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人。

  顾明月待在慕瑾瑜身边快有个月了,她正坐在靠窗的小几前用晨间从院里桃花瓣上接来的露水煮沸泡茶。慕瑾瑜爱茶,而顾明月对茶道也颇有研究。今个儿慕瑾瑜难得没有出去,顾明月便准备露手,讨得男人的欢心。

  她此时上身着鹅黄|色窄袖绢衫,外穿对襟直领雪青蹙银绣短袖衣,酥半掩;下身着月白色百褶细纱裙,半掌宽的裙腰上下沿缀着圈米粒大小的珍珠,其余空白的地方用银线绣着缠枝芍药。浅樱色半透明罗帔从半垂着从腹前绕道身后交叉再缠上她手臂,如黑缎般的长发被挽成了百合髻,上面无任何装饰。乌发雪颜,朱唇皓齿,融融浅笑,正应了那句诗:“暗想玉容何所似;枝春雪冻梅花。”

  慕瑾瑜在她对面置了张四方矮榻,通身件白绸绣碧竹圆领汗衫,只在肩膀上搭了件蓝色菱纹罗袍,他手托腮手肘支在木画象牙楠木伏几上斜倚着,另只手握着卷书,正垂眼看着,只是不时地用眼角的余光飞快地撇眼对面朝夕相伴的女子,赶在她察觉之前视线默默地重回纸张之上。

  手边陶罐里的露水咕咕噜噜地了瞬,便被双玉白的小手提了起来,倒出些在旁边象牙白的汝窑茶具上,然后放下陶罐但不重置在炉子上,左手托着右腕,右手拿起竹制的茶夹清洗起茶具,把清洗后的水倒入花梨木的茶船上,水便顺着缝隙流到了下面盛水的匣子里。此时陶罐里的水温稍降,顾明月左手托起装有白毫银针的茶则,右手缓缓地用茶荷把色白隐绿的茶叶尽数导入宽口盖碗中,然后捧起陶罐倒入适量温度适宜的露水,再合碗盖闷上,随后心里默数了35下,便执起盖碗留出道缝隙把清淡的茶水尽数倒入了茶海里,最后把慕瑾瑜身前的茶盏斟了七分满。

  顾明月泡茶的动作熟练,她背脊挺直,身姿优雅,行动间如行云流水,煞是好看。她垂头时白嫩的脖颈下是深深的沟,明晃晃地露在慕瑾瑜的眼前。

  慕瑾瑜的视线不动声色的扫过那沟,拿起茶盏抿了口,眉目瞬间舒展开来,心下赞叹:好茶!

  要知他平日里只喝味道稍显清苦的六安瓜片,但身前的女子坚持绿茶寒凉,不宜多饮,便自作主张地泡起了温的白茶。慕瑾瑜几日前便收到了做工美的保暖褚色织锦缎护膝和密织丝绵素袜,前两天还无意撞见她在纳鞋底,那大小分明是做给他的。于是他趁着女人去小厨房做药膳的时候,便拿起那做到半的鞋细细地看了眼,发现此鞋从外观上来看与平常的鞋子无二,可她在纳鞋底的时候缝入了几层防水保暖的皮子,因而会很保暖耐磨。

  他还知道她平日里总是翻看医书,找些治疗风湿的方子。他有风湿,每逢冷潮湿多风的天气变会痛到骨髓里,这他从来没对人说过,她却细心的发现了。从此春雨迷蒙的时候,她便求着他多置了些火盆,只道是自己雨天怕凉,并时不时地做些补身的药膳。

  想到这些,他的心脏莫名地加速跳动,着血流速非同寻常。慕瑾瑜放下茶盏抚着口,暗衬自己莫不是病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最近为什么回府的时间越来越早。若是进了思芳院在第时间没有看到顾明月欣喜的迎上去,心里便会十分不舒服,非得用狠狠地压着她惩罚,就算她受不住地低泣也不曾停下,只是看着那带泪的小脸,心下更加烦闷。

  顾明月平日里从来不出思芳院,因为怕被夫人找茬儿杀或是打发了出去,任凭谁来喊都用少爷不让她出院子的借口给顶了回去。国公夫人花了大价钱买她,最终却竹篮打水场空,正憋着气想要整治她咧。

  所以她没事儿的时候就百万\小!说写字,弹琴跳舞,偶尔被赶回来的慕瑾瑜看见了,便也让他当回观众。

  最多的时候,还是被他压着干着嫩,嘴里说着些羞人的词浪语,除了葵水那几日,日日不停,却从不在她里面。顾明月也习惯了,尤其是每日早晨的那泡浓,可是从不曾间断过,继而她吹箫之技相比开始有了质的飞跃,连慕瑾瑜都忍不住夸赞。

  慕瑾瑜因着最近回家多了,京城里的纨绔都知道他得了个绝色婢子,日日勾着他家去。青楼楚馆里他的粉头暗恨嫉妒府里被他日日疼爱的美人儿,自从他得了那美人后便不曾在外留宿了。而狐朋狗友们则更多的是好奇,想他慕瑾瑜已是举国无双的美人了,还能有什么美色能勾住这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浪荡子?

  这群酒朋友们几次想要让慕瑾瑜带出来顾明月睹美人芳颜,这些人放荡起来起狎妓同上女的时候也是有的,无不盼望着可以尝尝鲜,但都被慕瑾瑜以此侍婢乃为国公夫人所赠为由挡了下来。于是众人更是好奇,晚上非揪着他不让家去,但每次也都被他逃了回来。

  昨天五皇子也问了顾明月的事儿,非要让他带出去瞧上瞧是何种赛天仙的美人儿。尊卑有定,因而他不能拒了皇子,只得答应带顾明月去几日后的春季围猎。

  这次的春季围猎遍请京城世家的未婚男子,可内又无适婚待嫁的公主,好生奇怪。

  “你去准备准备,过几日便和我去春季围猎。”他缓缓开口,指间敲击着伏几,思量了阵又嘱咐道:“需要带上几顶厚纱的帷帽,仔细遮好脸,可别被别的男子看了去。”

  过两天的春季围猎时,皇上便会给来自西凉和亲的公主选位驸马,这正是慕瑾瑜和公主第次相遇的地点,顾明月正想着要怎么开口求他带她去呢,现下准备好的满肚子的话都没有了用武之地,不过倒也省事。

  于是她欣然应下,开开心心地准备起了要带上的物品,不光是自己的,还有慕瑾瑜的。因为狩猎围场在京城之外,需要坐两天马车,时间该带的东西有很多,约定的出行时间在忙忙碌碌中就到了。

  作者说:

  下章是否要上马车呢思索中

  看到收藏珍珠留言都上涨的很快,说话算话的加更这章

  第13章少爷的通房丫鬟之六

  这日,春光明媚,风和日丽。

  每年的皇家围猎皆是百官随行,可这次皇上只下旨命未婚世家子弟跟随,众人不明所以,只得叮嘱自家小辈事事小心注意,千万不要在圣上面前失仪,指不准这次圣上将会为年幼的公主们提前甄选驸马。

  时间有人欢喜有人愁,满腹才学身有抱负的世家公子自是不愿尚了公主,白白断了自己的官路。而没落世家子弟和些纨绔则翘首以盼,尚了公主不就是辈子荣华富贵的保证吗?继而有人摩拳擦掌,准备在围猎时大展身手;有人低调藏拙,恨不得钻到角落里才好。

  国公爷和国公夫人显然是怀有两种心情。

  国公爷恨不得立即请旨替自家玩世不恭的儿子求尚公主,慕瑾瑜年已二十有二,整天还无所事事,风流浮浪,是该有位靠山强硬的儿媳妇来管上管了。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家哪里愿意把女儿嫁给这样朝秦暮楚,没有出息的小白脸,因而就算慕瑾瑜风姿出尘,也乏人问津。不过国公爷对自己儿子的外貌很有信心,只要自己那不肖嫡子愿意牺牲把色相,绝对有公主愿意哭着喊着嫁进来。

  公主选驸马什么的,大多不就指着张漂亮的脸蛋儿嘛。婚前放荡不羁也是不拘的,因为哪里有人尚了公主后还敢眠花宿柳,通房侍妾堆的。

  可惜他不准儿子的意思,不敢贸然行动,就怕儿子怒之下抗旨不尊,惹来滔天大祸。可惜啊实在可惜

  国公夫人心里暗恨,她的轩哥儿年龄还小,参加不了这次春季围猎,白白得让那贱人生的儿子得了出头的机会。若是他真的被皇上看上眼,赐婚公主,袭爵就是铁定的了,自己和轩哥儿哪里还有好。

  不行!自己必须得谋划番,可不能让慕瑾瑜入了圣上的眼,和皇家缔结姻亲,白白得了天大的便宜,否则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可就白费了。

  顾明月和慕瑾瑜站在马车边暂别国公府众人,看着国公爷和夫人同样温柔慈爱的脸,谁能想到他们所思所想完全南辕北辙呢?

  “若兰,你可要好好伺候大少爷。”国公夫人眉目端庄温柔地开口,话也不多,只嘱咐了这句,对于她继室的身份很是得宜。

  “是,若兰定会照顾好大少爷。”顾明月戴着深色厚纱及膝帷帽,把脸蛋身姿遮挡得严严实实,完全阻碍了外面探视的目光。她螓首福身,声音清脆的回了话。

  “去吧,时辰要到了。”国公爷大手挥,视线从顾明月身上收回,同时瞥了眼面无表情的儿子,神色间有些欲言又止,像是在斟酌到底该不该说出口。

  慕瑾瑜大概知道自己老爹想说些什么,当机立断的拱手道别,随即独自踏着矮凳上了马车,留下顾明月尴尬地朝着吹胡子瞪眼的国公爷福身告别,做完也赶忙扶着慕瑾瑜从马车里伸出的手,迅速地上车关门,完全隔绝了两人的身影。

  赶车的小厮扬鞭,拉车的马儿便平稳地走了起来,渐行渐远。

  “这臭小子!”国公爷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远去的小黑点,恨恨地拂袖回了府,众人随后跟上。

  此时的国公爷心里却在思量,看样子那死小子对身边的侍婢可是宝贝的紧,都在府里呆上个月了,自己也没得机会见上面这位在京城里传得沸沸扬扬勾得儿子不再留宿腌臜之地的美人儿。连这次皇家围猎儿子都不忘把她带在身边,儿子还未娶妻,难得有个知冷知热的固定枕边人,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算了,不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就是了。

  国公爷这边以为慕瑾瑜定是不舍得美人儿才让她伴在身侧,而坐在马车里看着欢天喜地的小美人儿的慕瑾瑜可是目光微沉,面上无笑,可见他心里是不愿意的。

  参加这次皇家围猎的都是些青壮年的男子,自己带着顾明月可不就是只小绵羊入了狼窝?!虽然那些浪荡子碍着皇家的面子不敢轻举妄动,可保不齐就有些头脑不清的偷香窃玉的主儿,趁他不备把小美人儿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想想,这顾明月简直就是个大麻烦,自己只得日日带着她不离身就是了。慕瑾瑜这样想着,心里却泛上丝甜蜜,他眉头微皱,觉得自己最近越发古怪了。

  想必这位飘风戏月的无双公子绝对没有听过这样句话:甜蜜的负担。盖因女人在他眼里,不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便是玩物罢了。

  先不管慕瑾瑜那边是如何的纠结,顾明月这厢是打定主意要跟着来的。男主和女主第次会面这种重大场合,她怎肯错过,又怎能错过。

  原著里西凉公主对慕瑾瑜见倾心,而慕瑾瑜又是什么人,他勾搭女人的手段简直炉火纯青,两人在春围期间便互通款曲了。

  这次顾明月会给这两人两相情悦的机会,那才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了。

  见着慕瑾瑜表情晴不定地端坐不语,顾明月也不好随意去搭话,只好开始细细地打量起马车内部。

  这辆马车和她在上个任务里所乘坐的马车大小相差不多。这是辆四方尖顶柚木马车,柚木这种名贵木材纹理美观,颜色自蜜色至褐色,久而转浓,且木质细密,坚致耐久。柚木含有油脂,不论经历日晒雨淋,酷暑寒冬,皆不翘不裂不变形,耐水耐火耐腐蚀及强,因而能抗虫蚁,不漏水。与建造马车外部的木材相比,建造马车内部的木材也不遑多让。马车内壁全部用轻木加固,轻木这种木材的重量仅为普通木材重量的十分之,冬暖夏凉,还能隔音。

  由此可见,慕瑾瑜虽然奢靡,却也不是那等浮而不实之辈。

  整个马车被分成了两个部分——卧间和坐间。坐间在最外面,占整个马车面积的三分之。从推拉的木门进到马车后,便可见张狭窄的矮几被竖着固定在坐间中央,靠近墙壁的两侧则被放上了茶色戏禽坐垫。坐垫下的地板被分为了若干大小相等的方格,只要拿起坐垫移开木板便能从方格里拿取物品,既方便又不占地。内间和外间被用四面雕花镂空推拉门隔开,内间的储物的箱笼被安在了马车后壁的墙面上,呈半圆形,分上下两层,因此地板比外间低上不少,里面铺着秋香色底绣五蝠捧云团花的锦褥,同色漳绒素面大迎枕头和浅茜色桃实纹丝被则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储物箱笼的下面。透气的窗户被开在了外间,两壁各有面,随时都可以打开通风。因着阻隔内外间的推拉门并不直达车顶,车顶上的夜明珠便可以同时照亮内外间。

  设计这辆马车的人真是心思玲珑,顾明月暗道。只因实在无事可做,顾明月打量番后便觉得没劲儿。虽然拉车的三匹马行走稳健,但在晃动的车里看起书来仍旧会头晕,坐起针线也容易扎手。待马车出城和大车队汇合后,慕瑾瑜倒是可以去到外面骑着跟在马车后的枣红骏马欣赏沿途风景,和其他世家公子谈笑,而顾明月身为妇道人家,便只能待在马车里。

  盖因拉车的皆是好马,顾明月行人在个时辰后便出了城门,和皇家及各府的车辇汇合。慕瑾瑜身为白身,随行的位置处在最后,和其他无官职的世家子们齐吊着尾,跟随着前面浩浩荡荡的车队。车队的前方由着武官和仪仗开道,帝王的御辇处于车队的中心地带,周围环绕着皇家禁卫,以保护君主的安危。像慕瑾瑜这类处在队尾的,离着天家实在太远,倒比跟随在君主身侧的贵公子们轻松舒适得多。

  顾明月自坐上马车没多久就靠在车壁上假寐,实在是因为慕瑾瑜既不说话,又不知缘由地时不时用种晦涩难懂的目光盯着她。那目光毫不含蓄,让她感觉自己里里外外都快被看穿了,只能心虚地闭上眼以期逃避那有如透视的视线。

  美人儿身着素纹绫衫子,外搭葱青连珠小团花纹交领无袖背子,下身是鲜艳的高腰石榴裙,腰间系了五彩穿粉晶蝴蝶丝绦,撞色鲜明又柔和。她亮泽的秀发全部束与头顶,只简单的盘了个螺髻,用粉晶簇桃花簪点缀,牛般洁白的脸侧垂着用极细的金链子吊着的玫瑰红石榴石耳坠,随着马车的晃动摇曳在光滑细腻的肌肤旁。

  也不知过了多久,慕瑾瑜几不可闻的轻叹声,随后阵起身时衣裾摩擦的细碎声响便随之传入了顾明月的耳朵里,未几,只温热的大手触上了她的面颊,用指腹由上到下的来回摩挲。顾明月心里有些紧张,这位爷今个儿也不知怎么了,恁地奇怪。

  她尽量放松自己的身子,紧闭双眼,呼吸保持着均匀绵长,外人看来不就美人儿熟睡的样子么。

  “也亏你能睡得着,不嫌马车晃得厉害?”男人低沉轻缓的声音如醇香的美酒,让人沉醉。他用着疑问句,却也不指望顾明月能醒来为他回答。

  顾明月神高度紧张,说来倒也有趣,她装着装着竟就真的睡了过去,因而错过了男人轻吻她额头的幕和之后他急败坏加恼羞成怒的彩表情。

  作者说:

  这章是剧情向,下张就是激动人心的马车了,艾玛自己都觉得好期待

  下面要特别感谢樱紫蝶小姐所送的幸运草么么哒

  此外,如既往地感谢收藏,留言,送珍珠的亲们每个都要啵个

  好了,废话不多说,滚去写文了

  第14章番外

  在顾明月做完第四个任务以后,某天系统莫名其妙地升级了。

  升级后的系统界面多出了个【之前任务世界后续】选项,于是顾明月饶有兴趣的点开了。

  她终于有机会能了解下脱离之前任务世界以后那里发生的后续故事。当然,她同时刻意避开了那些她不愿意回想的,刻意想要忘却的人和事。

  首先,是她第次执行新手任务的世界。顾明月盯着眼前泛着幽光的大屏幕,不期然灵体瞬间就被拉进了任务世界里。

  此时秦王世子还在上朝,而陆淑妍则挺着快足月的肚子在花园里散步。她的肚子很大,走动间看得顾明月心惊跳。

  这是刘轶的第个孩子,他未来所有的孩子也将会从陆淑妍的肚子里出来。

  对于位古代的贵族男人来讲,这无异于最动人的情话,最浪漫的风花雪月。

  顾明月和陆淑妍的心好似被细如蚕丝线牵连着,陆淑妍的情绪和思想透过那丝线,源源不绝地传到顾明月的脑海里。

  现在的陆淑妍有如原身和顾明月完美的融合体,拥有陆淑妍从小到大的记忆,如复制般继承了顾明月全部的思考方式说话语气行为特点。她的格与顾明月如出辙。

  这是生长在任务世界里的另个我

  顾明月这样想着,心里暖。其实事实就是这样,在她穿入到这个世界以后改变了原有剧情和主要故事人物的命运轨迹,因而陆淑妍的数据被自动调整,分毫不差地复制了顾明月的切属。

  陆淑妍和顾明月不同,她是真正全心全意地爱着刘轶,感情纯真的没有丝毫杂质。她比顾明月更能体贴照顾刘轶,更加温柔如水。她全心全意的付出,自然也得到了刘轶百分百的回应。

  如他的誓言样,他没有通房没有侍妾,就算陆淑妍孕期不能行房,刘轶也独守她人。

  她知道陆淑妍过得很幸福,这样很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