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路遇胖子(1/2)

加入书签

  马蹄声急,官道上两匹骏马狂奔。

  前一匹白马之上,孙小允手挽缰绳,身子微微前倾如波涛起伏,极具韵律和美感。她本就一头及腰乌发,在骑乘中长发与衣袂飘扬,更显英姿飒爽。白马一侧少半个身位,是沈珞那diao丝黑马,那货努力伸着脖子,拼命追赶,倒是毫不落后。不过也真难为它了,它背上的沈珞和孙小允比骑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此时,沈珞整个人都贴在了马背上,抱着那马脖子的姿势活脱脱就是一只树懒,真是拖了马的后腿。

  黑马一路跑一路拼命喘着粗气,感觉着背上的家伙掐的自己难以呼吸。黑马被弄得暴躁起来,在奔跑中不断玩起了花样,怎么颠簸怎么跑,意图把沈珞给甩下去。结果,沈珞反倒是越抱越紧,像是块胶皮糖一样黏在了它的背上。

  五十里距离,前半程是官道,也就是平坦的大土道。

  在“马力十足”的驰骋下,沈珞他们只用了十分钟不到就把官道给跑完了。不过,这一路沈珞这罪真没少受,他感觉着自己就像是大浪里的一叶小舟,随浪起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拍翻了。

  到最后沈珞的脸色煞白,已经被颠的七晕八素。

  前面官道转野道。

  孙小允放缓马速,让马儿变疾驰为慢跑,再转为走。而沈珞的黑马也顺势调整步伐,减了速度,它也需要休息,这一路耗费的体力可真真儿是不小啊。也亏这黑马收发自如,紧跟白马,也省了沈珞驾驭,不然的话以沈珞这种毫无骑乘经验的人能到这儿,简直不可想象。

  这菜鸟还真不错的啊,居然这么快就能掌握了骑乘之术,没有落后!孙小允心道。

  她光听着后面马蹄声急,虽然杂乱却没有落下,还以为沈珞是凭着自己的驾驭骑马追随。其实,她本打算大幅拉开距离,让这家伙找到差距,然后再掉回头指点他。结果孙小允提速、提速、再提速,愣是没有甩下对方。

  看来,这菜渣也不是一无是处嘛,孙小允心道。

  “很不错呀,新——”孙小允扭脸想夸沈珞一句。

  结果她转脸就一愣,她身后是跟着匹黑马——但是,人呢?!

  沈珞哪儿去了?

  难道说追上来的只有马,而那家伙半道掉下去了?怎么会,自己这一路可没听到什么东西掉下去的声音啊,那么他那么大的人还能像棉花一样轻飘飘落地无声?

  “沈珞!”

  孙小允极力向后眺望,却没看到有人影。

  沈珞不会骑马孙小允知道,上马的时候她只是告诉了沈珞两句骑乘要点,然后带着恶意她就开始策马狂奔,想让他去追,去找差距。其实孙小允本意不坏,就是想实践出发锻炼菜渣,这叫什么,这叫磨砺,孙小允始终觉着在严酷和苛刻中成长才算成长,毕竟,他们之后的路还很长,孙小允觉得自己这是在帮助沈珞强制成长。

  但是,强制成长不等于拔苗助长。再者,现在连“苗”都丢了,还长个屁呀。

  得了,回去找吧!

  孙小允赶紧拨转马头,要去找人。

  “这儿,这儿呢,我在,这儿呢。”

  结果,孙小允的马刚转过身,从黑马身体外侧就传来沈珞孱弱的声音,也跟濒死的差不多了。孙小允一愣,一带缰绳,驾驭着白马绕着黑马转了半周。她的表情顿时一僵,随后哭笑不得,沈珞整个人在马鞍外侧挂着呢。他的马是黑的,马鞍也是黑的,连穿得衣服也是黑的,结果孙小允一时间竟没有看到他。

  咝,不过他这姿势——

  孙小允忽然被沈珞现在的姿势弄得一愣,这可是标准的镫里藏身啊。这不会骑术的家伙,怎么摸索出这么厉害的技术?

  “我被挂住了,救我,哇——”

  孙小允惊讶没撑过五秒,沈珞那边就露底儿了。孙小允一脸黑线看着沈珞有气无力地求救后,扭脸,吐了。

  随后,只能是营救行动。

  孙小允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沈珞给弄下来,一个大老爷们下了马变得脚下虚浮发飘,小脸白的跟蜡像一样。

  孙小允好气又好笑,光听说有人晕车,有人晕船,可没听过有人晕马的,而且还晕得这么严重。

  “你真行!”

  孙女王“钦佩”之心,无以复加。

  既然沈珞都这样了,他们也没法赶路了,就稍事休息吧。孙小允给沈珞安置到一棵大树边,让他靠着休息,她自己则上一边散步去了。不然怎样,难道还要她去照顾一个菜渣啊!另一边,主人都不在,沈珞那diao丝马立即活泛起来,不住往人家白马身边凑,而白马秉承孙小允“洁身自好”的优良传统,极力躲着这个马中的diao丝。

  沈珞靠着树,表情呆滞,一坐就是半个小时,期间他不无哀怨的小眼神在孙小允和黑马身上徘徊。

  “大姐,我觉得你这不是去杀山贼的,你根本的目的是想玩死我对吧。”沈珞看着孙小允嘟嚷,随后瞪着那边的黑马嘟嚷,“还有你这货,你根本就不是马啊,简直是披着马皮的恶魔,这一路绝对是故意的!好,你给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