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这时才有些相信美人的投诚之意,毕竟若是自己手里捏着她的卖身契,她势必投鼠忌器,翻不出什么大浪花。

  心思如此透彻,知道在这种身不由己的情况下尽力保全自己,她倒是个妙人!

  他扶起还在嘤嘤哭泣的美人,柔声道:”我哪里舍得让你这般花容月貌的佳人去做那等伙计。你还是好好跟在我身边伺候吧!“

  顾明月激动地嘴唇颤抖,双目亮晶晶地仰视着身前高大的男子,神色满是倾慕。

  ”可是”美人犹豫道。

  “我明儿就求道父亲跟前去,想必有父亲的话,张卖身契而已,母亲不敢不给。”

  这就是成了!顾明月在心里为自己欢呼,面上则浮现出全副信任之色,好似心里眼里只有他。

  慕瑾瑜自小因着好相貌不知受过多少类似的目光,对女子的倾慕之意很是不以为然,认为女人见了自己合该如此。他的视线从那张哭得梨花带雨脸缓缓下移,美人哭得酥乱颤,那脯鼓胀胀的仿佛要撑破了衣襟,下那水蛇腰不盈握,翘臀又肥又圆,看得人深吸口气。

  尤物若此,唾手可得。若是不享用番,实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顾明月快被男人灼热的视线烧穿了。若兰本身就是通房丫鬟了,自己适才对他又表现得那般倾心,这时也只有依着男人为所欲为才能把戏做足了。

  “少爷“美人娇羞不已地偎进了男人的怀了,小手在那火热的膛上下下地抚着。

  既然她如此识趣,自己也不应辜负才是。

  慕瑾瑜心思活络了,手上也不规矩起来。他把手深入从衣摆探入顾明月的小衣里,揉捏着那颇为壮观的儿,嘴里却道:“我们还需做给夫人看,才好叫她放心。”

  若兰的身子受过调教,敏感至极。慕瑾瑜动,顾明月就感觉自己下面那羞人的地方就湿润了,内里更是痒得难受。她满目羞红地嗯了下,就伸手揽上了慕瑾瑜的脖子,送上自己的香软的小嘴儿,更是探出丁香小舌到了男人的嘴里去寻那舌头。

  慕瑾瑜觉得美人甚是主动,很是满意。他下腹热,直接把顾明月放倒案几上,三两下就剥光了衣服。

  美人肤如凝脂肤,细腻光滑,和神色案几的对比是如此明显。她的手半掩遮面,那耳尖都红透了。

  男人欣赏着佳人玉体横陈,身下自然坚挺了起来。他走到顾明月脸边,撩开直裾褪下长裤,掏出那热铁般的阳物,拉开美人遮脸的手让她握着,边感受着柔嫩的手心裹住分身的舒爽感,边戏谑地:“可知这是什么?”

  别说若兰受过调教了,就是顾明月也熟知男人身下的事物。这慕瑾瑜还真是狂浪,让她有些无法招架,只得呐呐地点了点头。

  “那你说这叫什么?干什么用的?”男人穷追猛打,并拉着那软嫩的小手上下动了起来。

  “回少爷的话是是”顾明月前世加上个任务也没被人逼着说过这般不害臊的荤话,想到自己必须完成任务,只得狠狠心,抛却了矜持道“是少爷的棒棒,用来和奴婢行那鱼水之欢的”说道最后已经要臊死了。

  作者说:

  因为上个任务是新手任务,因此不论从难度和下线来说都还没超出顾明月的预计和底线,可以说非常容易地就完成了。而这个任务则不同了,慕瑾瑜虽说是装成纨绔,但平日里流连青楼楚馆也是身经百战的。除了保守住本心以外,他和刘轶不同,身体是的全然放荡无束。软香温玉在怀,当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怎么情怎么摆弄。所以顾明月在这个故事里将会全身心地受调教。

  再说下大家所关心的秦王世子刘轶。不用为他担心啦以后番外会提到的他绝对生活得非常滋润_

  第9章少爷的通房丫鬟之二

  这雏儿倒是害羞的紧,她这般面红耳赤,倒让人更想调戏欺负番了。

  慕瑾瑜这样想着,微微眯起眼睛,嘴角上挑勾起抹暖笑,声音轻揉地开口:“爷不喜欢听这些文绉绉的词儿,嗯?”

  顾明月被他的话弄得不知所措,说出这些词浪语对她而言已是极限了。这还要她如何是好?

  只如玉般透白清凉的手缓缓地拂过她的脯,在上面揉捻起樱粉色的首,直揉得那顶端发硬挺立,然后点点轻抚过她的小腹,停在了芳草萋萋的股间。

  顾明月被那手上的凉意刺激得浑身战栗,她的手还在火热的棒棒上动作着,而腿心则被棒棒的主人轻拢慢捻抹复挑

  “唔嗯”美人的呻吟如春初雪水融化的声音,融融动人。

  那冰凉的指尖跳开了闭合的花苞,经探入,立即就被潺潺而出的花蜜给濡湿了。

  ”真是个水多的小马蚤货。“慕瑾瑜低低地笑了。他顶着张俊美如神祗的脸,说出的话却让顾明月的心肝都颤了。

  男子的话音刚落,手指就挤入了美人未经开垦的娇里。那儿开口狭窄内膣细长,男人的手指进入,媚就紧紧地吸附上了体内的异物。

  “爷得好好教教你。”男人在顾明月的小手里挺动了下腰,“爷这叫巴大吊。你可要记住了。”

  顾明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也算活过了辈子,之前听过的荤话加起来都没有这短短炷香里听到的多!

  慕瑾瑜看着小美人瞪着乌溜溜的双目,用不敢置信的眼神仰视着他。那小脸明明秀美清妍,却因着他的话而添上了无边艳色,显得既清纯又妩媚,让人压不下心里的邪念。

  “爷这巴,是用来你两腿间那流着水儿的贱的,可听明白了?”

  顾明月的脸已经木了,她现在被刺激得连做出些表情都困难,既可怜又可爱。

  似是觉得语言的刺激还不够,男人扶起身下怒涨的分身,欺近那比他手掌还小上许多的脸,轻轻地用前端拍击着,顾明月不敢躲,脸蛋儿都被拍出道道红印子后男人才停下。

  慕瑾瑜看着美人被棒棒拍红的脸,心里生出种难以形容的快感。而顾明月整个人都恍惚了,她从没被人如此对待过,也从没想过会被人如此对待。她以为自己已经能够承受住更多的时候,现实总是给她狠狠击。

  比如,那正在磨蹭她樱桃小口冒着腥咸热气的蘑菇头以及,那擦在唇上从龙首泌出的湿润粘

  这个男人,如此靡,如此狂浪,却又如斯俊美。即便被他肆意地玩弄着,顾明月的心里仍生不起丝厌恶之情。哪怕他正做着乱至极的事情,说着鄙的浪语,他仍是那个高高在上举世无双的檀郎。

  慕瑾瑜像是女人的蝽药,但凡他想,就没有女人能拒绝他,顾明月也不例外。

  她认命地舔起强行塞入口中的阳物,照着记忆里春图的步骤描述,先是完全含住快要撑破她嘴角的头,用舌头糙的表面打着转儿的磨砺,凹下面颊重重吮吸,再缓缓吞下大部分柱身,用小手摩挲着剩下的部分。她的舌头没有放过任何角落地舔吮着,舌尖时而用力顶压马眼上方稍硬的部分,时而配合着吮吸探入那小口儿里。

  男人被美人儿上面的小口伺候得浑身舒爽,不过这点舒爽还不够缓解他汹涌的欲望。他抽出分身,来到顾明月的双腿间,发现美人儿的双腿难耐地交相磨蹭着,臀下已经聚集了滩水。

  “还没怎么碰你就屁股水儿了,可真马蚤啊就那么想被人?”慕瑾瑜拉开顾明月的双脚,打开到最大,她便以难堪的姿势张开了双腿,把最脆弱的地方完完全全地展现在男人的面前,那里和头样都是鲜嫩的樱粉色,湿漉漉地娇颤着。

  在花间上下摩擦,不会儿就沾满了女人的水儿,显得亮晶晶滑溜溜的。那蛋大的蘑菇头更是恶意地去顶弄抵压小巧的花蒂。

  “啊啊啊”顾明月这次穿进的身体实在敏感,被人玩弄几下就内搔痒空虚,流着屁股水地等着被男人长的填满。她从没如此渴望过被男人疼爱,想要那热乎乎地棒棒入到自己身体里激烈地抽干,想要被人蹂躏着前的两团子,用力地吸咬挺翘的头。她的小腹阵阵的酸胀疼痛,整个人要被欲望淹没了。

  ”想不想要?”男人悦耳的声音如勾人的山,引着人坠入圈套。

  此时慕瑾瑜的下身涨得发疼,头对着口儿浅浅戳刺着。他很想现在就把整个全部进去干到底,可他更想看身下的小美人因为欲望的折磨而崩溃堕落的样子,这会让他有种亲手毁灭美好事物的异样成就感。

  “想要,奴好想要”顾明月的理智已经被欲望所淹没,她扭动着臀想要套弄进口儿的棒棒。

  “啧,好个欠的娃。”慕瑾瑜被女人的动作弄得深吸口气,反剪住她的双手压在她背后,俯身靠近艳如桃李满是欲望之色的小脸,轻舔上那细腻的肌肤,循循善诱到:“来,只要你说自己是欠干的表子,想被少爷的大吧浪我就给你想要的。”

  顾明月被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注视着,被那美如霞光般耀眼的男子诱惑着,她着了魔似的舔了下嘴唇,第次诚实地直面自己的欲望。

  “奴是个欠干的表子好想,好想被少爷的大吧狠狠地浪”她的声音里带上了因为得不到满足的哭音,心里却因为突破了什么束缚般意外的轻松。

  “好,爷就如你所愿。”慕瑾瑜扶住顾明月滑溜纤软的水蛇腰,缓慢而坚定地突破了那层象征着纯洁的壁障,长驱直入,口气把全部送入了那窄小的儿里,然后三浅深地弄了起来。

  ”啊啊”熬过破身剧痛的美人儿此时已经缓了过来,被顶弄得鬓发凌乱,爽得脚指头都蜷了起来。那在她身体里作乱的是如此灼热,如此坚硬长,每次入都能撞开她的花心,满腹酥麻。

  慕瑾瑜压着美人尽兴耸动了会儿后,发觉那小非常狭窄,花心位置较浅,很容易就能够到尽头,并且内膣道就如羊肠小径般弯弯曲曲,抽送之间,好似被十数张小嘴齐吞吐。最稀奇的是,前端每每碰触到花心时,那里便会突然产生律动,收缩迅速,身下的女人同时会不断扭动水蛇般的腰肢,发出梦呓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全身蠕动。干那嫩的感觉美好得难以形容,若不是他身经百战又直敛气调息,现下已经不受控制地如头发情的公兽般狠命撞击身下玲珑有致的身体了。

  这可是难得的名器九曲回肠!饶慕瑾瑜见多识广,也是第次遇上这等珍品。他大喜过望,不光是因着名器,更因拥有名器的女人是当世少有的佳人。这样“内外兼具”的女子,天生就应该被如他般的男人用来泄欲。

  坚硬如岩的棒棒如捣药般重重锤着花心,顾明月的下半身仿佛被那棒棒钉在了案几上,蜜被次次退到口的伞状头汩汩地刮了出来,汇聚成小溪,顺着桌角如雨水般滴落在了地上。在男人的狂抽猛送中,口发出叽咕叽咕的声响,乱不堪。

  “美人儿,爷的巴吃得开心吗?”慕瑾瑜双手抓子饱满的子,身下快速耸动着。

  “啊啊啊开心奴每天都想吃少爷的巴啊啊”

  “那还不把挨的马蚤b掰大些,爷才能让你更爽。“

  ”掰开了用力嗯嗯再深点用力奴儿啊快快”美人儿的双小手伸到腿间拉扯开粉腻的花瓣,向两边用力拉着,好叫那盘虬着青筋的物能更顺利地到身处,把她得欲生欲死。男人的下腹在行动间用力拍打着她的花户,腿间都被拍打得通红片,可她觉得这还不够,她还想要更多更多。

  “爷,奴要死了要被少爷干死了嗯啊奴还要再多些再给奴唔好舒服”

  “马蚤货!”慕瑾瑜伸手去掐隐在花缝里的小珠,身下大力撞击花心,头直入到了子里,顾明月爽得全身颤抖,咿咿呀呀地哀鸣了几声,便被送上了高嘲,同时身下喷出透明的,随着身子的抽动波波地上男人的小腹。

  天仙般的美人不多见,拥有名器的天仙美人举国难求。若是这美人儿两项具备还敏感易潮吹,被自己开苞夺了身子,想必没有男人是不自得的。

  慕瑾瑜现在就是这种心情。

  作者说:

  新年要吃,嗷嗷嗷

  祝大家羊年大吉大利,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第10章少爷的通房丫鬟之三微

  顾明月高嘲过后全身颤抖的厉害,口如荷包样收紧扎住的部,内里媚疯狂地蠕动旋转,且花心收合地咬着前端,那感觉直让慕瑾瑜癫狂。他死死扣住身下美人的杨柳腰,双眼泛红地在那玉白的腿儿间狠命耸动着窄臀,那力道快把顾明月的身子骨摇散了,只能随着那狂野的韵律娇喘吟哦。

  “啊啊嗯呃少爷慢些让奴缓缓啊嗯”

  因为花壶实在酸麻,美人的小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小腹的位置,那里的皮肤微微浮起,显示着入子内棒棒的轮廓,出入间时扁时凸。顾明月因着酸胀,只能用小手轻微地按压来缓解,她的动作使腔内压力徒增,慕瑾瑜立即就感觉到被媚更加大力地挤压着,想要喷薄的欲望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给你,都给你,马蚤货!呼”慕瑾瑜加快了速度疯狂地干了起来。他墨鬓湿濡,汗水从如羊脂白玉般的脸庞滑下,滴在了身下美人的酥上,星眸低垂,眼角带俏,端的是赛卫阶,压潘安。

  在浓将将要喷涌而出的紧要关头,慕瑾瑜倏地拔出,动作间只听“波”地声轻响,接着他长腿跨迈到顾明月脸前,伸手托住美人的头颅,把弹跳着的狰狞入那张檀香小口,关松,边把那浓浓的水全部喂到了美人的肚子里。

  顾明月被入到深喉的弄得呼吸困难,几欲作呕。她双手拼命地推拒着男人的小腹,殊不知那双小手如同搔痒,更加重了慕瑾瑜的快感。

  大概是文男主皆是天赋秉异,慕瑾瑜的时间极长。为了不被呛住,顾明月只得大口大口地吞咽着男人腥涩的华,股股热烘烘的浓顺着美人的喉管流入了胃里。不会儿,顾明月就感觉到了胃里的饱胀感。

  从第次说露骨的荤话第次用嘴吸舔男人的下身到第次吞下男人的水,顾明月这些人生中不堪的第次都集中在了初见这次任务男主的个时辰里。她内心的震撼委屈不可谓不大,但那又能如何呢无力改变,只能承受。

  因而她在男人抽出棒棒命令她舔舐干净上面的水和唾后,乖巧地伸出小舌仔细地清理起来,并咽下了所有的秽物。

  “瞧这小肚子股的,爷以后天天喂你爷的华吃,好不好?”慕瑾瑜很是满意美人温顺的服侍,他拿起旁的外衫罩住那裸露在外的躯体,抱着她咂咂有声地香了两口,言行轻佻浪荡。

  顾明月垂头,羞得说不出话,眼角余光却没有忽视男子在笑意的掩饰下闪过丝寒光。所幸寒光并不是对着她,而是向了正缩在角落里听墙的国公夫人的眼线身上。

  那眼线是院内洒扫的小厮,他恐怕是不知道这位万事不管,只关心狎妓弄月的大少爷也是有番真功夫的,因而只是躲在了让人不易察觉的暗角落里,看到大少爷真的享用了夫人送去的通房,才蹑手蹑脚地离去。走时还小声嘀咕着:“大少爷长得那般美,不想那物更是有料,端的羡煞众男子。”

  小厮离得远,之前虽看见顾明月番动作,但听不见声音,以为她在卖力发马蚤求少爷垂怜,却也无事。

  慕瑾瑜耳聪目明,自然听得了小厮的话,心下自满也是有的。他留着这个眼线只不过是因为万事皆在他的掌控之中,所有传递过去的消息都是他故意放出去的。况且没有这个小厮,也有那个婢子。今天那边不就送了位角色通房,所幸美人儿聪慧,转眼便投效了新主人。

  至于顾明月怎么知道会有小厮听墙角,当然是她在剧情输入时看到的

  两人因这番云雨,具是汗流浃背,随后唤人打水擦身,自是不提。

  晚上顾明月服侍慕瑾瑜用完晚饭后,便打来温水给他净面搓脚。顾明月以前哪里做过这些服侍人的活计,动作磕磕绊绊的很不娴熟。慕瑾瑜知她以前都是被人当小姐养大的,遂也不怪罪,隔开她的手自己清理起来,清理完抬起头,便看到了顾明月脸忐忑。

  顾明月这次不是装的,她是真心忐忑,生怕身前的男人嫌弃她不会服侍人,心生不喜,这可对任务大大的不利。

  “这是怎么了。”慕瑾瑜径自拿起旁的帕子擦拭双脚,这男人连脚都长得不输女主般秀气好看。

  “少爷不要嫌弃奴婢。”顾明月惶恐地开口,伸手握住男人的双脚放在软绵绵的口。“奴婢会好好学习如何伺候人,求少爷不要不喜奴婢奴婢除了少爷,就什么都没有了”这番话用上了十分真心,自是说得缠绵悱恻,深入人心。

  慕瑾瑜眼观顾明月的表情,觉其真心实意,不似作假,兼之他的脚陷在了美人绵软的脯里,脚心被口的热气给驱走了春初的寒意,时觉得很是受用。

  他用食指勾起顾明月的下巴,笑意融融道:“你即是跟了爷,也自然不会委屈了你。你只管在床榻间用你上下两张小口儿好好地伺候着,其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