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救人事急,他的心细!(1/2)

加入书签

  看了看门口,锁的死死的门,周围空无一人,空寂,静默,都不足以形容这一种气氛。

  心脏,砰砰砰的跳动,像是要鼓动着跳跃出来似得。

  悄悄走到床边,扯了扯一小块枕头下面白色的床单,嘴角用力,撕咬了一块下来,“哗啦”是棉帛撕裂的声音。

  她随即便将枕头安放回去,理了理,遮住被扯过的床单,像是没有任何发生过任何事,手里依旧紧攥着那块撕下来的床单,被揉成了一小团。

  “检查完毕,没有任何异样!”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临近的脚步声,惊得她一身冷汗。迅速的在床上躺好,装修休憩的样子,而那名出声的男子,亦是凑眼看了看她这里的情况,又面无表情的走开了。

  随着脚步声的走远,她的心跳,终于又慢慢的恢复了些正常。薄汗浸满了全身,难受的要命。但即使如此,依旧阻止不了她的动作!

  她将之前送来的药瓶打开,瓶子算得上是很坚固,是医药中常用的瓶子的一种,盖子放在一旁,倒出其余的药,深吸一口气,她咬破自己的手指,在床单上面写下了被困海边医院六个字,又写下一串电话号码,是严铭不常用的号,几乎少有人打这个号码,除了她和谭非,周凯等几个人例外。有字的那一面,露在面上,让人一眼就可以看见。

  本来她想写帮忙会给奖这几个字的,然而又怕别人误以为骗局,所以也没有写。一切,看天意吧,希望,有人能够捡到这个瓶子。

  希望,严铭能够找到她,就像她跳入河中的那样!

  怀着希望,从窗户的缝隙中,将瓶子扔下,看着它溺入水中,而后漂浮起来,随波逐流,卷向远方。

  接下来的日子,她都冷静的不可思议。配合着假装吃了药,每每都是粉碎了它,将它的粉末冲到了下水道。强迫着吃下咸的难以下咽的食物,当然,也不忘了再次强调,饭菜很咸。她很安静,也没像其他病人那样给护士惹麻烦。

  尽管她也觉得不公,也害怕,但此时的她,却充满了同龄女孩都不曾有的勇敢。

  菜咸了,那就混着白米饭吃,那就泡着水吃,保持着体力,谁知道下一秒她有没有机会跑出去。

  被单很湿,那就裹着衣睡,睡不着就想严铭,想他冷漠瞥着她的样子,想他工作时认认真真的表情,就算睡不着,她的心,也是安稳的。为什么?因为严铭,因为他是严铭,在湍急的江水中,将她带回世界的人!将绝望的时候,给了她生命的人!

  她,只是相信她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感受到了她的执念,这一天,当她再次平淡的说出饭菜很咸几个字的时候,护士终于停了脚,打量了她几眼,然后尝了尝她的饭菜。

  “呕”护士吐了,随即震惊的盯着她。原来她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发疯!

  护士有一瞬间的怀疑,她觉得林若挺正常,她也无法忽视林若眼底的那抹坚定。然而,世界上最残忍的是,好心人,有!恶人,有!事不关己,怕事的人更是大批大批的存在。护士怀疑了,却也不会因此做什么有利于林若的事,譬如查看林若是否真的需要帮助。

  她失望了,也知道,这实属平常的事了。

  护士走了,她又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然后,再下一顿饭时,她发现,饭菜不咸了!

  看吧,努力,总还是有成就的!她笑着,给自己加油鼓气。

  …

  h市一处海滩,几个人小鬼大的孩子嬉戏玩闹,一边追逐奔跑,一边不断捡着地方的贝壳当做收藏,然后再收集到一起,模仿着集市上的交易,看起来有模有样。

  “看,我捡到了什么!”一个七岁的孩子洋洋得意的说着,手中举着的玻璃瓶在阳光下,耀着彩色的光!

  “逊崽儿,哪有我的漂亮…我的才是最好看的,你的就是个烂瓶子。”另外一个孩子大声嬉笑道。

  男孩努努嘴,不可置否的样子。随即迈着步子离开,玻璃瓶里写着字儿,他迫切的想要弄开,看里面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

  孩子爱玩是天性,然而力气小让他费弄了好一阵儿,一旁的伙伴都走开了,嬉笑声也都远离了,他还在继续抠弄着瓶子。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被困…海…边医。院”刚刚读小学一年级的男孩,认起字来有些不吃力,不过也幸好,上面并没有深难的字眼。

  看了看电话号码,他觉得好玩极了,像是一场冒险,跑到海边一个公用电话亭,像是小大人一样的拿起电话,投入一个钢镚儿,按着号码拨了出去。

  “喂?”对面的男声有些低沉,但难掩其中有些失态的情绪。

  “叔叔?”小男孩听到男声,满意的笑了笑,显然对发生的一切觉得有趣极了。

  严铭紧蹙着眉头,心下闪过一抹失望,俊气的眉宇皱着,脸上冷若冰霜。不是小女人,说不定是一个小孩打错了电话。

  “叔叔,你是在做游戏吗?”小男孩好奇的问着,语气里都是小心翼翼。

  心中一个警醒,他

  问。“你是怎么打的这个号码?”

  “纸上面写的呀,叔叔被困在海边医院了么…”男孩声音听起来无辜极了,还以为是游戏的他并不知,电话对面的叔叔,在一听到海边医院四个字,就立即起了身,全面的吩咐了起来。

  知道海边,有知道是医院,很快就被定位了下来。

  h市,在海边的医院…只有一家…严铭看着手下人员确定好的医院名称,几乎面色难看的要喷火。

  精神病院…!

  竟然是精神病院,一想到女人被困在那里,他像是着火般,焦躁,全身都不得劲儿!

  他妈的竟然是在精神病院!h市大大小小的仓库,不正经儿的地儿,他都快翻了个底儿朝天,竟然是在精神病院。

  驱车前往医院,一路上车飚速已经到了两百码,周凯只觉得身边的老板像是不要命了般,车速一快再快。不过出于对男子的信任,他也只是擦了擦额头的汗,并未说其他,手中捏着的东西紧了又紧!

  不若其他医院的门庭若市,这个医院显得有些荒芜。因为临着海,湿气很重,空气里间杂着腥味。一旁的草从也不怎么打理,看得出来,这个地方有些偏僻。

  入门的大厅也显得有些简陋,时不时的走过几个医生护士,但面色冷淡,只是看到他们这一群人的时候,面色中露出一些惧意。

  谁家的亲属,这么冷漠,霸气外露的感觉!

  下一秒,严铭直接抓过一个白褂医生,目光森冷,在医生惊恐的注视下开口。“院长在哪里?最近有没有一个新来的女子?”

  冷,无尽的冷。冷的让医生打个颤!

  “我…我不知道啊,今天我才…才。到这里…”吞吞吐吐,医生吓的不轻,随着严铭的一放手,跌坐在地上。

  黑色的眸,喷发着薄怒的情绪,扫视了周围一圈。有一个护士道“马。马上院长就到了,这位先生。生,您先。先等会儿!”

  严铭立刻走了过去,“说,有没有女人才到这里!”

  “有…有”吞咽着,护士指了指楼上。“有个叫林芷的,前天才到这里…就在六楼…”

  说完,还没来得及说六楼有人专门看护,就看见男子等人直接迈步上楼去。步履急切,威严不失…好…硬气的男子…

  一群人就那么傻眼看着,等到院长赶来,早已人到六楼了。

  楼道安安静静的,男子身后的人都不吭声,心底早就不踏实了。精神病院,还是楼层这么高的六楼,困在这么个荒芜的地儿,连他们都觉得渗人,又何况一个女子。

  突然,一个男子拦下了他们。

  “先生,没有院长的指示,您不能进去。”拦下人的男子手中拿着一个对讲机…神色防备。

  “这里是监狱还是医院,嗯?”严铭薄唇扬笑,有些邪魅,却不可忽视周身难掩的杀气直接走过男人,然后喝声道“拿下!”

  身后的手下立马拿出枪,他们中,不乏有持枪证的士兵,部队上的兵,长期跟在严铭的身边,此次接到任务,完全是意料之外,但仍旧动作很快!

  看着枪,那名男子都傻眼了,傻子都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有谁开玩笑会动枪的,还是在z国这块地儿!

  扫清障碍,严铭一路走,眉头越皱越紧,只差着没夹死只苍蝇,隔着喊了一声“林若,林若!给我出来!”

  该死的,没人应。

  楼道有些长,又走了几步,往廊里面深了一些,光线也暗了些。“林若!出来!”

  好几个摸摸索索的声音响起,都是被惊醒的病人,个个儿神情都有些怪异。

  “shit”男子低声咒骂。

  嘭,一声撞击门的声音从后方响起,男子笃地转身,就看到身后不远处,女子站在门口,噙着泪,望着自己。

  他来了,带着一群人,她从未见过的阵仗。脸上怒色未消,眼底还泛着青色,眼里都是血丝。

  “你终于来了!呜呜,严铭…”声音哑的不能再哑,但他仍旧听了个清清楚楚,就像那次街上遇到混混一样,她说,他终于来了…

  是啊,来了,来的有些晚,也不知道她受了些什么委屈。

  该死的地儿,他真想把这儿给铲平了。

  严铭身后的男子走了过来,高高大大的身形,威武雄壮,大脚一踹,门就有些变形。女子往里退了退,就看着另一个人拿了把枪直接对着门扣动扳机!

  竟然是枪,她有些懵了。糊里糊涂的,她只知道枪是禁止民间流传的,严铭怎么会有枪…然而,还不等她反应,男子已经进了来,直接将她打横抱了起来,力很大,抱的很稳很稳。

  出了门,下了楼,一切都在无数人的瞩目之下。

  院长几人想拦,严铭这方自然是有手下去解决了去。

  这家医院,也该好好调查调查了!

  抱着女子,似乎才两天,他就感觉到女子瘦了不少,心中闪过一抹异样,他也懒得去想这是什么感觉,垂眸,看了看女子手上被咬破的痕迹,泛

  着红,但又干涸了的血迹,眸中的杀戮气息就重了一分,眉眼间全是冰凉。

  一冰凉,女子这儿立马就感觉到了。

  “严铭…”声音有些拖长,带着不自觉的依赖…或许是此刻的心灵太脆弱,她连头依偎着他的胸,也没动。

  心下似乎立刻就柔软了一些,不可思议。男子鼻息淡淡。

  “嗯?”

  “我好饿…医院饭菜好难吃…”她什么也不想做,身上黏黏糊糊的,很不舒服,肚子又饿的很难受,现在的她,只希望能洗个热水澡,吃一顿,然后好好的睡一觉。

  “有的吃都不错了还挑,欠抽…”那种情况下,还能指望吃上什么好吃的。严铭嘴角浮现一抹好笑,但他知道,大概林若是想用这种方式安慰他,告诉他,她还好,减淡他身上冰凉淡漠的气息。

  “咯咯”女子笃地就笑了,或许是见到自己的方法有用,脸上的笑颜有些真实,是几日来最放松的一次了。尽管此刻的她,有些苍白的脸,但依旧美的像个妖精,脸更是小了一圈,巴掌大的脸上,眼眸不自觉的带着湿意,像是猫儿似的,勾的人心痒。

  俯下身含着女子的唇,微微一逗弄,就将丁香小舌卷入自己的口中。

  林若却扭了扭身体,有些躲闪,从进医院到现在,她都没能洗上一个热水澡,有些怕男子嫌弃。

  谁知男子却笃地出声,“别动!”

  是她,不小心摩擦到了他的敏感地带,引起了男子的火,一听,她耳朵就红了,从耳根子开始红,红的像是滴血的玫瑰,艳丽至极!

  果然,在他舔舐了一会儿她柔软的唇后,他就停了,对着司机吩咐道“去酒店!”

  靠着他的胸膛,有些宽厚,这会儿,她却有些想哭了,女人是水做的,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假。或许是安稳的烟草气息让她心安,此刻的她,连鼻头都有些酸酸的,眼底还有些雾气儿!

  环着她的大手紧了紧,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很快,酒店就到了。

  没想到h市也有碧海蓝天,他一路抱着她,也不曾放下,即使是在自己的员工面前,他依旧护着她,脸上表情淡淡,一路只偶尔点点头。

  尊贵的身份使他到哪里都备受关注,林若埋在他胸前的脑袋只得一低再低!

  终于到了最顶层的房间,他才放下她,低头看着她,发号施令般道“去洗澡。”

  “噢”她点点头,刚着地的腿一下有些发软,差点蹲了下去,丢脸的紧。

  他动作很快,笃地扶住了她,低沉的声音响起“需要我帮你洗?”

  说的脸不红心不跳,一如处理起公事的他,而她的道行却远低于他,红着脸立马摇摇头就奔着浴室去了,关上门,还深呼吸了一口气。

  等到她舒舒服服的洗了澡出了浴室门,才发现一套衣服已经准备好,放在了宽敞的床上,和她的风格很像,休闲的款式,穿起来舒服极了。

  上一秒置身地狱,此刻又仿若在天堂,随时像是飘浮在云端上,一切…像是梦境般不真实。

  男子这时走了进来,手上还夹了一个电话,像是刚打完电话的样子,“洗完了?”

  她点点头。

  “走吧”大步走到她的身边,大手一握,就将她的玉手包裹其中。拉着她出了门,直奔酒店餐厅。与l市餐厅不同,这里的餐厅并不是单独一栋建筑,而是在大楼的第二层。

  人很多,来来往往,穿着富贵。但此刻,不少人打量着他们这对组合。女子穿着休闲的黄衫,相貌漂亮的紧,气质出挑,男子穿着黑色西装,一脸凉薄,英俊的模样让不少女子走神,牵着女子的手,有些紧。一路上,经理是直接跟在一旁引着路,恭敬至极!

  这是谁啊,好气派的排场!众人倒吸一口气,对着一对俊男靓女着实有些羡慕。而林若,一边被人注视着,有些发红的脸庞,男子却并没有松手!

  隐隐间,她觉得,有什么变了…

  但这种惊喜,让她觉得太过于意外!

  “点的是粥,吃清淡点儿”他难得的解释,一句话后再无其他,虽然沉默,但空气里跳动的,都是轻松的因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h市的昼夜温差大,白日里骄阳似火,晚上又吹着海风,割得人生生的疼。回酒店的路上,他脱了西服,盖在她的身上,也不说话,睥睨了她一眼,又拉起了她的手。

  …

  夜凉如水,柔软的床仿若已经和她告别了很久,她酣甜的沉浸在烟草味儿里,入睡。

  男子亦是睡下,躺在她的一侧,大手搭在她的腰肢上,然而,或许是阴影未过,她做了个长长的噩梦,梦中,她被关在了一个黑暗的房子里,看不见光,也没有人来救她,喉咙已经叫喊的发哑,出不了声,然后,她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慌乱间,她就抓起了一旁的棍子,有些膈手,有些硬,还有一点热。

  “咦?”她疑惑了一声,突然间场景又变换成了别墅书房里,她和严铭各自坐在桌子一头,男子敲打着键盘,而她正偷偷的看着他

  梦里如此,梦外却大不相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