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心下一横的结果!(1/2)

加入书签

  说罢,男子转身离开,留下林若愣在原地,久久回不了神。等到谭非都快消失在她的视线,她才回神儿的向前跑了起来,对着谭非大声道“谭非,谢谢你!”

  谢谢他告诉她这些,让她知道,在男子朋友的心目中,她是可以被告知的人。

  谭非扬了扬唇,笑了笑,而后离开。

  走在路上,似乎连空气都清新了许多,深呼吸了一口,久积的阴郁都被扫空。前一刻还凛冽着的风,此时却已不再那么寒冷,瞧了一眼树枝梢头,一股股嫩绿已然开始萌动,万物复苏的春天就要来了,不是吗?

  现在的林若已经搬回了中筑区的公寓,她却没让张嫂来,万一严铭回别墅,还有人照顾他,而她,每日在外解决餐饭,公寓面积也不如别墅大,她自己打扫便可了。

  她等,等苏家的事,尘埃落定。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会欣然接受。如果苏风远未死,于家撒了弥天大谎,她会陪着严铭。如果苏风远的事,只是误会,事情反而对于婷有利的话,那么她尊重现实,如果他要离开她,她绝不纠缠。

  他给她的,够多了。多到她无以能报,多到她想要变强,想要帮助他!

  已是星期五,从学校刚回来的她却没想到,刚从b市回来的于婷会找上门来,此时的她,还身着休闲服,在打扫着公寓的卫生。

  女子身穿白色高领毛衣,配着短裙长靴,粉紫色的风衣外套将她烘托的格外耀人,于婷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若不是知晓于婷是绑架自己的人,连林若都觉得,这女子是个大方之家的千金娇女,顶多是被惯坏了而已。

  瞥着林若的眼有些嫌恶,似乎连看她一眼都是高贵的赏赐般,于婷施施然的落座,看着林若正在打扫的样子,微微一笑。

  “林小姐可真是把自己当做主人了,严大哥不在,也这般尽心力的打扫卫生,打扫的虽然不算干净,但也确实够资格做佣人了。”

  林若不语,不知道于婷到底要干什么。

  “哗…”于婷将桌上的水杯一倾,水落满地,溅的到处都是,还有些许,沾在了她的小腿上,有些灼热。

  “你干什么!”

  “我在做什么难道林小姐不清楚吗?你可知,你住的,是严大哥的房子,吃的,是严大哥施舍的,穿的,是花的严大哥的钱!至于打扫卫生,难道不是你作为佣人应尽的责任吗?”

  欺人太甚!

  她本不想与她计较,时处复杂的时刻,她并不想给严铭带去麻烦,可于婷,真的欺人太甚。手指相互掐着,青葱手指已然泛白,她告诉自己,要忍耐。

  谁知于婷不让,继续道“林若,本以为将你送去精神病院关你个一两个星期,你会自知自己配不上严大哥,融不进这个圈子,没想到你倒聪明,使了鬼把戏提前逃了出来。早知道我就该让人羞辱你一番,剥光你的衣服,把你的照片传到你的学校去。你这个贱人,你知道自己在玩火*吗?知道吗?啊!”

  咄咄逼人,于婷眼底都是憎恶的光。

  “你这是犯法的!”她怒。

  “呵,法?你跟我*,不瞒你说,身为于家人,还真不怕你所谓的法。连严大哥都选择了不计较,对我做的事闭眼不见,你又有什么本事,让我伏法?呵呵,真是笑话!”

  没错,说到家族背景,她比不上于婷,可光天化日之下,难道就真的没有正义可言了吗?难道权势就真的能一手遮天了吗?如果苏风远没死,而是利用这些来欺骗严家,难道严铭…就真的会放过于家吗?!

  林若笑,她不语,是不能让于婷知道,或许严铭在计划什么,并且计划的内容与苏风远有关,可这并不代表她妥协,并不代表,她要向她低头!

  笑,她笑的越发妖媚,越发张狂!

  于婷恼怒,娇媚的脸都变得有些扭曲,“贱人,你笑什么!你给我住嘴!”

  她不停,缓缓道“我笑你自称大方之家的千金,做的全是丢分的事。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出身平凡,你却与我一再计较,做的都是些蛇蝎心肠的事,你于家的脸面,又有何光彩而言,你于家的身份,又有何尊贵!”

  顿了顿,林若继续道“高贵的身份躯壳下,如果只是你这样丑恶的灵魂,只会让人唾弃!”

  于婷的脸色越来越难堪,语气,早已是森冷阴寒一片。

  “我告诉你林若,你知道吗?严大哥这些日子都和我在一起,你就是求他上你,他也不会上,你就是破布,烂玩具,你知道吗?你已经失败了,你凭什么嚣张,凭什么笑!贱人,你凭什么!”

  哗啦,杯子落地,碎了一片。发疯的女人,不可理喻,于婷此刻已经是被刺激的着魔。

  抓着林若的手,就往碎玻璃上按,脸上笑的猖狂。

  疯了,彻底的疯了,一旦下去,满地的碎玻璃就可以将手立即扎出血来,于婷不依不饶,开始抓扯林若头发。

  疼,她疼的眼泪都出来,却死命的护住自己的手,被按下去,就完了。

  “你发什么疯!”林若急了,于婷却笑得

  越来越嚣张。

  “没人会来帮你的,林若,我告诉你,你永远也配不上严大哥,只有我可以,只有我!”

  力道更加大,只差一点点,她就会挨到了那满地的碎玻璃。

  心下一横,她使命一推,不得不说,当初她的健身还是很有效果的,如若不是,此刻怕早已被疯狂的女人给按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在空荡的屋子里响起,林若都慎得慌。

  再看一眼被推在地上的于婷,手被扎破了眼,不过因为是在玻璃窸窣的地带,情况算不上严重,但也出了血。

  于婷的尖叫声不停,双眼恨恨的看着林若,那眸子简直像是要吃人。可分明,是她想将林若按到那密集的玻璃渣中去。

  而此刻,林若脑内叫嚣的,只有一个字,“跑!”

  再不跑,她怕于婷发疯,会直接在这里杀了她。再不跑,她怕于婷会发疯,在这里做出疯狂的举动。

  眼见着于婷还没起来,那眼中的恨意越积越深,林若抓了平日里用的包,直接就冲出了公寓!

  说她胆小也好,现实也好,没骨气也好,她都认了。她不愿意用自己的性

章节目录