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酒吧假(1/2)

加入书签

  这学期才过了大半,由于小朱提前去看了房子,环境稍好些的屋子剩所没几间了,他便提前租下一间并立刻搬了过去,所以九龙也提前搬进了阿阳的宿舍。那天晚上他趁室友们都不在,就叫阿阳过来帮忙,不到二十分钟就全部搬过去了,就连墙上粘贴的挂钩也扣下来用胶带纸粘在新宿舍的墙上了。可算是人走的不声不响,东西搬的一干二净,阿阳劝他不要做的太绝了,还是要跟他们打个招呼的,他等他们回来后进去把钥匙还了,但一句话也没说,前室友们也都没说什么,似乎突然也是无所谓。当晚他和新室友用打麻将来庆祝,还聊了很多,其实是他在诉苦。他自嘲是整个专业里换宿舍次数最多的,第一次是学校的安排,第二次是别人先搬走的,第三次是不可避免的,第四次是他难以预料的,可想当初跟小飞、小洋和威哥一起喝酒吃饭,一起外出旅游,这在别人眼里是顶呱呱的好宿舍,谁料还是得搬走,而且搬进了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宿舍氛围里。他之前认为阿阳、小磊和小王都是学的一塌糊涂玩的乱七八糟的“坏学生”,生怕与他们接触后会使自己变得堕落,所以不曾想过会与他们住在一起,但世事难料,偏偏住在了一起,貌似还挺融洽的。他开玩笑说古时候有“孟母三迁”的故事,孟母三次搬迁住所是为了给孟子寻找一个适合学习的环境,而他四次换宿舍却是为了什么呢?像他这样与室友不和的学生比比皆是。但他们大多数都不至于非得换宿舍,只要井水不犯河水便了,若是他没有那个爱好。他觉得就不至于换宿舍了。他曾经想过干脆在外面租房子一个人住得了,可学校有规定,不论学生住不住集体宿舍,都是一律要交住宿费的。他不仅不舍得这笔钱,也不舍得每月额外花费三四百元,可想这三四百元是自己平时半个多月的伙食费,父母每月赚这笔钱又谈何容易。何况自己已经给他们添了很大的负担,他实在于心不忍啊!

  这两年来,写作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写作本是一个优良高雅的兴趣爱好。好比唱歌、跳舞、弹琴、绘画、书法、阅读等等,使他的大学生活不再空虚和失落,即使遇到再大的不幸,起码内心深处还能保持一线希望。甚至一直坚持和努力下去。便会有“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结果。别人的兴趣爱好多数都是在蓝天白云下**裸的展现在众人视野里,得到的是鼓励和支持,而他也曾试图让大家一起分享,但却惹了麻烦,处处受排斥,步步逢议论,现实逼得他只好将它无时无刻不藏起来,而藏起来也不是长久之策。又不得不去伪装它。写的时候同时打开一篇无聊至极的玄幻小说,一旦有人把目光转移过来时。他就随时准备切换页面。他深知看小说,尤其是看这类小说,被大家知道了如同被他们看到了一个很大的缺点,他们或许感觉比自己得了奖还开心。表面的伪装再好也有破绽,而且既然是伪装,就处处是破绽。他也有过同样的感觉,大一的时候有同学获得外面的公司颁发的奖学金时,他也突然很讨厌那位同学,总感觉他这不好那不好,专门对他挑刺找茬,还要在他背后说三道四,这就是嫉妒。但他对外面那些获得至高无上荣誉的人却是满腹恭敬,这又是为什么呢?嫉妒源于熟识,恭敬在于陌生。

  连续好几天,阿阳他们三人都是吃过晚饭后就出去了,直到十点钟左右才回来,这期间他正好紧闭宿舍门,放上喜欢的歌曲,泡杯桂花茶,思绪在时间的轨道上逆行,在空间的海洋中神游。从他们平时的谈话中可知十之**,他们正在为十二月份的计算机一级考试忙碌。他们和老师合作用学校的机房办了好几个计算机培训班,每个班大概五六十人,由于部分电脑有问题,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人数。那位老师负责闲时给学员上课培训,他们负责四处招人,并处理中间出现的不确定问题,就像有学生交了钱还没上课就退出的,有学生中途退出的,这些还都是小问题,主要是还要面对考试结束后没有通过的学生,因为他们之前答应过来报名的学生考试“保过”。有些学生容易被忽悠过去,但有些学生也是“钉子”个性,不过这些现象对他们而言已是家常便饭,到时候自有两全其美的解决办法。以前打麻将时听他们说过,他们每赚一笔钱都会立刻出去消费一次,而且消费的标准和赚钱的金额相对应,若是三千元以下,则在烧烤店里消费;若是三千以上五千以下,就去红灯区消费;若是五千以上一万以下,就到酒吧里消费;若是一万以上,就带女朋友到外面旅游,当然,这是他们合计的钱。三人分钱也不一样,阿阳是最多的,但究竟他每次分到多少,小磊和小王全然不知,他俩只知道阿阳分的钱比他们多。

  周末迟迟而来,他们早就商量好周末晚上去步行街像样的酒吧里玩,由阿阳请客。阿阳下午给外校的几个女生打电话约她们一起去玩,且约好了四个;阿阳又给酒吧里的熟人打电话,约好了散台位并谈好了价钱。他们几个开始忙活着打扮,洗澡剃须,涂油摸膏,并搭配了各自认为最好看的服饰,为此,阿阳还专门到校门口对面的服装店买了一件西装。谁说男的不会打扮,瞧瞧他们,不像个官二代,也像个富二代!

  除了阿阳不用出钱外,他们三人aa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