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黄雀胜(1/2)

加入书签

  第五夜一步跨入何同布下的暗阵内,无惧无畏,一脸笑容好似百无禁忌。&&{}何同隐藏的冰系阵法瞬间发动,却又在瞬间失去了效果。何同难以置信的瞪大眼,此时他心中的惊骇,真比失去了火龙黑戟还多出了十倍。

  怎么可能,这家伙怎么能无视禁制!

  何同不相信。他太自信了,这种自信有时候让他不能很好对情况作出判断。第五夜迈出那一步时说过的那句话,也被何同给忽略了。

  “绝对的力量”,不是一句夸耀,不是一句比喻,它代表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可惜的是,此时的何同完全没有听进去。反倒是雷临听得一怔,眉头微微蹙起,望向第五夜。在刚才,第五夜破阵之时,他身上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息。那微弱且一闪而逝的瞬间,被雷临敏锐地捕捉到了。

  第五夜动用了不该在这里出现的力量,只是瞬息,算是打了个擦边球,不过这举动也如一枚尖锐的钉子,砸进了何同那高傲的心脏。

  一瞬间的失意,让何同变得脑子热了起来。第五夜直接从原地消失,绕行何同侧后。这一绕看似是寻觅空门,在雷临眼里却别有一番意义:第五夜终是不敢或是不愿彻底放出那力量,于是绕开了暗阵。

  这说明了很多问题,如果何同还如之前那般冷静一定会发现很多问题,但他显然没有。

  第五夜现身,如同一只牛犊拱起了双角。寒冰刺就是锋利的角,当它们撞向何同,后者才仓皇醒悟。因为不及躲闪竟然伸手去接,曲臂去挡。

  “扑扑!”两根寒冰刺,一根刺入何同的掌心,另一根刺入何同的小臂。剧痛让何同瞬间“惊醒”,但显然他现在“惊醒”也没什么用了。第五夜弓步抵近,以身体的力量压着两根寒冰刺,那两根黑黢黢的泛着白色光丝的寒冰刺一点点地往深处钻。蛮横地分开肌肉,在何同的骨头上摩擦的吱吱作响,那种发涩的声音让人牙齿发酸。

  第五夜面带微笑。与何同距离极近。后者忍受着巨大的痛楚,脸色变得惨白,额头沁出了豆粒大的汗珠。

  何同死死盯着第五夜。

  “你败了。”第五夜笑着对他说道。

  “伤到了我,不代表你赢了。”何同咬着牙。两腮鼓起的筋肉透着暗红。

  何同的双手猛然握住那对刺入掌心、刺入手臂的寒冰刺。牢牢地握住。何同以极为生猛的姿态牵制了对方的“双角”,而后他猛地拉扯寒冰刺把第五夜往自己的怀里带,扬起膝盖,直击第五夜的下颚。

  困兽犹斗,尚且以死挣扎。

  何同算不得困兽,他在绝地反击。第五夜眼眸一凛,后撤,双手的寒冰刺随之松开。

  何同站在原地并未追击。他在艰难喘息,而后用牙齿咬住刺入手的寒冰刺分离拔出。再后用那被刺穿的手拔出手臂上的寒冰刺。两道寒冰刺被何同丢下了天空,他身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目光却依旧凌厉。

  “你我兵器尽失,现在仍是平手!”何同沙哑着嗓子,看着第五夜道。

  那边,程玲玲、司空明月看得目眦欲裂,却偏偏没办法去帮忙。他们在维系着阵法,就算不用维系,第五夜也还分出两个人在一边守着,即是看着雷临,也是看着他们俩。程玲玲他们的注意力七成放在了何同那边,三成放在了那俩个闲人身上。

  注意力这么一分配,倒是让雷临变得不重要了。

  事实上,一个被困死在阵里的家伙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

  程玲玲、司空明月没发现,雷临垂下的双手手指尖隐隐有光亮跳动过,那是雷弧,不是暗雷,而是雷霆之力。

  雷临的能量在恢复,甚至开始透过封印法阵。

  何同喘息,跟第五夜对峙。

  他说的不错,双方都失去了武器。不过这个说法却让第五夜笑了,第五夜拉开自己的外套,亮给对方看。在他的外套里侧有着特质的皮套,左右皆有,在上面插着一根根的寒冰刺,足有四对!

  第五夜的寒冰刺,居然还有四对!

  何同的眼眸一点点瞪大,他看着第五夜再度拔出一对寒冰刺。

  “想把我缴械,就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多血。”第五夜笑了。相比于何同的狼狈,他显得轻松的多。

  何同发现自以为的平局不过是自己的臆测,他的自尊在第五夜不算嘲讽的嘲讽下爆发了。愤怒的何同直接握着血淋淋的拳头,直接冲了过去。

  “吼!”

  何同抡动拳头,在他的身后出现一个重甲战士的幻象,同样挥动起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