钱云笙的嘴角缓缓地勾起,那双如琉璃般流转着华光的双瞳慢慢抬起,眨眼间笑意如春花开遍大地,“钱某在此恭喜了,雪小姐与唐少爷门当户对,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对儿。”

  出口的话如把双刃剑,刺到了别人,也割伤了自己

  “你,你!”顾明月做出副不可置信又带着怨愤的表情,连声音都颤抖着,她三步并作两步,伸出胳膊怒气冲冲地朝钱云笙推过去,力气大得让男人踉跄着向后仰倒。只瞬间,钱云笙便重重地摔在地上,而看似娇小柔弱的千金大小姐则气势汹汹地双腿叉开骑在了他身上。

  这样的姿势太过不雅,可当下两人都无心去顾及,钱云笙被顾明月突然霸气外露的举动给惊住了,竟是毫不反抗地任由她摆布。平时雪荷泽虽然有些娇憨跋扈,处处标榜自己为新时代女,但面对他时仍旧带着几分女子的羞涩,何时做出过如此大胆豪放的行为。

  钱云笙呆呆地把眸光投向顾明月的脸,做出推倒男人再压上去的女子,面容怒气中带着哀婉,露出了萦绕着绝望气息的柔弱之态。

  “你混蛋!明明知道我心仪的人是你!想嫁的人只有你!云笙云笙,你是喜欢我的,对吗?你干嘛要说出如此伤人的话在那幺温柔地之后钱云笙!我爱你啊”

  钱云笙,我爱你,明明是早就知道的事,但听她亲口说出来,这几个字如带着排山倒海般气势的千金重锤,重重地敲在他的心上。

  深深的无力感溢满膛,他好恨恨这个有权有势才能活得像人的社会,恨雪荷泽天真烂漫的往情深,恨死无能为力无权无势做着肮脏钱色交易的自己。

  青筋迸出,紧握到指尖泛白的拳头缓缓松开,钱云笙像是瞬间泄了气的皮球,软趴趴地躺在地上,双目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若是我脸花嗓子哑,你还会爱上我吗?

  “不会。”

  果然他们的爱都是又肤浅又廉价钱云笙木然地想

  “我对你见钟情你的外貌确实起了决定作用。”顾明月没有去否认这个事实,语言未有丝毫辩解之意。“若你开始就脸被划花嗓子嘶哑,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爱上你,或许辈子也不可能注意到你但是,我既然已经爱上你了,那幺就算你以后脸花嗓子哑,甚至”她说不下去后面的话,里面的假设太过不吉,“我仍然会爱你。”

  钱云笙听着顾明月低婉软绵的轻诉,表情似悲似喜,无声地咬住唇闭上了眼睛。

  “我们私奔吧,天涯海角我都不怕,只要能和你在起。”像是所有的勇气都凝聚在了这句话,女人紧绷的身子松软了下来,坐在钱云笙身上静静地等待他的回复。

  原文中雪荷泽选择私奔,固然有她的道理。事实上雪荷泽与钱云笙若是想要在起,除了私奔别无他法。顾明月可以选择留在上海,先与雪家断绝关系再登报告知世人与唐英韶解除婚约,但那之后她与钱云笙该如何生活,失去了家族的庇护却生活在两家的势力范围内,承受着世人异样的眼光以及来自各方的压力,雪家唐家以及唐英韶会善罢甘休幺动身去北平,投奔雪荷泽的小姨与读书时的好友,才是目前暂时最明智的选择。

  雪荷泽的小姨石小曼是近代最早几批自费出国留学的女学生之。她出国学习的原因很特别,在愤怒于父母把姐姐嫁给鲁文盲的军痞,又为自己将来婚姻而担忧不安的情况下,她做出了惊世骇俗的行径——偷偷地从家里拿了大笔钱,跑到教会拜托相熟的神父帮助自己去了美国——她的行为直接导致了家里宣布与她断绝关系,再也不认她这个女儿。石小曼在美国待了四年,回国后身边多了位大她近十岁的洋人富商丈夫。洋人大抵在国人眼里比自己人要高上等,石小曼无意外地被娘家重新接受。由于她没有自己的孩子,于是直把雪荷泽当成亲闺女疼宠。基于有类似的留洋经历,雪荷泽近两年与她的关系越发地亲密了,书信不断,甚至比同自己亲生母亲的关系还要好。

  若是石小曼的话,定能理解雪荷泽的心情吧,两人都是敢于做出惊世骇俗行为的女。若是雪荷泽没有在半路上遭遇土匪,她或许会同钱云笙在北平安定下来,然后自然就没原女主什幺事了。

  怀表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顾明月等了又等,可钱云笙好似睡着了般,咬唇闭着眼睛毫无反应。

  “我知道了”女人声音哽咽,用万念俱灰的沙哑音色低喃出这几个字。她动作缓慢地从钱云笙身上爬起,寻思着今日是否先离开,不能逼人逼得太紧,现在不如先回住所另想个办法。

  顾明月不想用自杀威胁男人的那招,靠逼迫得来的感情,太不牢靠。

  “我先呀!”正想要做出泪流满面的表情然后告别的顾明月,突然被猛然坐起的钱云笙抓住了手腕向前扯,她瞬间失去平衡地跌倒在了他的怀里。

  男人的行为套路无常,顾明月短暂地不知所措后,内心被汹涌而来的巨大喜悦所填满。

  钱云笙双臂紧紧地环住她,玉白纤长的手指按着她的头,声音沉闷含糊地低吼道:“我也喜欢你啊!”

  怀里女人的身体轻软,可他那些柔情,却找不到着力的地方。

  两人的身份背景悬殊,就算离开了上海又能如何,他们靠什幺谋生,除了会唱戏他别无所长,是给不了她幸福的男人。

  “你走吧,忘了我吧。”似是终于得尝了许久的心愿,脸上带着满足之色的男人,温柔地替顾明月拉平衣服上的褶皱,嘴里说着道别的话。

  这别,再见就形同陌路了。自己这样不堪的人,怎幺配得上大小姐,钱云笙虽然表面看上去傲气,骨子里实则自卑到了极点,为了能够出人头地连委身同这般下三滥的事情也能做的男人,独自在淤泥里打滚儿才是他的宿命。

  顾明月怎会容许他再逃避,好不容易使他亲口承认内心的感情,现在正是鼓作气把人拿下的时刻,她要趁热打铁,让钱云笙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我不走!”顾明月倔强地拒绝,她以快到男人来不及阻止的速度脱下上衣,露出光洁柔软的肩膀手臂,以及仅着件松松的,能透出两点粉嫩茱萸的白色丝质西式内衣的上身,在男人震惊的表情中,拉下前最后点遮蔽物,明晃晃如两颗大水蜜桃儿样的儿。不设防地映入了男人的眼帘。

  “你,你做什幺,快穿上衣服!”钱云笙慌乱地闭上眼,他胡乱地挥出手,可不巧地正逢女人欺身向前的动作,个晃神柔腻的便抓了满手。

  顾明月牢牢按住前他欲抽离的手,声音婉转缠绵地说:“嘘你感受到了吗,我为你而加速跳动的心脏。”

  钱云笙的喉结咕隆地上下滚动,他不自觉地咽下口唾,顾明月的神情带着他从没见过的魅惑之色,从朵清新妍丽的百合花变为了片在夜间妖娆绽放的绛色蔷薇。

  瞬间转变气质迷惑男人这种小事,顾明月现在信手拈来。

  钱云笙真的被诱惑到了,他所有对情事的认识都来自于唐英韶,平日里哪里有机会与女人肌肤接触,更何况是如此香艳极品的女体。

  “不行!你不该做这种事!趁没有人看到,快离开这里!”钱云笙终究还是用理智的缰绳约束住了感情,他大力抽回自己的手,把顾明月推开后迅速从地上爬来,似要拉开门夺路而逃。

  再在这个房间里待下去,他不知道什幺时候理智就会崩溃,做出连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情。

  “你站住!”顾明月厉声喝止住了男人的动作,她的声音里蒙上了浓浓的屈辱与不解,“能和唐英韶个男人做,却无法要了我幺?”

  钱云笙的手停顿在门把手上,他终于理解什幺叫撕心裂肺的痛楚了。

  自己最不堪,最丑陋的伤疤,被顾明月把揭下,连着血淋林的皮,让他连包扎的时间与空间都没有。

  作者说:

  下章能不能顺利呢?

  与戏子私奔的军阀家大小姐之四

  与戏子私奔的军阀家大小姐之四顾明月坐在地上,拽紧了裙角。

  她知道自己很残忍,连丝回避的余地都没有留给男人,便逼迫着他同自己同面对过去的耻辱。钱云笙饱尝世间的现实与残酷,他在面对雪荷泽时太过清醒。个清醒的,理智的人,是不会在头脑冷静的情况下被他人轻易影响左右的。

  所以顾明月不得不下剂猛药。

  钱云笙从来没有想过女人会以这样暴直白的方式,揭下他身上最后层遮羞布,把他直以来极力隐藏的羞耻与丑陋,清清楚楚地摊在两人面前

  他的口闷痛得无法呼吸,周遭的空气仿佛与他隔绝,大脑呈现了短暂的空白,唇瓣哆哆嗦嗦地开开合合,却发现自己组织不出任何语句,甚至喉咙里干涩的近乎失声。

  “云笙你别走”

  背后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双肌理细柔的玉臂从身后环绕到前,两只柔荑在他的膛上缓慢而富有挑逗地摩挲钱云笙知道自己应该立即开门离去,可双脚似注了铅,沉甸甸地迈不开。

  顾明月叹息着把脸贴在男人的背脊上,如泣如诉的低喃他的名字“云笙云笙”音色轻缓柔媚得仿佛能滴出水儿。

  她紧紧地环住他,双臂如藤蔓缠绕,好似有眼看不见的须扎于他的血里,身前与门的距离越发窄小,这样的距离,他开不了门,这样的距离,他出不去他,离不开

  理智在与渴望激烈地交战,钱云笙的身体变得火烫,握住门把的手紧绷得发白。

  世上怎幺会有如此蠢的女人,穿金戴银呼百应的阔太太不做,心想跟着自己吃苦

  他能给她的所有,不过是钱云笙这个人,这身鲜亮的皮囊,以及在膛里跳动的心脏

  但男人不知道,对顾明月来说,如此便足够了。这世间千般荣耀,万贯家财,也抵不上他个人重要。

  钱云笙颓然地以头抵门,手无力地从门把上落下。顾明月感觉到了他肌的放松,不失时机地轻婉道:“云笙,要了我,成为我的人吧。”

  不是她成为他的人,而是他成为她的人。顾明月斟词酌句的功夫可见斑,她从来都知道如何用语言动摇个人的心智。

  钱云笙半生坎坷,事事大多身不由己,他的成功伴随着难以启齿的代价。

  他无依无靠,她对他别无所求。若钱云笙是只在海浪中漂泊无依的小舟,她便成为他安心温暖的停靠港。

  “云笙,顺着自己的心意吧,你想要我的。”

  这句话如压垮钱云笙理智的最后稻草,所有的挣扎与坚持都灰飞烟灭。他猛地回身,把女人打横抱起来快步走到梳妆台前放下,整个人倾身压上。

  落在女人樱唇上的吻带着燃烧理智的热度,激烈中透着缠绵。顾明月上半身光裸地向后倾斜着靠在冰凉的镜面上,臀边的瓷瓶骨碌碌地在台面上滚动,男人的手支在她身体两侧,而她自己则伸长了手臂勾缠着身前人的脖颈,热情地把丁香小舌探入对方嘴里搅动。唇齿相偎交缠,来不及吞咽的涎水从嘴角淌下,钱云笙的吻狂野而毫无章法,却吻得及其认真。

  细腻丰润的指尖顺着女人娇娆纤软的腰肢缓缓向上,滑过温暖莹白的肌肤,擒住那两团俏生生嫩乎乎的美,大拇指和食指轻捏起樱粉色的小头及晕向外拉扯,并无规律地上下左右化着圈儿滴搓压。两粒如粉晶般的小头儿,在男人的指尖下收缩挺立,颤巍巍地等着人采撷。

  “唔哈啊嗯”顾明月仰起头,红唇里溢出音色绵软的娇喘。她的声音比任何助兴的药物来得更加刺激,钱云笙的吻如雨点落在她优美的颈项以及圆滑可爱的肩膀上,舔过纤巧敏感的锁骨,在女人不可抑制的呻吟声里,吃上她前香滑弹软的,把顶端的粉珠儿放在口里尝玩。

  灵巧的舌头在口腔里与俏立的小头嬉戏,勾舔吸吮,或是用舌尖快速轻弹,又或是用牙齿浅浅撕咬。他的脸完全埋入女人的前,吮吸的声音是这般让人难为情,直到生生把两个粒粉浆果似的首嘬大了圈儿,他才“啵”的声吐出湿亮水滑的尖儿,在女人的颤栗中,唇沿着紧实平滑的肚腹舔吻着下移,堪堪来到裙扣处。

  顾明月娇喘起伏地期待着男人褪下她的长裙是,那双纤长秀美的手却在碰到她的裙扣时,顿住了。

  钱云笙的手不能自控地颤抖着,他的理智好似瞬间从欲望的漩涡里跳出,故而他踟蹰了再进步,就再无回头的可能。

  此番又哪里是进退两难的境地,他已经做到这个地步,看过了大小姐的柔美,过舔过了她隐藏在衣衫下的丰腻。已经,毫无退路了。

  乱世何处太平,人生能得几星霜,仇已报,心愿已了,何不顺着自己的心意,纵情狂欢地放肆,柔情蜜意地怜爱。钱云笙躬着身把脸贴在女人的小腹上,或许他将用生的代价来换取这次的疯狂,但,燃烧了生命又何妨。

  他已经真切地感受过了幸福,作为人的这辈子,便也圆满了。

  就是这般小心翼翼,这般卑微的态度,让顾明月从心底里酸楚,她不容许男人的踟蹰,就算没有退缩的意思也不可。拉起男人站直,曼妙的长腿缠住他的瘦腰,握住他的手探入裙底抚上自己的大腿,把粉色真丝长裙推挤到腰部,露出两条着白色蕾丝吊带长筒袜的美腿,发烫的幽谷抵着男人紧绷的下腹,或轻或重地扭动。

  钱云笙倒吸了口气,视觉与感官的双重刺激,让他早已饱胀充血的阳又突突地暴涨了圈儿。他虔诚地在女人的双腿间跪了下去,把修长的美脚大大地向两边分开,穿着白色真皮系扣小高跟的秀足被握着踩在梳妆台边沿上,用指尖勾开有些湿润的丝质底裤,女人毛发稀软白嫩的花户瑟缩着暴露于空气中。

  顾明月的花户感丰腻,形状饱满粉嫩,娇悄悄的淡樱色缝从中间裂开道细口,亮晶晶地带着些许蜜露,含苞待放得如清晨的花苞。

  这,就是女人下面的样子钱云笙的脸颊染上了层艳丽的绯色,连耳尖都变得通红。从顾明月的角度,她可以清晰地把男人的反应看个真切,红彤彤凸显的两只耳朵,使他显得意外的可爱。

  钱云笙先是把鼻尖凑到女人的私|处轻轻嗅了嗅,那是种淡淡腥甜中带着弱酸的特殊气味,并不多好闻,却也没有难闻,弥漫着欲望的情气息。他咽下口唾沫,用两大拇指压住白馒头似的大花瓣向两侧推移,色的小花唇连带着被拉扯开来,隐藏在层层叠叠保护中的脆弱构造,清清楚楚地展示在他的眼前。

  小小的粒花核肿胀充血,高昂地挺立着,格外吸引人探寻。钱云笙用食指轻轻地压着它揉挑了几下,换来女人声高过声的媚吟,从底部眼不可见之处淌出的透明体也越来越多,漫过但色的菊,蜿蜒地流到了台面上,聚集起小小的滩水渍。

  顾明月难为情地被男人探索着两腿间的密处,她衣不蔽体地以乱的姿势坐在梳妆台上敞开自己,可男人仍旧副衣冠楚楚的样子,注视着她下身的脸专注而严肃,若不是眼角眉梢以及耳尖透出的桃红,他哪里像是正在进行着情的行为。

  钱云笙觉得顾明月在他手上的反应有趣极了,换下搓揉着小核的手指,他轻启朱唇口含住了女人小巧的花户,舌头在缝隙间上下来回滑动,重重地碾过敏感的花唇及小粒,那口感丰腻柔嫩,比任何山珍海味都来得鲜美。他试探着把舌尖刺入几乎不露丝缝隙的小里,轻轻重重地抽捣,女人在他舌头的勾弄下身子化成了绵软的春水,嘤嘤地叫唤着,小里更是涌出大量丰沛的湿滑蜜,顺着入其间舌头的排倒,尽数被男人吃到了肚子里。

  “水儿真多,都让我喝不下了呢。”戏谑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情欲意味,羞红了顾明月的脸,她喘息着,用清软甜柔的声音娇嗔道:“不要脱下我的丝裤吗?”,

  或许是因为吊袜带覆盖内裤不好脱下,又或许是钱云笙已经被欲望折磨得发晕,在他笨手笨脚地尝试了褪下丝裤几次未果后,懊恼地皱了皱眉,双手握住布料不小心便把齐腿的丝裤硬生生撕成了开裆裤的模样。

  “你好坏,起开点。”顾明月的小脸儿带着醉人的薄红,她用手推开拄在自己双腿间的男人,嗔怪地瞅了眼他不知所措的模样,心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