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五小小黯水亦有功半城凡俗皆葬送(1/2)

加入书签

  小小黯水亦有功,半城凡俗皆葬送。

  之前悟道黄语已经梳理了自己所有的力量,虽然还未在意识中有个明确的认识,但已意识到了,自己法相轻松捏碎对方具现物已经让他有了明确的认识,现在对面那元婴巅峰修士能给他造成一些麻烦的只有那水滴而已。

  涅槃之火被召唤,将要以浩瀚火力驱逐白霜,在火库大门未开之时,黄语感觉肾水宫中一阵颤动,那半滴黯水已开始撞击自己的肾脏,一股要冲出来的劲头。黄语一愣,黯水甚少被他用到,一直安安静静地呆在肾水宫内,所谓肾水宫,乃是肾脏之中较大的一个空间,并非水府,也是因为黯水无法如涅槃之火一般进入水府,明显是较低级的存在,黄语对之并不是那么重视,所以明知道某处有不少黯水,还是忽视了,当然当时也是因为事情赶得太急,此时黯水有请战之意,他心念一动,便放出了那半滴黯水。

  半滴黯水飞出,即便据斌神识全部在黄语身上,也选择了忽视。黄语的神识却一直跟着那黯水,但并未控制分毫,那黯水出现之后,犹如看到了食物的饿狼,急慌慌奔向那些白霜,速度飞快,并未在白霜附近停顿,而是飞速掠过,白霜瞬间消退,如同一黑板的粉笔字被瞬间擦干净一样。

  “唉!”黄语心中叹了一声,满不是滋味,看来自己还是对自己的力量认识不足,他决定之后要一一尝试一下自己所拥有的力量。

  黯水转了一圈,变得更加凝练,看来冷是其变得强大的养分。当下黯水开道,黄语的攻击瞄准了据斌。只要有半丝寒意出现,黯水便如饿狼一般扑上,刹那间便能消除,几乎没有停顿之时,而且速度比黄语还要快上很多,让据斌无奈至极,他的冰锥都无法成型,遑论暗藏在冰锥之后的水滴了,杀手锏变得无用。

  剑气在后,剑意在前,黄语的攻击越发犀利,他无需防御,法相手中巨剑直劈横砍,无甚章法,却速度极快威力巨大,配合着黯水将据斌所有攻击斩破,且有三成以上攻击是冲着据斌去的,逼得他狼狈闪躲。慌乱之中据斌闪躲防御不及中了黄语一道剑气,虽有甲胄护身,还是被受伤不轻,且三道剑意让他几乎停滞了思考,身体变得沉重,精力涣散且行动迟缓起来,而黄语的攻击接连不断,他眼中已有绝望之色。

  一个元婴修士寿命至少千载,任谁也不想放弃这样生命,但此时由不得据斌,他已感觉到生命就要离他而去,绝望之中爆发出了惊人战力,法相那条河中陡然间出现几块巨石,巨石在河中时隐时现。据斌自然知道自己法相的变化,心中大苦,一声悲呼之后,三块巨石凭空出现,护住了他全身,却在下一刻被黄语的一记剑气击溃,剑气减弱八分,剩余两分将他身上甲胄击碎,黄语法相巨剑紧接着斩下,据斌至此身死,他在临死之际方知自己尚有一隐藏属性,若是早些时候发现,即便是战前知道,战力也至少能增加三成,但可惜的是直到临死方知。

  化为炎蟒的小八漂浮在据斌尸体上空,等待着他的大餐。

  无人知道据斌死前那声悲呼因何而发,也没有人在意,黄语与据斌来来回回十几个回合,花费时间倒是不足十息,战罢,黄语神识依然放开,知道己方优势大增,已全面压倒对方,但他丝毫不曾放松,关注着场上局势。皮梧邦已经完全压制住了自己的对手,再有片刻就能将之击败,击杀却不敢保证,百忙之中神识扫过战场,发觉黄语正好整以暇地观察战场,心中一惊,随后嘴角上翘,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苦笑,也有一丝自得。

  另一边黄强与韩月娇二人对付一个元婴,他们二人有一套配套的刀剑,一起战斗会有加成,所以两人合力与一个元婴也是有来有往,看得出来黄强游刃有余,尚有余暇与韩月娇聊天。黄强的战斗方式极其诡异,除了右手持刀发出的攻击配合着韩月娇,显得正常之外,其他攻击似乎超出了修真界的认知范畴,一拳打出,整个手臂就飞出去了,在空中转展腾挪,犹如一个有意识的个体,攻击犀利而又诡异,对方已吃了不少亏。

  清圣女独战一个元婴巅峰,那元婴也是一个女子,两人近身战在一起,犹如两个超级舞者,虽是凶险异常但极具观赏性,躲闪对方的攻击也不是像男子一般,忽地拉开距离或是上蹿下跳,而是纤腰一拧,上半身后折一个九十度,甚至一个大大的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