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办公室(下)(1/2)

加入书签

  如果不是这个意外,她想,或许就没有后来那么多的事。

  但是命运,好像总是在和她开玩笑。

  她只是没想到夏达会打电话给她,而那时的她,恰好去了洗手间。

  严铭还在沙发上略作休息的时候,听到女子手机响声,便帮她接了起来。只是无意间翻到的东西,让他震怒!

  在他的眼里,林若无异于是个乖巧的女生,安静而又听话,但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严铭整个脸一沉,深邃的眸子紧锁着那一小团塑料包装的东西,那一小团藏在包的最角落,但仍旧没逃过他的眼。薄唇抿着,剑眉收拢。熟悉他的人,都该知道,他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对他来讲,爱这个玩意儿不适合他的年纪,他早已过了那青春小伙子的冲劲。林若只是个特例,让他起了保护欲,看到她的乖巧,也希望她不受伤害,她本是在学校里上学的年纪,不该承受那么多,但似乎,他到底多此一举了。

  洗手间本身就设在不远处,林若不久便回了办公室。

  不过,气氛压抑,林若觉得不对,再看了看桌上的包。她整个人笃地就愣住了,林氏给的东西…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桌子上,大喇喇的摆在那里,刺痛她的眼,也刺痛了她的心。像是偷了东西的小偷,被发现了,被嘲笑着,如此不堪。

  “怎么,心虚了?”男子缓缓将头抬起来,眼神带着似轻蔑似愤怒的情绪,丝毫不如以往的那番平淡如水。

  林若心一抽,像是被活生生的拧住一般。她该怎么解释?说继母放到她包里的吗?他会相信吗?好像,这个理由连她自己都不能说服。

  “不说话,嗯?”男子危险的气息吐出,字字都冰冷让林若如同至身冰窖般,浑身冷的发抖。

  她甚至不能解释,如果真是继母放在自己包里的,为什么不三天前就丢掉。她羞耻,甚至到了这东西不能拿出包见光的程度,可事情放到这里,解释就显得异常苍白。

  “林若,既然你已经做好了准备,那你就别怪我。”严铭眸光直锁着她,眼底的怒火有些显而易见,但情绪向来深不可测的他,即使是怒火,也使他的眸像是深潭一样望不到底。像是他在探究,探究她的心绪,想要将她看个彻底!

  而她,被质疑着,被他这样看着,听着这样的话,仿若有人一片一片的将她的肉剥离,痛,痛的无法自拔。

  或许换成其他人这样怀疑她,她不会这么难受,可如果是严铭,她痛,眼睛涩涩的,却无法流出一滴泪。

  男子没有放过她,暴怒的情绪,他像是失控般,一把抱住她,开始吻她,却没有一点点温柔,只剩下愤怒,内心告诉他自己,她早就做好了准备,或许只是欲擒故纵的手法,或许一切都是个局,于是,动作便更加粗暴。

  啃噬,撕咬着她的唇,带来的疼痛迫使她一点点清醒,她睁着眼,倔强的看着他,他甚至连她的眸都不看,只是更加疯狂的啃咬她,她的唇红肿了,流血了,然而血腥味却像致命的毒药,吸引着他继续,沉溺其中。这种猎食者紧盯着猎物,然后获得的快感,让他不由得变得更加的暴躁。

  在这个女子的包里,翻出套这种事刺激着他的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何失控如这般,脑子里只拼命的叫嚣着,要她,狠狠的要她!

  如果前一刻,他还替她珍惜着她自己的话,那此刻,似乎没了忍耐的理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